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简熙的心像是被人用锤子狠狠砸了一闷锤,痛的发不出声。

她错愕的瞪大着眼睛,张了张嘴,却是吐不出只言片语,他们不是能互相安慰取暖的关系,他也不需要她的安慰。

她在距离韩煜城最远的位置坐下,男人并没有看她,只是靠在椅背上愣愣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简熙知道,韩煜城爸妈从来忙于事业,他自小被韩愈带在身边教养,最亲的人就是韩愈。如果韩愈出事,简熙不敢想象韩煜城会有多痛苦。

两人等了好几个小时,手术室的灯才熄灭,简熙紧张的下意识站了起来,手术室的门一开,赶紧迎了上去:“医生,请问怎么样了?”

韩煜城动作有些迟缓的起身站在了她的身后,亦是目光灼灼的看着医生。

医生一边摘口罩一边看向她和韩煜城,因手术太久,累的脸色有些发白的摇头:“很抱歉,老爷子没能救回来,已经去世了。”

“怎么会这样……”简熙不敢相信等来的真是噩耗,愣愣的看着那医生,正好手术室的门大开,老人被盖着白布推了出来。

简熙浑身发抖,满目的泪糊的她几乎看不清,她抬手抹了一把泪,却见韩煜城上前揭开了白布。

得到了最终结果,他看起来反而不那么慌张了。

只是他表情看起来很是镇定,然而手却是不受控制的在不停的发抖。

医生护士也不敢催,他就这么捏着那白布,静静的盯着韩愈仿佛睡着后的安详表情,仿佛多看一秒,老人就会睁开双眸,依旧用满是慈爱又带着几分严厉的眸光看向他。

简熙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转头一手用力捂着嘴,有些崩溃的大哭了起来。

韩煜城看了许久,才缓缓将白布放了下来。

白布刚落下,保镖急促的脚步声就传了过来,直接冲到韩煜城的跟前道:“韩先生,肇事司机已经抓到了。”

他看着韩煜城,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韩煜城眼神冰冷的扫了他一眼,他随即道:“他看起来喝了很多酒,浑身都是酒气,给人感觉像是酒驾导致的交通事故。但是这个时间点还没到饭点,宿醉又应该早过了时间,我怀疑……他不是意外酒驾,而是喝酒壮胆,这起事故可能是有预谋的。”

听完保镖的话,韩煜城整个人周身的气势更加可怕了几分,他唇角缓缓勾起,露出一抹极为可怕的笑容:“把人带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