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素素扯着简叶晴就走了上去,气势汹汹的挡在了两人前面,简叶晴尴尬的拉着她后退,奈何力气根本就没有素素大,只能被一路拖着走到了宁远修的面前。

  她干笑,伸出手挥了挥:“好巧啊。”

  宁远修斜睨着他,丝毫没有要搭理她的样子,倒是赵嫒嫒紧了紧挽着宁远修的手腕:“简小姐,这么巧啊,你也在逛街?”

  “麻烦你叫她宁太太,她一天没跟宁远修离婚,她就是宁家的少奶奶,不是简小姐。”

  素素挡在简叶晴身前,万分认真的说道:“赵小姐,还请你放开人家老公的手,收敛一点!”

  素素声音不小,周围的人全都听到了。

  “小三啊,还敢这么嚣张。”

  “这不是宁氏集团的总裁宁远修……?”

  很快,有人认出了宁远修,顿时闹出了不小的骚动。

  大家对着赵嫒嫒指指点点的,赵嫒嫒惨白着一张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简叶晴,仿佛没想到她居然会纵容她的朋友当着外人说这么过分的话。

  挽着宁远修的手腕用了点力气,低垂着头,语气委屈而又沉闷:“修哥哥,你还是送我回去吧。”

  宁远修动作极快的护着赵嫒嫒,一只手挡在她的面前,不让周围的人拍着她的脸,她是个公众人物,要是被人传出流言,对她的发展不利。

  他一边护着赵嫒嫒往商场外走去,一边漫不经心的回头,警告的看了简叶晴一眼,简叶晴原本还在状态之外,被这一眼看的,顿时走散的魂魄都迅速归位,浑身打了个哆嗦。

  她拉了拉不满的素素,咽了咽口水。

  “素素,我们也走吧。”

  商场已经乱成一团,好事的人追着宁远修跟赵嫒嫒的身影拍照,想是要搞个大新闻,她必须也赶紧离开。

  素素点头,“走。”

  她推开前面挡着的人,拉着简叶晴飞快的往外挤去,到了门口,居然奇迹一般的跟早就走出来的宁远修赵嫒嫒撞在了一起。

  赵嫒嫒委屈不已的躲在宁远修怀里,肩膀抽搐,哭的很是伤心。

  简叶晴多看了一眼。

  那边仿佛发现了她的目光,也是抬起了头来。

  赵嫒嫒泪水满眶,无比的狼狈,可是那双眼睛,幽暗深邃,盯着她的时候,让她感觉像是被一只食肉动物给盯上了。

  简叶晴察觉不对,往前走了一步想要细看,哪里知道她刚跨出去那一步,就听到一声惊呼——“啊!”

  躲在宁远修怀里的赵嫒嫒也不知道被谁推了一把,当着宁远修的面一个趔趄差点摔在地上。

  还好宁远修反应快,一把将人给捞了起来。

  “怎么回事?!”

  宁远修不悦,锋利的眉眼扫了一圈,刚好看到凑过来的简叶晴,而好巧不巧的,她的手刚好悬在半空,仿佛做了什么事情还来不及收回去。

  那双漆黑的眼顿时就沉了下去,简叶晴清晰的感受到,周围的温顿都降了好几度。

  更巧的是,赵嫒嫒仿佛看了她一眼,然后瑟缩了肩膀,躲在了他的怀里。

  “简叶晴,手是不是不想要了?”

  当着所有人的面,他嗓音低沉,眼神带煞,锋利的眼神夹杂着狠厉盯着她纤细的手腕,问都不问就定了她的罪。

  简叶晴眼神一暗。

  “你眼瞎啊,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推她了?”

  素素悍然挡在她的面前,“就她这个样子的,我能一巴掌打哭好几个,用得着假惺惺的推一把膈应人吗?”

  她毫不客气的瞪了赵嫒嫒一眼,赵嫒嫒吓得又哆嗦了下。

  宁远修脸色阴沉,仿佛暴风雨前酝酿的黑幕,能够滴出水来。

  “不是我推的,”简叶晴飞快的解释了一句,拉着素素逃离现场,她怕她走慢一步,就会被宁远修当场虐成渣渣。

  “带个小三出门,搞得好像是皇帝出巡一样,到底是谁给了他脸,让他觉得全世界都得让着他?”

  素素挣扎着想要回去教训他,可是却被简叶晴死死的拽着。

  一路下了停车场。

  那怕是进了电梯,她都能感受到那道冰冷的目光锁定着她,上了车她才松了一口气。

  今天的事情闹成这样,她是没想到的,也不知道老宅那边会不会得到风声,要是真的传了过去,那就麻烦了。

  接下来的时候,简叶晴有点坐立不安。

  果然,还没过二十分钟,老宅那边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让她立刻赶回去。

  简叶晴不敢耽搁,开车直接去了老宅。

  还没进去,就听到了里面摔茶盏的声音,老爷子气得浑身发抖。

  “我们宁家怎么教出了你这种东西!”

