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秦若九在尴尬的同时,脸上闪过一抹苦涩无奈的笑意。若是将来过的都是这种日子,她还不如不要这个夫君,一个人过得自在更好。

“好大的胆子!”

就在秦若九为自己的命运感到悲凉无比之际,罗帐深处,却突然传来那个伟岸男子满是怒斥的声音。

她站在原地微微一颤,水眸瞪大,眼里闪过一抹受惊后的慌乱。随后,又恢复了平静。

“臣妾,参见皇上!”

她话没说完,耳畔就充斥着一道火药味十足的怒骂:“滚!”

听罢,秦若九咬了咬唇,敛下水瞳,脸上满是倔强的站在原地。那纤细柔弱的十指,渐渐握在一起。

对,她不能走,她的目的是来救人。如果此刻走了,救不了小环和燕儿,也难以给绿儿一个交待。她,就不能走。哪怕,此刻康雍再怎么不想看到她,她也不可以离开。

“朕让你滚,你听不见吗?”再次一次,罗帐里面传来一道不耐烦,且伴着愠怒的声音。

秦若九跪在地上,眼神清冽中闪过一抹坚定,良久她才调息她心中的害怕,柔声道:“皇上,请你放过臣妾的两个宫女吧,她们还小,望皇上开恩。”

罗帐中传来男人不悦的声音:“穿衣,离开!”

简洁的几个字,却将罗帐中的人儿,蓦地打入无间地狱。

“皇上……”

“别让朕再说第二次!”

“是!”女人从榻上爬了起来,一头青丝遮住了半张绝色容颜,她先是自哀自怨的看了朝烈帝一眼,随后满腔愤怒的狠瞪着秦若九。继而,不甘的示起地上的衣物,将那完美如玉的娇躯包裹起来。

秦若九看清楚了,那人正是苏贞儿。她心中一惊,暗忖,这次的梁子,怕又是结定了。以苏贞儿的个性,日后怕是她自己恨得要死。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她此次前来,并非有意打断他们,而是救人心切。

苏贞儿抱着残缺不堪的衣衫,草草梳理好发丝,便识趣离开。路过秦若九的身畔时,眼中闪过一抹比针还利的锐光。

秦若九依旧跪着,埋头头,目不斜视。

这时,康雍从龙榻上走了下来,他身穿金色的内衫,宽松的衣袍不经打理,将他整个精壮结实的胸膛袒露在外。哪怕就是衣衫不整的情况下,他仪威天下的轩昂气质,仍是半分不减。

“你抬起头来!”他充满命令的声音,响彻整个空旷的殿屋。

秦若九微颤的抬起头来,黑纱上的那双水眸,如雪山之巅的白莲,瞬间绽放,不染纤尘,能够瞬间穿透人心。康雍望着这双眸子,心中一震,闪过一丝莫明的情绪。

“皇上,求你放过她们。”秦若九不敢直视他,他如天神般站在她的身前,那一副俯视众生之态,令人望而生畏。所以,才对上那双如寒冰般冷冽的眸子片刻,她又不由自主的垂了下来。

康雍冷哼一声,语气满是嘲讽道:“你胆子不小,怎么进来在朝烈殿的?扰坏了朕的雅兴。这当差的侍卫竟敢玩忽职守,朕要宰了他们!”

  1. 上一章
  2. 目录
  3. 第20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