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赵嫒嫒柔弱地看着宁远修,她的眼神里透露出一丝隐忍,故意流淌出来的情绪渲染了整个车厢。

  宁远修修长的手指搭在皮质扶手上,他从后视镜里清晰的望见简叶晴慢他一步,与素素走出咖啡厅。

  简叶晴心有余悸步履匆匆,拿起草帽盖住头顶,压住自己一头长长的黑发。

  慕容恪的车横在两人面前,挡住了简叶晴的步子。

  简叶晴撩动长发,却把帽檐压的更低,只有柔软发丝随风而动,让人看不清她的面容。

  素素挽着简叶晴的手,紧了紧。

  一股怒气还在胸口,她抬脚就要踹车门,锃亮的油漆反射出优美倩影,弯弯绕绕更添上了几分风情。

  简叶晴及时拉住素素,素素的脚踹在空气中,身体不受控制往前踉跄了一下,正好看见漆黑的车窗缓缓降下。

  车内雍容华贵的男人单手搭在方向盘上,微侧脸庞,朝简叶晴抬了抬下巴,“上车。”

  “我们不上车,慕容先生早点回去吧。”素素怕简叶晴心情难过,无法给出准确回应,便替简叶晴做出了回答。

  “你自己说。”慕容恪却毫不动容,他眸光深邃盯着简叶晴。

  简叶晴摇了摇头,给出同样的答案,“我自己回去。”

  她说话的时候,没看慕容恪的眼睛,微垂下眼眸,只能看到她长而密的睫毛扇动。

  浓浓密密,向上微微翘起,弯起的弧度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触摸,拢在掌心里,呵护逗弄,或者一根根折断羽翼。

  慕容恪眸中浮现出危险的光,他挑起一边唇角,邪气十足解开安全带,探身,伸手就将简叶晴半个身子从车窗捞进车内。

  简叶晴脚下不稳,整个人往车里栽去,她惊呼出声。

  “你干什么?!慕容恪,你放开!!”

  慕容恪怎么会放过这种机会,他捏着简叶晴的下巴。

  简叶晴尝了咖啡,那张嘴唇饱满而红润,不是化妆品润出来的气色,是被滚热的咖啡给烫红的颜色。

  天然中带着诱惑,鲜艳的花瓣微颤抖,似乎在邀请人品尝那份香甜。

  慕容恪的呼吸近在咫尺,简叶晴一把推开这个男人,呼吸急促地后退几步,却撞上了一个滚热的胸膛。

  宁远修咬牙切齿从车上下去的时候,没注意直接甩开了赵嫒嫒扯着他衣服下摆的手。

  赵嫒嫒那一瞬目光怨毒,她的脚并无大碍,见宁远修下车,她装作脚上生疼,磕磕绊绊就要摔倒。

  “你要去哪里?”

  宁远修充耳不闻,直到赵嫒嫒的身影在他面前晃着堪堪往下倒去,才把人重新塞回车里。

  “在车上呆着,不要下来。”似乎察觉到自己语气过于生硬,他耐着性子抿了抿唇,放缓声音,“听话。”

  赵嫒嫒伸手勾着宁远修的掌心,挽留他。

  宁远修抽回手,疾步上前,用力扣住简叶晴,把人拉进自己怀里。

  从他的角度,简叶晴这个女人毫不知耻,人来人往的街头就与别的男人伤风败俗。

  他目眦欲裂,捏着简叶晴的双颊,把她那张精致的面容都捏的变形,大拇指用力摩挲她嫣红的唇瓣。

  恶狠狠地问,“被人吻过了?”

  “就这么饥渴?”

  “看来我平时没能满足你?”阴恻恻,寒风过境。

  简叶晴双目赤红,拧手要把宁远修的手掰开。

  可男人与女人天生力量悬殊,她的指尖都掰的泛红,也没能把自己的脸从宁远修手中解救出来。

  宁远修饶有兴趣瞧着简叶晴挣扎,如同困兽,被猛兽死死咬住喉咙,再怎么挣扎,也只是徒劳。

  简叶晴眼角发红,她奋力拍打宁远修的胳膊,在上面落下掌印。

  素素没敢碰宁远修,只能抱着简叶晴的腰把人往后扯。

  宁远修究竟想要干什么?

  看不清的何止素素,简叶晴也想不通这个男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逗弄她,看她眼睛泛红,就那么有趣?

  用话语羞辱她,让她难堪,就这么好看?

  如果说,过去的五年,她能感受到宁远修的疏远,觉得这个男人远山一般,矗立在那,有着狠厉的手段。

  但这些却不会用在她身上,哪怕是在床上,有点儿小情趣,也绝对没有真的伤害到她。

  埋藏在记忆中的五年,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所有的青春,说忘,不过是自欺欺人。

  可现在,这个男人阻拦在她面前,不让她拥抱未来,那么一点点的希望都不留给她。

  简叶晴苦笑着闭上眼睛,细长的眉眼,精致得不像话,明明没有用画笔勾勒,那生动就已经自眉间蔓延出来。

  宁远修看得愣了神,直到手腕被慕容恪死死扣住。

  慕容恪是用了狠劲的,他欺上,硬生生分开“难舍难分”的两人。

  “忘了怎么踢人了?怎么不对着他来那么一下?”他的语气泛酸。

  “是舍不得这位金主?都说了,我可以给你个机会让你重新爬上我的床。”

  简叶晴不敢置信瞪着眼,她伸手就去捂慕容恪的唇。

  他在说什么?被宁远修听到,他讨不了好。

  宁远修扯过慕容恪衣领,一把将人掼在车门上。

  “砰--”

  车门发出剧烈撞击声。

  “有人打架了!!”街上行人一时间乱了套。

  简叶晴头疼地把草帽压低,希望自己这张脸不要再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

  余光瞥见素素头顶上的草帽,她道了声抱歉,就把草帽盖在了宁远修的头上。

  “你还想今天的事情也被爷爷知道吗?”

  宁远修自然是不想再惹到老爷子,他深深看了简叶晴一眼,慕容恪在一边冷笑,“护着他有用吗?谁不知道他是宁远修。”

  “是,谁不知道我是宁远修的妻子。”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