  简叶晴小跑两步,推开门走了进去。

  宁远修跪在地上,老爷子的拐杖一下一下重重的落在他的肩头,昂扬的身子被砸的微微弯曲,鲜血染红了衬衣。

  宁母在旁边捂着嘴哭泣,不敢劝阻。

  简叶晴心头一颤,急忙上前跪在宁远修的身边,一把抱住了老爷子的大腿:“爷爷,您听我解释,这件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千万别动怒,医生说你最近血压很不稳定……”

  “你放手!我今天非要打死这个不肖子孙。”

  “爷爷!是我要跟宁远修离婚的!”

  简叶晴昂着头,双手紧紧的攥着老爷子的衣角,那双墨色的眸子染上了几分湿润。

  老爷子的拐杖举到了半空,僵住,再也打不下去。

  “你,说什么?”

  他突然放轻了声音。

  “是,我要跟宁远修离婚的,我喜欢上了别人,跟他没关系,离婚协议我们已经签字了,就等着他有时间去民政局了。”

  “今天的事情完全就是意外,是我不好,我不该瞒着您的,爷爷,对不起。”

  “爷爷,不管以后我跟宁远修是什么关系,你都是我爷爷。”

  沉寂的大厅就听到简叶晴的声音,她丝毫不慌乱,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就连一旁哭得眼睛通红的宁母都多看了她好几眼,急忙跟着劝阻:“老爷子,我也知道这件事情,但是担心你的身体,就没说出来,不想今天出了这样的意外。”

  老爷子身形一晃,一只手颤巍巍的抚上了额头,额角青筋暴起:“宁远修,你来说,到底是谁要离婚的。”

  跪在地上的宁远修一声不吭,面色冷凝得像是寒冬的冰雪。

  宁老爷子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他的孙子是什么德行,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你想离婚,除非我死!”

  “老爷子!”

  “爷爷!”

  老爷子话音未落,身子软软的朝着一边倒了去,简叶晴颤抖着双手去接,可是哪里撑得住,将要倒地的时候宁远修飞快的将两人抱在怀里。

  她清晰的听到一声闷哼。

  鲜血从宁远修的背上缓缓流下。

  “医生,赶紧叫赵医生过来,快,快点!”

  老宅一下子鸡飞狗跳,就连平日里最讲究礼仪得体的管家都不要命的跑到电话面前,给赵医生打电话,让他赶紧来宁家一趟。

  宁远修抱着老爷子回了房,老爷子的脸色有些青黑,简叶晴一直跟在她身后,到了房里利落的找出老爷子的药,快速的倒水给他喂了下去。

  老爷子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许。

  她刚放下水杯,一股阴凉的气息倏然欺近,她猛地回头,对上的就是宁远修深邃的眼,以及他毫不犹豫掐上她脖子的手。

  他的手好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握笔的地方有淡淡的茧子,可是丝毫不损美观。

  简叶晴喜欢这双手。

  可是此刻,她却被这双手掐的喘不过气来。

  而他,居然用力提着她的身子,把她拎了起来。

  双脚居然渐渐的离开了地面!

  简叶晴的身子腾空,胸腔内的氧气疯狂的递减,缺氧导致的胸腔撕裂跟疼痛,让她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

  她下意识的伸手推拒,可是不管怎么捶打踢踹,面前的男人依旧不动如山,稳沉得很。

  “放……放手……”

  简叶晴从来没有跟死神这么接近过,那颗固执的心脏也跟着颤抖恐惧,害怕得一塌糊涂。

  她不想死,也不能死!

  她死了,哥哥立刻就会跟着死!

  她狠狠咬了一口舌尖,血腥味充斥着她的口腔,让她回复些许神智。

  “跟我无关!”

  她坚定的说道。

  宁远修手上的力道倏然一松,那双深邃的眼底飞快的闪过暗沉。

  简叶晴被扔在地上,咳得撕心裂肺,不能自己,差点没把五脏六腑给吐出来。

  “我说过,她是底线,你要是不怕死的想试试,那就放马过来,我倒是要看看,是你的脖子硬点,还是我下手的速度要快点。”

  他沉声警告。

  往日里的矜贵懒散尽数散去,留下的只有嗜血的狠厉。

  简叶晴双手捧着脖子倒在地上,没看他,也没爬起来,她努力埋着头,没让宁远修看清她脸上的神情。

  自然,也就没人看到她脸上抽搐疼痛。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