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工作结束,简叶晴回家后就一直出神。

  她一下又一下,无意识地用指尖剐蹭自己的脖颈,她目光空洞盯着电视机。

  电视机里播放着时下流行的豪门恩怨剧,剧情跌宕起伏,无一例外都是俊男美女主演,演技并不能称得上有多好,看的就是一个爽快。

  素素“啪嗒”一下按掉电视机总开关,又把遥控器收回,放进抽屉里。

  她瞅着简叶晴好久,等到简叶晴终于把手从自己脖颈处拿下,才拎着小药箱盘腿坐在简叶晴旁边,小心翼翼打量她的脖颈。

  白皙柔嫩的手感让同为女人的素素都忍不住羡慕,“这几年还是养的挺好的,白白嫩嫩,跟刚生下来的小胖娃娃似的。”

  简叶晴听到素素的话,总是算回过了神,她这才发现自己无意识的动作,僵硬地把手捏在一起,使劲搓了搓指尖。

  “怎么了?不会是又撞上宁远修了吧?”素素夸张地猜测。

  简叶晴轻轻摇头,又缓缓点头。

  “你到底是碰上了还是没碰上?求求你开口说句话吧。”素素叹了口气,握住简叶晴搅在一起的双手。

  一根手指一根手指把她双手分开,重新摊平,轻轻拍打两下,“你从进门开始,到现在,整整过去了一集电视剧,四十五分钟,就算是课堂,发呆发一节课也可以了啊,别太过分,老师会生气的。”

  简叶晴终于绽放出进门后的第一个笑容,她把高高束起的发解了,双手交叉狠狠揉了几下自己的脑袋,松松头皮。

  “我……”她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百味杂陈自口中溢出,她苦笑着叹口气,“我又碰见他了,素素,你说他为什么不肯放过我?因为我从前太顺从他,让他产生我会一直顺从下去的错觉了吗?”

  “宁远修这样的男人,你永远都不要去猜他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心里又装了什么,你猜不透的。”素素一点也不希望简叶晴再次跟宁远修搅和到一起。

  他们可不能像双手打架,一会儿搅在一起一会儿分开,没一会儿又因为寒冷,抱团取暖。

  更何况,宁远修不还有他的贴心人,赵嫒嫒吗?

  苦于开导成效不明显,素素殷勤地朝简叶晴挤眉弄眼。

  简叶晴的手机被素素拿在手里,被问到锁屏密码的时候,她才想起来,自己设置的密码还是宁远修的生日。

  简叶晴的声音弱下去,原本就没说几句话,现在眼看着情绪直线下降,有降落到谷底的趋势,素素伸手在简叶晴身上一阵猛拍。

  从上到下,从肩膀到小腿。

  简叶晴奇怪地看向素素。

  素素神秘眨眨眼,“这是我们老家的一种习俗,这么猛拍一阵,就能把那些不开心,不好的事情全部拍走,留下来的只剩福气。”

  简叶晴张开双臂紧紧抱住素素,喃喃出声,“谢谢。”

  素素就这么被抱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让简叶晴看手机,简叶晴不明白素素为什么那么专注于让她看手机这件事。

  难道认为,她还会跟宁远修有联系吗?

  宁远修这样的男人,压根不会联系她。

  醒目的两条转账短信赫然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简叶晴仔细读着转账信息,是她的翻译酬劳。

  天道酬勤,不依靠宁远修公司的第一桶金,她算是赚到了。

  素素笑得开心,“这下,是不是该请我吃顿大餐了?简叶晴简小姐。”

  简叶晴浸润着笑的眸子闪出几点真切的喜悦。

  “好好请你吃一顿,我要好好谢谢你,素素。”简叶晴话音刚落,拉着素素就往门外走,“现在就去。”

  “好!”

  简叶晴跟素素两人戴着同款宽边草帽,纯白的蝴蝶结挂在帽子边缘,就像采蜜的蝴蝶,给两人都带上了点青春洋溢的味道。

  微微低头,草帽宽大的边缘就把人的五官给遮了大半,素素被简叶晴拉着走了一条街,才停下来有机会喘口气。

  “怎么走这么快,跟活见鬼了一样。”

  “可不就是活见鬼了。”简叶晴凉凉地瞥了一眼道路尽头。

  阴魂不散从马路那边追缠上来,简叶晴慌乱用手遮住帽檐遮不到的地方。

  素素眼尖,一下就认出了来人。

  正是折磨了简叶晴许久,两人分明情意浓浓,却只能阴差阳错,带着重重误会分道扬镳的那位。

  简叶晴想再度顺着街道潜行,仗着自己有先见之明,戴了遮阳帽。

  “不去见见他?”素素提议。

  简叶晴的背影,慕容恪这辈子都不会忘。

  她的决绝,残酷冰冷的背影。

  慕容恪抄了另一条近道,在简叶晴再次转弯,即将跨到另一条道上去的时候,他挡住了简叶晴。

  直挺挺撞上去,草帽掀翻在地,风扬起长发,发丝迷乱了眼。

  温柔缱绻的眉目展露在空气中,阳光正好,打落在简叶晴的眉眼之间,是天然光晕。

  简叶晴捂着额头被撞疼的那块,皮肤已经红了一块。

  慕容恪只是冷冰冰注视着简叶晴,“这又是你新的勾人把戏?”

  简叶晴不知道慕容恪的这话从何说起,可她的心一阵阵抽痛,她不想回忆起与慕容恪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她狼狈的伸手抓住了就在自己身侧的素素。

  素素大步上前,隔开简叶晴与慕容恪,不让他们两人紧贴。

  “大街上人来人往,太阳还晒,我们找个位置坐下来,慢慢聊?”

  素素的语气说不上讨好,也称不上劝解,只是客观陈述事实。

  慕容恪冷嘲热讽,“坐床上慢慢聊?”

  “慕容先生,请您说话放尊重点,您这样一点都没有风度。”

  简叶晴伸手拉住了素素的手,轻轻摇头,“那边的咖啡馆还不错。”

  “素素,你先回去。”

  素素怎么可能在这种关键时刻离场,她坚定地挡在简叶晴身前,“慕容先生不会是自己想做什么龌龊勾当,还要贼喊捉贼吧?”

  慕容恪成功被激起怒火,却反笑,“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朋友。”

  “啪--”

  清脆的耳光破空而响。

  简叶晴气得浑身发抖,她的掌心火辣辣的疼。

  慕容恪双目圆睁,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火力全开,像只炸了毛的小狮子一样的简叶晴。

  “慕容恪!说我可以,不准你这样说素素!”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