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你倒是挺心急的。”宁远修从来没见过这样无欲无求还上赶着被离婚的女人,他以为她至少会装出点可怜的样子,稍微挽留一下他。

  可是她却主动带上离婚协议来找他。

  让他非常的不喜。

  简叶晴点头,细长而又温柔的眼难得的带上了几分锐气,她看着宁远修,红润的嘴角轻启:“我要是再不给赵小姐腾位置,你恐怕会很难做。”

  气氛一下沉默。

  宁远修扣着她的肩膀,两人靠的很近,呼吸都纠缠。

  简叶晴动了动,挣脱了宁远修的手。

  “宁总,签字吧,你的美好爱情还在里面等着你。”

  她低垂着眉,捏着协议书的手指有些冰凉。

  宁远修扯过离婚协议,看都没看就扔在了一旁的架子上,冷声道:“你过来就是为了让我签字的?”

  简叶晴笑了起来,眉眼舒展成非常好看的模样,让宁远修都看的眯起了眼。

  她原本就长得不难看,笑起来的时候更是染上了几分明艳的色彩,跟往日里的她区别很大。

  “当然,还请宁总手下留情,让我把房子买了,不然我以后得露宿街头,丢了宁家的脸。”

  简叶晴说完,不敢看宁远修的脸色,低头就避开了他伟岸的身躯,快步朝着别墅外走去。

  匆忙的模样,像是后面有野兽在追她一样。

  看到赵嫒嫒,她是有点不舒服的。

  这种不舒服就像是被人用细细的绣花针扎在心头,抽抽得疼,不是很明显,可是却让人无法忽略。

  压抑的让人有点浮躁。

  她难得的去酒吧喝了酒,两杯鸡尾酒下去,眼前就有点晃荡了。

  “没出息。”她低低呢喃了句,敲了敲沉重的脑袋,拿着手机就要去洗手间。

  路上仿佛撞到人,慌乱间抬头去看。

  对上一双阴沉沉的眼。

  简叶晴心头一跳,手脚都不知道要怎么安放,那点模糊的醉意顿时烟消云散,转身就想逃。

  “怎么,看了前男友不打个招呼?”

  慕容恪原本还不怎么确认撞了他的是不是几年前的女人,但是她眼神慌乱毫不犹豫就要逃走的时候,他认出来这就是他“虚荣拜金,狼心狗肺”的前女友。

  他一把就控住了简叶晴,细长的眼放肆的将她从头打量到尾。

  简叶晴苦笑,难得放纵下,居然能够遇到这个祖宗。

  “怎么,被金主甩了,借酒浇愁?”

  那抹苦笑被慕容恪看成了狼狈,他嘴角含笑,一脸桀骜,扣着简叶晴的手也更加的用力。

  简叶晴的手腕瞬间红了一片,但是却不敢去看慕容恪的眼睛。

  “是啊,被金主踹下床了。”

  她苦笑。

  三年前,她扔下了病床上躺着的慕容恪,不管慕容恪怎么拽着她挽留,她都没有回头。

  她永远记得慕容恪那个时候的眼神。

  恨不得撕了她把她吞下去的眼神,绝望而又带着几分戾气。

  “这样?”低沉嘶哑的声音从她头上传来,几分疑惑几分嘲讽,简叶晴顿了顿。

  自己欠下的债,迟早都是要还的。

  “是呀。”

  她抬起了头,又一次看到了那双眼睛,也彻底看清楚面前男人的样子。

  慕容恪已经褪去一身青涩,当初阳刚灿烂的男孩子,已经成了男人,眉眼依旧,可是却不再温柔,尤其是看着她的时候。

  “你就这么不要脸?”

  她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承认这种事情就像是承认今天没吃饭一般,那么坦然,坦然到让他觉得恶心。

  可是恶心的同时,他又恨不得掐碎她脸上毫不在意的浅笑。

  “我赶着去洗手间。”

  简叶晴幽幽的盯着前方的洗手间,完全没去看慕容恪的脸色,手上挣扎了下。

  慕容恪用力一扯,就把人从墙上扯到了自己的怀里,他低着头,深深的看了好几眼。一只手摁着简叶晴的后脑勺,猛地凑了过去。

  “简叶晴,穿成这样喝醉,这么急着找下家?”

  “不如给你个机会,取悦取悦我,让你上我的床?”

  简叶晴手上一个哆嗦,居然挣脱了慕容恪的钳制,转身就逃,边逃边恶狠狠的回道:“谁稀罕!”

  她不仅不稀罕爬慕容恪的床,更加不想见到他。

  那是心头一道疤,怎么掩埋都遮挡不住的疼痛,只要一看到慕容恪那张脸,她就会失去往日的平静。

  “难道你想要回去摇尾乞怜,求你的金主留下你?”

  慕容恪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开他,直接扣着她的手腕,一个用力就把人抗在了肩头,快步朝着边上的包间走去。

  “你干什么!”

  简叶晴惊了,脑袋朝下被人抗在肩上的感觉一点都不好,血液逆流全都灌入了脑子里,让她觉得头顶发麻。

  手不自觉的撑在他的腰上。

  慕容恪一脚踹开门,顺手反锁,然后将简叶晴扔在了沙发上,昏暗的灯光下,他的侧脸逆着光,深沉邪魅。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求我,或者是回去自取其辱,选一样。”他好整以暇的盯着她脸上的慌乱,满意的扬起了嘴角。

  “慕容恪,不管是你也好,另一个金主也好,我谁都不要,既然已经分手了,那就好好正视你前男友的身份,跟我保持好距离。”

  简叶晴挣扎,微微喘息,白皙的脸上染了绯红,让她整个人看上去多了几分妩媚,乌黑的发丝披散在沙发上,犹如绸缎。

  引得慕容恪眯起了眼。

  他手上的力气更加大,压制着简叶晴完全动弹不得,那双细长的眼渐渐暗沉。

  “既然你难以抉择,那么,我帮你做个选择?”

  他仿佛完全听不懂简叶晴的拒绝,直接上手扣住了她的肩膀,跨坐在她的腰间,另一只手直接去解她衬衫的纽扣!

  “慕容恪,王八蛋!”

  简叶晴惶然失色,双手死死的揪着衣领,不让慕容恪侵犯一份,而她越是这样严防死守,慕容恪就更加的兽性大发。

  “王八蛋?简叶晴,当初离开我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看我的。”

  他低头森白的牙齿磨蹭着她的耳垂,激起一阵颤栗。

  “你当初可是说,我是这个世间最好的男人,值得更好的女人!”

  话音未落,慕容恪牙齿用力,狠狠一口咬在简叶晴白皙的脖颈上,尖锐的牙齿留下齿痕,触目惊心又疼的让人难受。

  简叶晴蜷缩成一团,红了眼眶。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