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方成尴尬的笑了笑道,灵果是补品,修炼不可少,但食物才是主食。

“那你稍等,我先去沐浴,然后做饭!”

方蓉起身道。

“不是有仆人吗,还要你做饭?”

方成脸色一沉。

“仆人……呵呵,呆会你就知道了,我先去洗澡。”

方蓉脸色也冷了下来,走向浴室。

“我明白了,原来他们已经变成了恶仆,可恨!”

方成出了练功房,走向大厅。

方成脑海闪过四名仆人的资料,严格讲他们都是方家外姓门人,荣辱与共。

在所有年龄相仿的仆人里面,他们四人资质最为出众,各具所长,所以才被选中,跟随方家最有天分的弟子方成。

其中铁浪天生神力,内外皆修,目标是有朝一日,能够修炼无相金身决。

王达修为最高,在剑道方面很有悟性,他的目标是积累足够的贡献后,兑换灵元归墟剑。

慕菀和桂香没有明确目的,但应该对炼丹术感兴趣。

四大家族里面,方家擅长剑术,其次就是丹术。

“铁浪!”

方成大喝一声。

“属下到,请问成少有何吩咐?”

铁浪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站到方成前面。

“火狼肉应该炖好了吧,端上来!”

方成懒洋洋吩咐道,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不好意思,火狼肉太硬,我们力有未逮,割不下来。”

铁浪大喇喇道,根本没把方成放在眼里。

此时他们还不知道方成已经重新成为方家第一天才,受到重点保护和培养,依然把方成当做是废物。

封口令之下,方林、方风、方火、方山等人都不敢乱说。

老一辈的方龙、方虎、方随云等人,正忙着分赃呢,也没心情告诫下人,况且在他们眼里,哪怕方成是废物,下人也不敢对主子不敬。

“那就把火狼拖过来吧,我自己亲手处理。”

方成眯起了眼睛,退而求其次。

“火狼在院子里,你自己去处理吧,我休息去了。”

铁浪冷笑拒绝了方成,施施然离开。

典型的以下犯上,是可忍,孰不可忍。

“铁浪,你觉得跟了我个废物,自己前途黯淡无光,对不对?”

方成翘起二郎腿,看似悠闲,实则下定决心收复他们。

要是连几个下人都难以降服,以后怎么闯世界?

“难道不是吗?”

铁浪忽然抬起头,目光直视方成,似笑非笑道:“现在你还能仗着自己的余威,在方府的下人面前作威作福,但我敢肯定三个月后,也许还不要三个月,你就要反过来讨好我这样的下人,乞求一口肉汤。”

“你就这样有自信?”

方成怒极反笑,脸上神色不变。

“是世界的本质就是这样,你母亲英年早逝,父亲生死不知,妹妹自身难保,同辈的方家弟子都想踩一踩昔日的天才,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既没有本事又没有后台的人,凭啥对我这个灵动大圆满的武者颐指气使?”

铁浪越说越激动,滔滔不绝道:“至少我离开方家,凭借一身本事,去哪里都能混口饭吃,而你留在方家是受辱等死,离开方家则是找死,你说对不对?”

“王达、慕菀、桂香他们三个,也跟你是同样的想法?”

方成面沉如水,冷冷的反问。

“没错!”

王达等人突然出现,跟铁浪站成一排,异口同声道。

“平心而论,方家是棵大树,对我等下人也还算不错,你若是不再把自己当做主人,我们或许可以继续和平共处几年。”

王达微笑道。

“我们会继续为方家做贡献,但不再是成少爷的下人,从今往后,你要自己照顾自己了。”

慕菀咬咬牙接口道。

“方家给你的俸禄,也要分出一半给我们四人,蓉小姐炼制的丹药,也要分我们一些,我们的实力提高后,对方家的贡献更大,而且答应在关键时刻,保你们兄妹一命。”

桂香笑颜如花,人却更狠,竟然把方成和方蓉当作摇钱树。

四个人默契发声,显然提前商量好了。

他们不愿意给一个废物跑腿,但是在方家没有调走他们之前,又不得不继续以方成下人的身份自居。

“你们莫非以为,我真的是废物吗?离开了我之后,就一定会得到方林的认可吗?”

方成叹息道。

话音刚落,铁浪四人脸色大变。

他们跟了方成三年,身上早就有了深深的烙印。

自行离开,便是背主。

不管在哪里,背主之人都讨人嫌。

不知不觉间,铁浪、王达、慕菀、桂香四人身上冷汗淋漓。

“罢了,看在过去三年的份上,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战胜我,可自由离开,否则就乖乖做好自己的本分。”

方成道,声音不大,可是听在铁浪他们耳中,却犹如炸雷。

“成少爷,你在开玩笑吧?”

铁浪瞪大眼睛道,不敢相信方成的话。

“你们可以选择单打独斗,也可以选择一起上。”

方成忽然起身,散发出强大的气势,朝四人轻蔑的勾勾手。

“你是当真的?”

王达愣了一愣,随即狂喜道。

“当然是真的,许执事可以作证!”

方成脸上露出笑容,目光看向窗外。

“成少爷好眼力,你们主仆切磋,我就当一回裁判吧!”

伴随着低沉的声音,许亿寒单薄的身影出现在窗口。

“许执事,你怎么来了?”

铁浪诧异道,眼中疑惑丛生。

许亿寒是战堂执事,方虎的手下,灵胚三层的强者。

灵动大圆满之后,踏入灵胚期,分灵骨、灵躯、灵肢、灵脑四个境界。

铁浪更奇怪自己没有感觉,为何方成却知道许亿寒来了呢?

不过大战在即,铁浪没有多想。

慕菀最先动手,她主修符箓阵法,抬手扔出几张烟符,四周烟雾弥漫,难辨东西南北。

烟雾中幻象丛生,迷惑神智。

慕菀捏着嗓子“呜呜”鸣叫,雾中顿时鬼哭狼嚎,胆小的人遇到这种情况,会直接吓死。

“魑魅魍魉,一剑破之!”

方成抱元守一,挥剑劈出。

金色的剑光仿佛闪电劈落,正好击中烟符。

“轰轰轰!”

空中的烟符一张接着一张爆开,凭空一股狂风出现,驱散迷雾。

慕菀身体巨震,嘴角溢血,身受重创。

“天火流星!”

桂香大喝一声,甩出数十个火球,激射方成。

火花四溅,院子里温度急剧升高。

方成左拳右剑,火球炸裂,无数火星扑了过来,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桂香的火球,可以焚烧灵元,阴险歹毒。

无相金身决发动,火焰烧了几下诡异的熄灭,方成毫发无伤。

头顶风声骤起,精铁狼牙棒呼啸砸下来,犹如泰山压顶,铁浪终于出手了。

方成露出一丝凝重,铁浪天生神力,配合狼牙棒,威力惊人。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