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一直到赵医生在管家的带领下敲开门的时候,简叶晴才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

  狼狈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赵医生没管尴尬的气氛,而是非常快速的给老爷子检查身体,挂上盐水。

  “他最近身体原本就不好,不能再受刺激了,不然下次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赵医生叹了一口气,老爷子已经七十多岁了,明明就该颐养天年,却偏偏放心不下他孙子,硬是要撑着这副虚弱的身子呆在京都不肯去山庄上修养。

  到底还是被气得晕了过去。

  “等爷爷醒来,给他做个全身检查,管家,下次不准再出现这样的纰漏。”

  宁远修交代了几句,转头的时候发现,简叶晴不见了。

  深邃的眸子顿时又沉了几分。

  他刚才力气不小,简叶晴的脖子一片青紫,她居然一声招呼都不打就直接走了?

  “让赵医生给她看看。”

  他挥了挥手,管家不敢多问,立刻带着赵医生出去找人,五分钟不到,管家回来,低声汇报:“少夫人已经离开了。”

  宁远修眉头一皱。

  “走了?”

  “是,出去就离开了,自己开车走的。”

  管家点头。

  宁远修走到窗口,朝着远方看去,长长的公路绵延出去数里,可是微暗是夜色里,居然看不到那个女人跟车的影子。

  他以为简叶晴难得的有了脾气,所以看到简叶晴出现在公司的时候,他冷笑了一声。

  简叶晴也看到了他,缓缓的从办公桌后面站了起来,拿了个信封走了过来。

  “总裁,这是我的辞职信。”

  她当着顶层所有员工的面,将辞职信交给了宁远修,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您要是愿意批,我明天来交接工作,您要是不愿意批的话,将违约金的数字发给我,我立刻给您转过来。”

  她声音清浅,动作温柔。

  所有人都诧异而又惊悚的看着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向温柔的简秘书居然做出这等‘惊天动地’的事情。

  宁氏集团的工资不低,相对的,违约金也高的吓人,她不可能不知道,这么淡定的‘逼着’总裁给她违约函,那不是在作死是什么?!!

  宁远修一把扣住她的手腕,沉声喝道:“你再给我说一遍。”

  “宁总。”

  简叶晴歪着头,身上衬衣的扣子扣得严严实实,可是动作间还是不经意的露出了下面的青紫:“宁氏集团不缺秘书,所以,咱们好聚好散吧。”

  一句好聚好散,一语双关。

  让宁远修心头莫名抽抽了下,他没去管那奇怪的悸动,而是横扫了周围一圈,看热闹的人全都迅速低头,撤离顶楼。

  就连宁远修的特助在沉吟了片刻之后,也跟着离开。

  宁远修把人摁在墙上,脑袋凑得很近很近,近的能够看清楚简叶晴瞳孔里他的影子。

  “你明知道爷爷现在躺在床上动不了,你还要做出这样决绝的事情,简叶晴,到底是我小看了你,还是你这些年来伪装的太好了?”

  从他说要离婚,这个女人就渐渐对他疏离,越来越有嚣张的架势。

  这么多年,难道他都看走眼了?

  简叶晴握了握手指,摇头:“你知道的,我不可能去伤害爷爷,他跟我亲爷爷一样,可是宁远修,你这么做,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她声音里,有着不难听出的哽咽。

  宁远修身子一僵,低头去看简叶晴的脸。

  她身高才到他胸口,只要他一低头,就能够看到她柔软的头顶,乌黑的发丝分外的柔软,摸起来就让人欲罢不能。

  每次在床上的时候,他都格外喜欢折腾她的头发,卷成一卷然后扯一扯。

  看着她疼的呲牙,他就觉得舒服。

  可是此刻,长长的头发盖过了她的眉眼,他看不清她的神色。

  “你要结婚就结婚,你说离婚我就同意,你不好开口就由我来说。”

  “宁远修,我觉得,我对得起你了。”

  她温柔的声音一直在宁远修的耳边晃荡,直到晚上回了别墅他的脑海里还是那个趔趄离开的背影。

  他猛地发现,结婚五年,这个女人从来没有让他操心过。

  从来没有开口问他要过东西。

  工作一丝不苟。

  生活紧紧有条。

  就连床上都配合他配合的天衣无缝。

  他不是个好将就的人,她却摸清了他所有的喜好,保持好距离,不让他觉得厌烦,也从来不会给他添麻烦。

  他认为她就是那种体贴的性子。

  可是听到她一本正经的问她有没有考虑过她感受的时候,他居然无言以对。

  那个女人,从来都不会尖锐的,她跟柔弱到需要保护的嫒嫒不同,她会很好的照顾好自己,而且,从来不会麻烦她。

  到底是什么时候,她开始变了?

  宁远修坐在沙发里,皱着眉思索,完全没察觉到身边站了个人。

  “修哥哥。”赵嫒嫒捧着茶杯往前走了一步,微笑着坐在了他的身侧,轻声问道:“是不是在烦恼简小姐的问题?”

  “你不用担心,她要是不想离婚,我立刻出国,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坏了你的名声,让你为难。”

  那体贴的样子,让宁远修心头一软,随手在她的头顶摸了摸,低声安慰:“是公事,你先去睡,我处理完再回去。”

  他每天都会过来看看赵嫒嫒,陪着她吃饭,看着她画画,宠溺得不像样子。

  可是却在赵嫒嫒邀请他留下来的时候,总是非常坚定的拒绝:“在没给你名分之前,我绝对不会碰你。”

  赵嫒嫒只能亲自送他离开。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