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简叶晴推开车门踩在地上,回头乖巧的看着宁远修:“好的呀,你什么时候拟好离婚协议给我签字就好。”

  那张永远温柔的脸,丝毫都没有流露出意外,仿佛早就在等着这一天了。

  宁远修睁开眼,面上闪过一丝不悦,可是却也仅仅是不悦而已,他下车,自然的揽着简叶晴朝着内宅走去。

  宁家是A城最大的世家,老宅占了南明山一半的地盘,细数起来有几万平。

  每次回来,简叶晴都觉得自己踩在金子上。

  两人相携去看了宁老爷子,头发花白的老爷子刷的一下将一份资料扔在宁远修的脚边,气得眉眼抽抽:“看看你干的好事!”

  简叶晴一惊。

  她从来没看到老爷子这么生气过。

  弯腰捡起了文件,打开一看,结果是李钰颖的体检报告,跟昨天她得到的那份一模一样。

  墨色的眸子顿时就眯了起来,下意识的看向了旁边的宁远修。

  这种事情捅到了老爷子面前来,难搞哦。

  宁远修扯了扯领带:“我没碰她。”

  那晚他是喝了酒着了道,可是却还没到失去记忆的地步,这个女人一身浓烈的香水味,还没靠近就让人倒尽了胃口,他怎么可能下得去手。

  不过能够想到把这份资料交给老爷子,这个女人,倒是有点脑子。

  “没碰她她会怀孕,你在说什么鬼话,宁远修,你今天要是不给小晴一个交代,我就打断你的腿!”

  简叶晴急忙上前安抚老爷子:“爷爷,别生气,远修有分寸的,我相信他。”

  她语调软软,带着让人安心的味道,气得不行的老爷子奇迹一般的平静下来,却狠狠的瞪着宁远修:“你个不知足的东西,这么好的媳妇放在家里,你还要出去乱搞,有你哭的时候!”

  老爷子懒得看宁远修,让他们两个去外面走走。

  简叶晴担心老爷子的身体,留在房内陪老爷子说话。

  宁远修走到门口,看着那个女人低头浅笑跟老爷子说白天有趣的事情,一点也不像是个被离婚和老公出轨困扰的女人,淡然得让人想要一把掐死她。

  可是也是她,能够眼睛眨也不眨的张口就说相信他。

  他深深看了眼里面不想理他的两人,关上门走了出去,靠在墙上拿出了烟。

  简叶晴哄好老爷子出来的时候,他还靠在那,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三颗,露出精壮的胸膛,明理清晰的线条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

  “抽烟有害健康。”

  简叶晴本是不打算说话的,可是看着宁远修那一身的淡淡的冷漠,她还是没忍住,走上前自然的给宁远修把衬衫扣子全都扣起来,然后把领带系好,语重心长:“再忍几天吧,离婚了之后你就自由了。”

  他不爱她,她知道,她还知道他心底有个白月光。

  也知道,那个白月光今天回来了。

  所以,宁远修才会这么的反常。

  宁远修居高临下的看着才到他胸口位置的女人,吐出烟圈扑了她一脸,看着她皱眉却又不能跳开的样子,讽刺的笑了起来:“你倒是逆来顺受,怎么不问问赡养费给你多少?”

  “你还会亏待我?”

  简叶晴飞快的反问。

  宁远修一口气被哽在喉头,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简叶晴暗笑,挽着他的手下楼吃饭。

  一顿饭吃的有些沉闷,就连一向看简叶晴不顺眼的宁母都难得的没怎么刁难她。

  等到吃完了饭,简叶晴跟宁母两人在小花园坐着的时候,宁母才拿出支票放在简叶晴的面前,毫不留情的戳穿简叶晴保留了一晚上的微笑。

  “一千万,你主动跟老爷子提离婚。”

  老爷子的脾气,谁都知道不好,他认定的事情哪怕是九头牛都拉不回,就像是当初让宁远修娶简叶晴一样。

  她不是没反对,老爷子冷冷的给了她一句:“不想看到她你就卷铺盖回娘家好了。”

  她只能看着她唯一的儿子娶了这个一无是处的女人。

  但是现在,赵嫒嫒回来了。

  她就不信,简叶晴还有本事粉饰太平。

  “你也知道,就你这样的身份,原本是没资格进我们家门的,老爷子虽然喜欢你,可那也耽误的是修远的一辈子,现在嫒嫒回来了,你就识趣点赶紧给他们腾位置,不然难看的只能是你。”

  宁母高雅的端着咖啡杯,嘴角的笑容端庄而又讽刺。

  “这一千万,就当是给你的遣散费了。”

  “……”

  简叶晴拿着支票看了看,确实是好多零,看的她眼花缭乱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狂跳,可是,宁母的话却犹如当头棒喝,狠狠的在她胸口锤了下。

  知道自己跟宁远修之间的差距是一回事,可是被宁母这么鲜血淋淋的剖开来讽刺又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她嘴角礼貌的笑容也淡了下去。

  捏着支票的手,些微泛白,冰凉得很。

  “跟了远修一段,也是你的福气,但是想要巴着远修不放,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你那个哥哥在医院里住着,还没醒吧?”

  宁母把简叶晴的沉默当成了不甘心,她讽刺的笑了笑,低头吹了吹刚刚做好的指甲,漫不经心的提起了简叶晴的哥哥。

  简叶晴心头一跳,猛地抬头。

  宁母冷冷的睇着她,不需要在老爷子面前做样子的时候,她一向都是厌恶她的。

  这种厌恶,简叶晴自然是清楚的知道。

  她眉眼动了动,无力的垂下头。

  反正都是要离婚的,谁提都一样。

  所以,她选择非常识时务的答应了下来。

  “等宁远修有时间,我们就去离婚。”

  宁母满意的点头,难得的在她面前笑了出来:“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

  “我知道。”

  简叶晴揉了揉有点发疼的眉心,“我会跟老爷子说好的,不会让宁远修为难,您放心。虽然很遗憾,但是以后见面可能就是陌生人了,还请您保重身体。”

  她客气的不像样子,让宁母拧着眉率先离开了小花园。

  周围没了人,简叶晴才垮下肩膀,深深叹了一口气。

  果然老宅是个黑暗之地,每次来都会有数之不尽的麻烦。

  一千万的支票,换她开口提离婚,既给足了她面子,还给够了钱,让她不用担心离婚之后哥哥的医疗费,也不用担心饿死街头,两全其美的办法,她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夜风凉凉吹过,吹得她纤瘦的肩膀抖了抖。

  她非常识趣,既然要离婚,那她跟宁远修就不适合再睡在一个房间内,那样子特别尴尬,她连夜离开了老宅,借口有事,去了医院。

  她没什么朋友,除了哥哥。

  病床上的男人紧闭着眼,五年来从来都没有睁开过。

  要不是有老爷子给她负责医药费,恐怕五年前他们兄妹就会拮据死。

  所以她是感激老爷子的,不管宁远修作成什么样子,她都暗暗劝自己,那是她承认的老公,就算是跪着哭,也得让着点。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