A+ A-

不一会,秦若九以最快的方式,梳了一个简单的飞月髻,一身浅绿素衫,再配上那毫无特色可言的黑色面纱,整个人略显飘逸的同时,更增添了几分从神秘。

“娘娘……”

“马上让人备轿!”

“是!”

金色凤轿来回环绕,约摸过了半柱香的时间,终于到达了朝烈殿的殿口。

抬头望去,一座金碧辉煌的漂亮宫殿坐落在了她的眼前,以白玉为墙,黄金长毯铺路,那飞檐上的两条龙,金鳞金甲,活灵活现,似欲腾空飞去。好气派,比起凤仪殿,这里才算让人大开眼界。

不过,来不及欣赏这里的一切,秦若九就直穿长廊,往朝烈帝的寝宫走去。

这时,跨过金砖铺的门槛,她被两名侍卫拦在了门外。

“娘娘,皇上说过,没有他的吩咐,任何人不得擅自进入。”

秦若九脸色平静,水眸中无波无澜,淡淡的瞥了守门的侍卫一眼:“你去通传一声,就说我要见他。”

那侍卫听罢,面色微僵的垂下头道:“皇上说过,今晚谁都不见。夜已深了,娘娘还是请回吧!”

“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你们快去通传一声吧!”秦若九耐着性子说道,虽然对宫中的刑法她并不了解,可是从绿儿刚刚的紧张程度来看,小环和燕儿应该相当危险。

“娘娘还是不要为难属下了,属下只是奉命行事,若惹龙颜不悦,那可是杀头重罪啊!”

侍卫语气虽异常为难,却从他那坚定的神色可以看出,他并不会轻易的放秦若九进去。

当即,秦若九也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就将二人一推,然后面无表情的闯了进去。

见名侍卫见状,吓得脸色发青,连忙跟上前唤道:“娘娘,使不得,使不得啊……”

秦若九回头一凛,水眸不怒而威,尤其在黑纱的笼罩下,更显冷冽清奇。当即,两名侍卫被吓得一愣,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是啊,她可是巫师的女儿,巫女,也就是妖后。一般寻常人,谁敢得罪她?她们会巫术,用蛊,下毒,能杀人于无形,平民百姓听到这类人,都是避之不及,谁敢招惹?

秦若九笼罩着巫女光圈的威严下,一路下来畅通无阻。这就是所谓的朝烈殿,殿顶由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六尺宽的沉香木阔榻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

那夜,自己,就是在这张榻上被羞辱。

今夜,似乎,又与那日相同。

秦若九一时之间,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这,就是皇上,朝烈帝。自己的丈夫,他身边的女人,是如此之多,而她却只能有他一个。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