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宁远修朝约翰微扬了扬下颚,轻轻颔首,约翰面上立马堆上欣喜之色,冲简叶晴示意。

  简叶晴接过助理手中那份文件,如实传达约翰的诚意与喜悦,可她的语气里却听不出半分喜意。

  简叶晴低垂着那弯弯的眉眼,职业性挂着的笑容也淡了几分,强挤不出,整个签约过程,她始终没有看宁远修一眼。

  在宁远修眼里,这个女人就像一株仙人掌,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柔软的身躯上竟然包裹了一层细细密密的刺。

  不硬,看起来软软的,可当你受到诱惑,好奇地伸手去触碰,那些看似绵软的刺就一根根变得坚硬,扎你满手鲜血。

  一丝不悦划过宁远修眸底,钢笔的金属质感略带冰冷,就在即将落笔签下自己大名的时候,宁远修的手指一错。

  洁白的纸面上硬生生划出一道口子。

  钢笔的尖锐笔头勾起一道纸,毛躁,让人看了就心生厌烦。

  他语气冷淡,就像是在谈论今天天气怎么样,把钢笔随意一丢,稳稳落入垃圾篓子。

  “还不赶紧下去再准备一份合同。”

  约翰的笑意并未退去半分,像他们这样的人,早就习惯了商场上容易横生的各种变故。

  可落在简叶晴眼中,宁远修就是在因她而公私不分。

  一丝苦涩由心底蔓延而上,她真的不知道是该感到荣幸,还是为这个男人的不肯放过而悲哀。

  宁远修的目光悠远,他穿过简叶晴,看到了那个曾经百依百顺,半点儿烦心事都不会给他招惹的女人。

  简叶晴垂着的眸因突生变故已然圆睁,含着讽刺明晃晃地看着宁远修。

  两人的距离一瞬间拉进,宁远修意味深长提议,“这份合同既然是新打印的,理应由简小姐再翻译一遍。”

  简叶晴心脏猛然一抽,她的唇上细心抹上了显得气色很好的唇膏,可嗓子已经干涩。

  一直到现在,她都没能喝上一口水,她不舒服地伸手揉了揉喉咙,实在忍不住,压低的声音带上了几分火气。

  “宁总还想怎么样?对我有哪里不满不妨说出来,我们平心静气把问题解决了。”

  简叶晴的声音已经有些嘶哑,她难受地抿了抿唇,双手紧绷,连睫毛都禁不住微微颤抖。

  她的极力隐忍,不让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出丑。

  不再在这个男人面前露出弱势的一面。

  简叶晴想的很好,可她却不知道自己的眼眶已经生疼,发了红。

  一圈莹润得像只被逼急了的小兔子。

  大概是简叶晴的反应取悦了宁远修,他鬼使神差伸出手,修长的指尖江江要落到简叶晴的发上。

  高高束起的长发没了往日在床上散落的柔软妩媚,反倒带上了几分凌厉气息,迫使简叶晴整个人看上去精明强干了很多。

  简叶晴下意识脚后跟往后挪了半步,高跟鞋的声音突兀响起,宁远修面色瞬间阴沉,他一字一顿警告她。

  “别痴心妄想一些自己根本不该去想的事情,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简叶晴简直要被这个男人气笑了,她痴心妄想?她痴心妄想?!

  是她死乞白赖想留在他的公司吗?是她厚着脸皮不肯走吗?

  “宁总,有时候眼睛长在头顶上,连别人究竟是什么样子,都看不清。”

  简叶晴的声音凉凉的,宁远修没想到当着约翰的面,简叶晴就敢这么对他说话。

  一口气郁结于胸,声音高亢,“我倒想看看,约翰先生还敢不敢再用你。”

  简叶晴双手抱胸,深呼吸了一口气,下撇的唇角竟然在这个时候向上勾起,她伸手撩了一下丝毫未乱的发丝,带着些成熟女人韵味,挑衅地望向宁远修。

  “宁总说笑了,约翰先生自然认为我在与您好好沟通合同上的内容。”

  她的声音还卷携着点儿沙哑,倒像是那些午夜梦回时,酣畅淋漓后,独有的声音。

  “宁总刚才可是说了,让我好好给您再翻译一遍合同内容,您认为约翰先生的眼里,我们现在不正是在做这件事吗?”

  宁修远最终签定合同已经一上午过去了。

  一行人饥肠辘辘,可谁也不敢提一句,简叶晴走进洗手间补妆,想到之后还有一场饭局,她还要再见宁远修,她就疲惫地阖上了眼皮。

  她的双手撑在洗手台上,坚硬的大理石台面硌在掌心,要把掌心里每一条纹路都熨平一样。

  有人说,掌心的纹路一直连接到心脏上,十指连心,十指连心,就是从掌心延展过去的。

  熟悉的气息压迫而来,简叶晴在一瞬间就反应过来从背后欺身而上的男人是谁,她猛然睁开眼睛,惊惧地转身想要推开这个男人。

  宁远修直接从背后环住了简叶晴,他的双手落在简叶晴手边。

  简叶晴突围没有成功,她的胸口已经抵上了宁远修的胸膛,两个人挨得极近,彼此的呼吸缠绵萦绕。

  宁远修能够看到简叶晴纤细优雅的脖颈向上仰起,就跟一只高贵的白天鹅一样,她深深地望着宁远修。

  只不过那双眸子中,慌乱与愤怒,一分不少,还有隐藏的极深的疲倦。

  自从接了约翰这份私活,她的世界里就充斥着宁远修这个男人。

  明明公司应该很忙,这个男人连轴转都不为过,可他却总能出现在她面前。

  签合同,秘书递上,直接签了就行,非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制造机会,与她碰面。

  如果他们从前,并不相识,从未有过那些过往,她都要以为宁远修是不是对她图谋不轨。

  简叶晴嗤笑一声,这声笑彻底激怒了宁远修,他捏住简叶晴的下巴,一寸一寸往下,再次扣上她的脖颈。

  上次留下的指印,那些乌青已经消失,现如今,竟是白的让人觉得刺目。

  这回,宁远修的手在简叶晴的脖颈上流连许久,却没有用力掐下去。

  游走在生死边缘的感觉,比上次更让人心惊。

  “怕了吗?以为我会掐死你?你还不配脏了我的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