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简叶晴辞职不成,干脆打了电话请假,在家睡了好几天,睡得眼睛都肿了起来。

  手机关机了一个星期,除了中间去医院看了躺哥哥,她一只都宅在公寓里,贴着她的小熊猫面膜,啃着方便面。

  宁老爷子出事,这是她最不想看到的事情,虽然人已经醒了过来没有什么大碍,可是她还是自责。

  不敢去看他。

  怕看到他失望的眼神。

  素素找上门的时候,气得把自己关在洗手间整整十多分钟才冷静的走了出来,拿出行李箱就给她收拾东西。

  “你去我家住,再这么一个人呆下去,我怕你会得抑郁症。”

  简叶晴拗不过她,只能跟着她走了。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简叶晴低头想了想:“我想换个地方上班。”

  不工作是不可能的,哥哥的医药费原本就是个巨大的消耗,一千万听着很多,可是如今也就剩下一百多万而已。

  这一百多万她是留着应急的。不能用。

  “找好了吗?”

  简叶晴摇头:“宁远修还没批我的辞职信。”

  他不批,她就不能出去工作,这种被掣肘的感觉非常不好。

  素素冷哼:“等辞了职来我公司吧,我们总经理刚好在招助理,以你的能力,绰绰有余了。”

  简叶晴摇了摇头:“我不打算再接触文秘这类的工作了。”

  她进宁氏集团的时候就签了行业合同,辞职三年之内不能从事相关工作职位。

  她重新找工作的话,只能换一个从来都没接触过的行业。

  素素默然,她自然是知道的。

  “那,你准备做什么?”

  “我想了下,准备先看看,然后投一轮简历试试。”

  终究是过惯了宁家少奶奶的生活,被养得娇气了,她想了好久都没确认到底要做什么。

  “你不是精通四国语言,要不要考虑做做翻译?刚好我有这方面的资源,可以给你拉业务,宁远修既然不批你的辞职信,那你就接私活,只要不接触你们公司机密就行,他还能让人二十四小时盯着你。”

  素素突然眼前一亮。

  简叶晴想了想,也笑了起来:“我也觉得,应该可以。”

  虽然当了五年的少奶奶,但是因为工作原因,语言这门功课,她不但没有退步,反而为了能够更好的工作,下了苦功夫钻研。

  宁远修用她用的特别顺手,所以出去当个私人翻译,应该不成问题。

  说干就干,素素当天就给简叶晴联系了个私活。

  给S国来的一位大客户当一个星期的翻译,酬劳五万多,要是最终合约签订的话,还能给她一笔丰厚的小费。

  “这么壕?”

  简叶晴有点吃惊。

  她在宁氏集团当秘书一个月也不过是这么多工资,一个翻译一周就能拿到这么多钱?

  “这个合同你一定要签下来,这样下次我给你找活的时候就能理直气壮的给你抬价。”

  素素交代了简叶晴好些需要注意的事项,简叶晴全都记在心底。

  周一去见主顾的时候她特意挑了一件米白色的职业套装,看起来清新干练,特别的舒服。

  主顾对她非常的满意。

  “简小姐,合作愉快。”

  简叶晴跟着主顾走了一天,晚上的时候才看到了传说中的甲方。

  一身黑色西装的宁远修带着公司专业团队走进包间的时候,简叶晴清晰的听到了自己心底爆炸的声音。

  怎么是他?!!

  宁远修明显也看到了混在一众外国人身影里的简叶晴,那双好看的眸子顿时危险丛生,包间的温度火速下降。

  这个女人,还真是小看了她,一会跟慕容家的小少爷牵扯不清,一会居然还能给约翰这种人做翻译。

  资源深厚啊。

  宁远修不动声色的冷哼,再约翰的谦让下,朝着主座上走去,慵懒而又矜贵,一股子世家公子娇养出来的优雅气质。

  可是简叶晴却非常微妙的察觉到,这个男人不对劲。

  周围太冷了,冷的不少人都抬眼看了看空调。

  “宁总,久仰。”

  简叶晴的主顾约翰客气的上前打招呼,作为翻译的简叶晴只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在旁边翻译。

  “宁总说非常高兴认识您。”

  她一丝不苟的传达两人之间的本意,宁远修坐在主座上,而她坐在约翰的左侧,为了能够让约翰听得更清楚,她身子微微前倾,靠近约翰。

  有时候约翰回头,他们两之间的距离几乎为零。

  “宁总,约翰先生问您合同还有没有问题,没问题的话,可以考虑今天把合同签了,他们会尽快实施项目,争取在年底做出成绩。”

  约翰是S国一个it公司的总裁,这次来M国就是为了跟宁远修合作,得到他的注资,所以,整个饭局上,他都客气像是个孙子似的。

  简叶晴说话间也带上了几分小心。

  虽然她明白宁远修要是没意思投资的话,是绝对不会浪费时间跟约翰吃饭的。可是她还是打起了十万分的精神面对。

  “我想了一下,这轮投资还有点问题,签约的事情,再等等吧。”

  宁远修慵懒的靠在主座上,衬衫的扣子解了一颗,露出他精致的锁骨,修长好看的手指微微松动了领带,眼神直直的落在简叶晴的身上。

  简叶晴浑身一震!

  他这是什么意思?

  公报私仇?

  约翰也是一愣,但是他也注意到了宁远修落在简叶晴身上的目光,侵略而又带着丝丝不满。

  见惯了风浪的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立刻碰了碰简叶晴的袖子,低声交代简叶晴。

  “约宁总晚上一起吃饭。”

  简叶晴没动,她以为,宁远修既然说了这个合约要等等,那就肯定要等等的,这个时候约他吃饭岂不是上赶着送脸给他啪啪啪。

  可是在约翰灼热的目光下,她还是非常尽职的翻译了两句。

  “好。”

  宁远修利落的答应,好看的眉眼微微上扬,矜贵得不像样子。约翰得到答案,顿时就笑了出来。

  作为翻译,晚餐自然是要出席的,她还是穿着白天那套简单的职业装,只不过将头发放下来,遮住了白皙的脖颈。

  也遮住了她温柔的眉眼。

  晚餐的坐席也不知道是谁安排的。

  宁远修坐在主座上,而她坐在宁远修的右边,再右边是约翰。

  她煎熬的坐在两人的中间当传声筒。

  趁着别人没注意,简叶晴在桌子下扯了扯宁远修的衣衫。

  宁远修没动,就连眼神都没看过来。

  简叶晴又抽了抽,宁远修还是没动。

  她脾气上来了,她倾身上去凑到了宁远修的面前,低声道:“宁总,您就高抬贵手,放了我一把吧?”

  她是交了辞呈,但是还没批下来,工作也没有交接。

  然后就明目张胆的接私活给人当翻译,严格说起来,这是非常没有职业道德的事情。

  可是她能怎么样,又不能回去宁氏集团,又不能坐吃山空等着饿死,就只能另谋出路了。

  宁远修终于动了,那双深邃的眼冷冷的睇了过来,如刀锋般锋利的目光划过简叶晴的小手。

  “简小姐,我们之间很熟吗?”

  他完全没控制音量,餐桌上的人全都把目光扫了过来,落在愤愤看向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的简叶晴。

  简叶晴犹如被火烧了一般,红了个通透,而抓着宁远修衣服的手,触电一般收了回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