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透过昏暗的车窗,柏油马路两旁栽种的绿化带飞速后退,像那些记忆,在渐渐复苏,飞速倒退。

  简叶晴握着安全带,没看窗外,她的眼睛紧紧闭着。

  “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宁远修不咸不淡地开口。

  这个女人,又不是赴刑场,吊着那双眼一下都不肯看他,还上什么他的车?!

  简叶晴手指在安全带上滑动,她闻言睁开眼,垂着盯着自己的手指。

  “如果不是爷爷,我也没资格再坐宁总的车,不是?”

  宁远修很讨厌简叶晴用这种双方无关的语气说话,他不耐地拍了一下方向盘,刺耳的喇叭声突兀在还算安静的夜中响起。

  “宁总不满意,就放我下车,我可以自己开车去。”简叶晴像是充耳不闻,她只是微微蹙起眉头。

  向下撇着的嘴角昭示她的心情有多糟糕。

  简叶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受刺耳车鸣的影响。

  她要沉住气,不能被宁远修牵着情绪走。

  她要用最好的状态去见爷爷。

  宁远修打开车载音乐,流淌出一首金曲。

  这张金曲唱片还是简叶晴挑选的,里面恰巧收录的都是宁远修喜欢的歌。

  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从哪里搜集到的信息。

  他并没有跟这个女人提过自己喜欢的歌,她是跟谁打听来的?

  宁远修目光微迟,扫过音响,随着歌声轻轻哼起。

  男人优雅低沉的声音宛如最动听的大提琴,轻轻拉动琴弦,随着吟唱的歌者,慢慢流淌。

  车内气氛陡然好转,竟然生出了几分温馨的味道。

  简叶晴又眯上眼睛,减轻了自己的防备心,哪怕在车上,这么一小会儿,能不跟这个男人争锋相对,也很好。

  “喜欢这首歌吗?”宁远修瞥眼简叶晴,微张唇。

  简叶晴半睡半醒,惫懒地打了个哈欠,她伸手遮着唇,点点头,“喜欢。”

  “品味还行,不枉在宁家熏陶这么些年。”宁远修一说话,简叶晴就头疼的揉起太阳穴。

  宁远修说话怎么就不能中听点?

  像以前一样相处不好吗?非要这么不对付。

  谁都不会好受。

  简叶晴冒出这么一个念头,难道这个男人正是以此为乐?

  她狐疑着望向宁远修。

  男人英俊的侧脸彰显高贵矜持,这才是被宁家熏陶出来的气质,跟她这种中途插一脚的,不是一个层面。

  简叶晴无奈摇摇头,美眸看向窗外。

  万家灯火通明,却不知道哪一家才是属于她的。

  简叶晴按下车窗,让外面的风透进来,一点点吹散她的愁绪。

  想起那个爷爷,她眉眼松软下来,唇角冷硬的线条也放松起来,向上勾着。

  整个人柔和像一团光晕,那套米色及膝长裙给她增加了几分亮度。

  到了宁宅,简叶晴毫不犹豫的下车。

  宁远修眸光深邃盯着简叶晴的身影,把车钥匙丢开,快步上前,甩开简叶晴一大段。

  简叶晴看起来走得轻松,实际上,她的双脚就像牢牢固定在地上一样,抬脚都困难。

  爷爷对她是真的很不错,如果说这五年,在宁家,她最舍不得的,留下的最美好的回忆,应该都是属于宁爷爷的。

  简叶晴遥望着宁家大门,巍然屹立,像一座幽静的大山。

  刺目的灯光打在她身上,把她整个人照得闪闪发光,白天的疲惫也被一扫而空,那些晦暗的,全都去除,展露出来的只有琉璃白。

  简叶晴的眼眸轻微抖动了一下,上下眼睑微微磕了一下,转而瞪大,她脚步顿住,吃惊地望着站在宁老爷子身边赵嫒嫒。

  赵嫒嫒勾着温柔的笑,贤惠地给宁老爷子揉捏肩膀。

  宁老爷子似乎并不买账,脸上没有适用,却没有制止赵嫒嫒的动作。

  她为什么会站在爷爷身边?

  宁远修长腿迈到宁老爷子身边,把手搭在赵嫒嫒手背上,温柔地眉目都给了她。

  有人开始小声议论,不用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是不是老爷子不给她撑腰了?”

  “她除了老爷子,也没有别人给她说话了,现在看,老爷子也要放弃她了。”

  “你小声点,别被她听见了。”

  “听见就听见,她现在已经没了这座大山,能厉害到哪里去?”

  简叶晴不是任人拿捏的性子,她当即走到议论的几人面前,平日里,她对这些人也不错,从来都没有拿上位者的气势去压他们,没有哪里对不起他们。

  可现在呢,人人都能说她,这些跟她并不是利益共同体的人,在说风凉话。

  简叶晴嗤笑起来,她扫过其余几人,目光冷得能杀人。

  被她正面对上,几人战战兢兢,总算不敢再乱说话。

  纷纷想起自己职责所在,溜之大吉。

  “简丫头你过来。”宁老爷子声音沉重又缓慢,像上了年头的老钟,撞击发出的声音。

  简叶晴硬着头皮,目不斜视,仍旧用自己最大的信任对待宁老爷子。

  宁老爷子拄着拐杖,点点楼上,让简叶晴跟上。

  简叶晴从赵嫒嫒手里接过宁老爷子,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宁老爷子对待赵嫒嫒跟她的态度截然不同。

  他塌下一边肩膀,厉声对着赵嫒嫒,“下去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