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狼牙棒尚未落下,便有一股寒风袭面,声势浩大。

铁浪的这一招泰山压顶,威势惊人,隐隐有灵胚境强者的威能。

“这铁浪年纪轻轻,竟然能够有如此神力,即便是我出手都未必有这样的威势,看来方成输定了。”

许忆寒双目微微一缩,在他看来,即便方成修为有所恢复,也接不下这一招,但下一瞬间,他的双眼猛然睁大,仿佛看到了令他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

眼见狼牙棒就要落在方成的头顶上,然而后者却并未有丝毫要躲闪的意思,反而嘴角扬起了一丝不屑的笑容。

可这笑容在其他人看来就仿佛被吓傻了一样。

“这方成难道是被吓傻了不成,竟然还能笑得出来。”许忆寒心里有一丝讥讽,他可不能亲眼见证方成就这样被铁浪一记狼牙棒打死,事后肯定会遭到族长的惩罚。

在许忆寒的潜意识里,方成虽然是一个废物少爷,但也不能被自己的仆人打死,否则这件事传出去的话,肯定会成为整个元阳城的笑柄,方家也落不下什么好名声,他自然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这个废物!”许忆寒心里暗骂一声,脚步微微向前,已经做出随时准备出手营救的动作。

不单单许忆寒心里有这样的想法,就连桂香几人也都是面露冷笑。

“这方成还以为自己是方家的天才,恐怕铁大哥的这一招足以把他的脑袋砸的稀巴烂。”桂香心里冷笑连连。

“竟然还笑得出来,等下把你踩在脚下看你还笑得出来!”铁浪见方成面带笑容,心里莫名的升起愤怒,砸下的狼牙棒又加了几分力,他有分寸,自然不会让眼前的这个废物死在自己的手下。

无论在方家还是在整个元阳城,杀死自己的主子,那可是要被当众凌迟处死,至少他铁浪还不想这样死,他只是想羞辱一下曾经的天才,满足自己内心的虚荣心罢了。

方成微微抬头,全身灵气鼓动,身体表面发现一层金色,正是完全运转的五行金身决,然后大喝一声,右手握拳猛地打向落下的狼牙棒。

“敢徒手硬接我的狼牙棒,不自量力!”铁浪见方成的动作,心里冷笑一声,他铁浪最自豪的便是一身的神力,即便是灵胚境强者也不敢托大硬接这一招,虽然他不能杀了方成,但也不介意废了对方的一条手臂,让眼前的这个废物吃些苦头,好好清醒清醒。

“无相金身决!”在场唯一还能保持冷静的只有一直未出手的王达,方成右手表面浮现一层金色时,他的心里就莫名的咯噔一下。

碰!

没有想象的鲜血飞溅,鬼哭狼嚎,有的则是一道身影被强横的力量砸飞,撞倒一面墙才勉强稳住身体,正是狼狈不堪,脸上还残留着震惊的铁浪。

“就这点力量也拿出来出丑?”

方成微微晃动手腕,散去一丝麻痹感,朝着铁浪冷笑一声,“是不是让你很失望?”

“这……这是无相金身决?”

此刻许忆寒也发现了不对,脑海浮现刚才的画面,似乎想到什么,双眼仔细的在方成的右手扫了扫,脸色顿时大变。

“除了两位老家主之外,方家的无相金身决竟然被他练成了,这方成果真是天才!”此刻,许忆寒的心里哪里还有半点之前的骄狂,甚至心里还有些庆幸,庆幸自己之前对方成没有过分的举动,否则的话,他能想象一下自己接下来的后果。

“方家的麒麟子回来了!”

“好,方成少爷果然深藏不露,竟然隐藏的这么深,连方家的无相金身决都能练成,不愧是方家的第一天才。”此时,王达缓缓走上前,目光坚定,一丝战意微微显露。

“咦?”

方成轻咦一声,紧跟着眉头皱起,“这王达倒是个不错的苗子,竟然勉强能够凝聚一丝战意,看他这样子应该是刚领悟战意不久吧。”

战意,武者修炼梦寐以求的东西,大多数武者都是在灵胚境感悟战意,然后凝聚一丝战意,加强自身,从而在战斗中一往无前,心无畏惧。

不过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在灵胚境感悟到战意,因为要凝聚战意,首先便有一颗勇往直前,有无畏天地的心,对以后的进阶更高的修为大有裨益。

“这是……战意?”许忆寒的瞳孔猛地一缩,他进阶灵胚境许久也未能凝聚一丝战意,没想到眼前的这个王达竟然不显山不露水,成功凝聚一丝战意,心里莫名的浮现一丝嫉妒。

“什么?无相金身决!”

此刻铁浪等人脸色纷纷大变,目光震惊的看向方成,待发现其右手浮现一层金色,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默默低沉不语,心思百转起来。

“这个废物竟然能够修成方家的不传之秘无相金身决!这怎么可能……那他为什么之前一直表现出一副废物的模样,可恶……”铁浪越想越愤怒,心里开始产生恐惧。

能够修炼成无相金身决,那可是与方家两位不世出的老祖相提并论,甚至可以钦定下任族长非方成不可,他铁浪再有能耐也不敢跟未来的族长斗,顿时有些后悔起来,不过看到王达并未退缩,反而跃跃欲试的样子,心里有充满一丝期待。

“只要王达能够打败方成,我们一样能够得到自由……”铁浪心里想到,“方成即便修炼成无相金身决,也不过是灵动期的修为,在灵胚期强者面前,灵动期再厉害也不过是一只跳梁小丑,这一点我可是深有体会。”

不单单是铁浪有如此的想法,桂香两女也是如此,一想到他们之前那么对待方成,若是继续留在对方身边为仆的话,以后的日子恐怕会很惨。

王达拔出身后的长剑,紧握在手中,战意缓缓凝聚,若是可见的话,此刻的王达全身燃烧着一层火焰,等他睁开眼的一瞬,战意强烈到极点,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微微显露。

“方成少爷,请接招。”

“来得好!”

方成大笑一声,自从他修为恢复,还没能好好的与灵胚境的强者一战,他想知道自己在不动用身体内的一丝先天剑气的情况下是否能够与灵胚境的强者一战。

瞬间,两人便交织在一起,王达快如闪电的刺出每一剑,或横削,或上挑,剑剑寒气逼人,直中要害。

再看方成,身法更是快如鬼魅,似乎能预料到王达出剑的方向,每一次都能堪堪躲开,即便不能躲开,他略微挥出一拳一掌便荡开剑锋。

一时间,场面只有两人的身影闪烁不定,剑气纵横。

一掌逼退王达,方成翻身落在不远处,面带含笑的看着王达:“还不错,较之以前的我只是略逊几分。”

方成给了王达一个中肯的评价,他成为废物之前的实力也只是比王达强不了多少,至少没有现在这么轻松,当然这也是因为王达刚踏入灵胚期,境界尚都为巩固足够,他相信,假以时日,这王达必能在这元阳城搏出一个威名。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