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不好意思,失陪一下。”

  简叶晴落荒般从席间站起身来,踩着高跟鞋匆匆离开。

  原本便坐在她右侧的约翰,见此颇有疑惑的看了眼宁远修。

  只见宁远修依旧是冷着眼眸,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安然坐在位置上。

  只不过,那双寒眸中多了丝阴沉。

  简叶晴一路来到女洗手间里,当看到灯光投射下,镜中的自己时,默默愣了会儿。

  她轻轻拧开水龙头,冰凉的水涌出,简叶晴在洗手台前深吸了一口气。

  她从来没想到,宁远修会因为一份辞呈审批跟自己过不去。

  在之前不论发生什么事,只要是关于这个家,关于她的,宁远修都不愿多过问一分,避如洪水猛兽般。

  而今简简单单一份辞呈,宁远修却不知哪根筋不对,偏要咬着简叶晴不放。

  互相放过,从此做回陌生人,难道不是宁远修最想得到的结局吗?

  简叶晴觉得,她真的越来越不理解这人了。

  等她走出洗手间时,却发现有个高大的男人背影站在走廊间,身边的空气里弥漫着香烟的白雾。

  男人转过身来,暖黄色的灯光落下,打在他那棱角分明的面孔上,平日的阴鸷里,似乎多了几分柔和。

  他吸了口烟,冰冷地视线看向简叶晴,淡淡说:“简小姐,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做些令人误会的举动。”

  简叶晴没想到宁远修会出现在这里,愣怔了下,继而回神道:“我觉得,是宁总您多想了吧。”

  她微微一笑,“抓着我辞呈不放的人,可是宁总您呀。所以……到底是谁在做令人误会的事?”

  宁远修眸光闪过一丝不措。他眉头微皱,略带审视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在还未离婚前,简叶晴从来没有以这种语气,这样的眼神,与他说过话。

  宁远修忽而有种感觉,他似乎……从未真正认识过简叶晴。

  想到这里,不知为何,宁远修只觉自己的心有些堵。

  烦闷感涌上,他冷笑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种在跟我玩激将法。”

  对面的简叶晴听此,却“嗤”地一笑:“宁总,您在开什么玩笑?我何德何能要跟您玩激将法?”

  宁远修轻锁眉头。

  简叶晴那修长而白皙的腿,迈着优雅地步伐,缓缓走到宁远修身边,轻声说道:“宁总,我们之间很熟吗?”

  原话奉还。

  简叶晴昂首离开。

  不对……都不一样了……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对简叶晴如此自信,认为她生来便是逆来顺受的性子?

  回到公司,宁远修破天荒的无心工作。只要一想到那个女人,将辞职信递到自己面前的场景,他便心中烦闷不堪。

  他转在手中的笔“哐当”一声,猛猛砸在地上。宁远修紧皱着眉,眼中似乎含着狂风暴雨。

  下属拿着方案书的手颤了颤,小心翼翼道:“总…裁?”

  宁远修不耐烦抬起头。

  “请您签字。”下属连大气都不敢喘,赶快把方案书递过去。

  宁远修弯腰拾起地上的笔,忽然瞥到了办公桌下的一株盆栽。

  他动作一滞。

  这盆多肉是简叶晴的。

  他记得那是个早晨,简叶晴第一天来到公司上班。自己谈完合同,路过她的办公桌时,发现这女人竟在摆弄盆多肉。

  他当场便给没收了,随手扔在了桌子底下,可对简叶晴却称扔掉了。

  宁远修此刻看着这盆多肉,因为许久没照到阳光的原因,边缘有些枯萎泛黄。

  他伸手将之拿到了桌上,然后给方案书签上了字。

  下属抱着方案书迅速离开。

  而留下的宁远修,却双手交叉,对着盆多肉沉思起来。

  直到肩膀被人轻轻拍了拍,赵嫒嫒笑靥如花站在他面前,柔声唤他:“远修,你在想什么呢?”

  宁远修回过神来,看着赵嫒嫒,方才灼热的神情褪去,他淡淡摇摇头:“没什么……你怎么来了?”

  赵嫒嫒没发觉宁远修的异常,打开手中的保温盒,笑道:“听说你最近胃口不好,我就给你煮了些粥。”

  说着,给宁远修盛了碗。

  男人看着那双纤细的手,捧着白腾腾的粥碗,迅速伸手接了过来。

  “辛苦。”

  赵嫒嫒窝了窝耳边的碎发,羞赧的低下头去,柔声轻语道:“你喜欢就好,我一点也不辛苦的。”

  宁远修喝了口粥,有些淡淡地甜。

  他平日里是不太爱吃甜的,所以平日里在家的饭桌上,从不会突然出现一道菜,是放糖的。

  自己从前对简叶晴所做的这些,都不在意,可是今日尝到这粥,不知为何忽然便想起来了。

  宁远修眸色越发暗沉。

  喝了几口后,他擦擦嘴角,对赵嫒嫒说道:“我还有些事需要处理,你能先自己回去吗?”

  赵嫒嫒不舍地望着宁远修,“可是粥……”

  宁远修一挑眉,“粥很好喝,快回去吧。”

  赵嫒嫒只好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宁远修双手插在裤兜,嘴角紧抿着,抬手播了个电话。

  那边接起,只听宁远修冷冷道,“约一下约翰先生,告诉他我有重要的事跟他谈。”

  “好的总裁。”

  电话那头很快传来预约成功的消息。

  时间就定在当晚,简叶晴万万也没想到,她会在辞职后,还能以这种不得不的方式,频频见到宁远修。

  见面的场所定在一家西餐厅,当简叶晴赶到时,宁远修以及身着黑色西服,坐在位置上等待了。

  简叶晴走上去,将额前的长发捋到耳后,露出了那温柔而精致的眉眼。

  今日她一身淡粉色的长裙,修长的手肘裸露在外,为她添上了抹妖娆。

  “不好意思,约翰先生可能要稍微迟一会儿。”她说道。

  对面宁远修淡淡抬眸,裹着冰霜的眼眸中带着几分鄙夷,抿嘴问道:“既然约翰先生没来,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

  宁远修冷笑:“简小姐,你不过是个翻译,希望以后不要做这些逾规的事情了。”

  简叶晴暗自咬紧了牙。

  还好约翰及时到来,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

  而在约翰和宁远修正式进入谈建环节后,简叶晴觉得,她越发搞不懂这个男人了。

  因为,谈话的内容完全和昨日谈的没什么差别。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