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你说什么?!”

简熙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奋力挣脱他的禁锢。

韩煜城也猜到她的想法,并未再用力控制她,她赤着脚,疯狂的往隔壁病房跑去。

韩煜城一手捂在胸口,在病房中站了半晌,听见隔壁病房内传来简熙满是痛苦的“妈”时,另一手渐渐将拳头握紧,脸上终究显出几分痛苦来。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确实没料到,简信会跳楼自杀。

他的视线落在地面上,简熙的手掌受伤严重,血液顺着她走过的路线滴了一路。

韩煜城迈步走出了病房,看见血迹一路顺着简熙走过的路到了隔壁病房内,他招手叫了护士过去给简熙处理,最终捂着腹部伤口,转身往相反方向而去。

简熙满脸崩溃的看着妈妈闻知秋,闻知秋却是满脸痴傻的坐着,手中抱着医院的枕头,似乎是想到从前的日子,对着怀中的枕头傻笑着道:“熙熙乖,爸爸马上就下班回家啦,你不哭不哭。”

简熙咚的一下在闻知秋跟前跪了下来,抱着她的腿仰头看着她,嚎啕大哭道:“妈,你别这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不该招惹他……”

闻知秋却是如看着陌生人一般看着她,瑟缩着身子,一副被她吓到的样子。

简熙心痛到无以复加,浑身无力的跌坐在地上,除了“对不起”和满心的懊悔,再无其他可言说。

然而,她也想就这样疯了,却终究是做不到。还得一面照顾母亲,一面安排处理简信身后事。

简熙将自己名下所有资产变卖,也没能救回父母耗尽一生心血的简氏。

简氏破产,简信身死,但是因平日与人为善,火化这日,来悼念的人却是不少。

闻知秋虽然神志不清,简熙还是带着她来送爸爸最后一程,只是她看见躺在棺材里的简信,却是着急又懵懂问道:“老公……你怎么睡在棺材里……你快起来,这不吉利的。”

她一句话惹的简熙泪崩,看她扒拉在棺材边要伸手去拉简信,简熙只好让看护将她先带到一边去,回头看着躺在棺材内已经闭上双目,看似满面安详的父亲,听着众人安慰的“节哀顺变”,她简直想就这样随父亲去了。

是她犯了错,不该妄想不属于自己的人,要报复也应该报复在她身上,可为什么……为什么受伤的是她的亲人!

简熙正满面痛苦的凝视着父亲,想要在火化前多看他几眼,却突然听见身后人群一阵糟乱。

她扭头看去,竟见韩煜城着一身黑衣走了过来,身旁还跟着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职业套装的女人,那模样……居然与去世的苏明蕊有六七分相似。

简熙早就见过韩煜城的这个助理苏晴,因和苏明蕊长的极像,所以很得韩煜城赏识。

简熙却没想到,他居然会将这个女人带来自己父亲的葬礼,分明是故意来气她羞辱她!这是想告诉她,他终于为苏明蕊报仇了么?!

“啪!”简熙再也无法压制胸腔的怒意,韩煜城刚一站定,她就猛的冲了过去,抬手照着他棱角分明的脸便是一耳光。

只是因下意识用的是那受伤的手,顿时伤口裂开,鲜血又顺着包扎好的纱布透了出来,疼的她微微颤抖。

韩煜城受了她一耳光,却并未动怒,只是目光冷冷的看向她:“作为简家的女婿,我来送岳父一程。”

“你这个害死我爸的刽子手,你也配?”简熙目光冷漠的看着他,见苏晴看见韩煜城被打正欲开口,她率先道:“赶紧带着你这个冒牌货滚,别脏了我爸的葬礼!”

“你别太过分!韩总来,是你们的荣幸!”苏晴被骂冒牌货,脸上满是恼色,看着韩煜城的脸一阵心疼,下意识想要伸手去摸,却被韩煜城一个冷冷的目光止住,转而对着简熙怒道。

“你算什么东西?再不走,我连你也打!”简熙满脸狠辣的看向苏晴,一副随时要豁出去拼命的模样。

苏晴在她的目光中顿时退缩了几分,扭头看向韩煜城,似是十分委屈。

韩煜城却并未看她,只是目光灼灼的看着简熙,简熙冷笑着迎视着他的目光:“怎么?不爱听?又想替你的小情人讨公道?韩煜城,我简熙自问没有半点对不起你,你却逼死我爸,我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