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终于走到一处街口后孙霜停了下来。他叉腰喘着气看着孔遥,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但是只要一想到孔遥的身份,那句已在嘴边的三个字憋下去一寸,但转念又想到那些女人的神情,那三个字便冒到了嘴边。

  就在孙霜表演着乌蝇哥止言又欲,欲言又止的无限循环时,孔遥先他一步开了口:“我还以为那个动作是要比试比试的意思。”

  孙霜瞪大了眼睛说道:“你继承了这个身体的所有记忆吧,连握手都不知道?”

  好一个孔遥,本以为失去记忆了会安分点,结果居然用失忆大法来糊弄自己。

  孔遥仔细地回忆了一下杨野的回忆,突然发现,虽然从来没有人和这个少年握过手,但是现在仔细回想下好像是看见有人这么做过的,之前以为是无所谓的小事就压根没注意。

  想起咖啡厅的事情,孔遥只觉得要解释实在是很麻烦的事情,只好按照记忆中杨野解决尴尬的办法,勉强地笑了笑。

  之前的杨野确实是标准的别人给他一巴掌还会忍痛赔笑的那种。然而孔遥何等傲骨,即便笑了,也完全模仿不出赔笑的感觉,旁人看来只是不屑和无趣的一笑。

  孙霜这次张大了口,配上眼睛组成了真正的目瞪口呆。

  眼前这个人表情毫无疑问是被揭穿后懒得解释,就露出居然被你揭穿了的蔑笑,若是没有失去记忆,该是何等无耻之辈。念及干老走前的苦口婆心,孙霜只好决定再忍这个人一块钱的分量。

  待孙霜默念冰心诀理顺了心气之后他在自己手心中凭空画出繁复的阵法,纹路首末相连之时那些黑线便缩成一团,变成一个小巧的黑人儿。

  他把那凡人根本看不见的鬼小黑递到孔遥面前:“好吧,就当你不知道吧,这是鬼小黑,会跟在你身边,有什么不懂的事情只需要传音给他就行了。”

  孔遥眉梢一挑,无视鬼小黑的挣扎和叫声将他握在手中端详起来。

  孙霜此刻依旧认为孔遥是扮猪吃老虎的主儿,但是这人居然做戏做全套,还在假装什么都不懂。遂对孔遥翻了个白眼。

  鬼小黑见孔遥完全没有放下他的迹象就咬了孔遥虎口。孔遥皱了皱眉头,松开手任由鬼小黑气嘟嘟地抱着双手飞在他身边。

  孙霜见孔遥终于把目光投向了他便开始教导新人的第一步:“你从这时候开始就正式成为现世鬼差。街对面那个穿棕色衣服的小子就是今晚你的新人任务,生死薄的安排是,他会和身边的女孩上车,不久后被一辆货车冲撞而死,咱们就负责收这类不愿下冥府的魂。你现在就过去,跟着,等他一死我再跟你说后续的工作。”

  传音完这些,孙霜便假装不认识孔遥拿出手机开始装作玩起手机。

  这时刚好行人灯变绿,孔遥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了就走了过去,他看着对面街道正在拉拉扯扯的两人,突然发现居然都是自己的高中同学。

  男的叫夏一楼,嘴里正说着既然今晚在这洗脚城遇到你,你就别当婊子又立牌坊了。

  夏一楼因为家族主要势力不在这个城市,在杨野的记忆里面是属于二流的纨绔,但无论是谁都能够欺压杨野就是了。

  而夏一楼旁边,边哭便叫救命的女孩叫做何雨夏,是为数不多关心过杨野的人,在杨野骚包内心中的诸多暗恋对象中排在很高的位置。

  那时候何雨夏因为家里穷,长期都是穿着校服。然而那臃肿的校服却完全不能掩盖她的曼妙身材。私底下男生们都叫她小仙女。

  现在她穿着性感的裙子,将柔滑的小腿和洁白的肩背都露了出来。虽然裙子的艳俗与她出尘的气质有些冲突,却也算得上是寻常男子眼中的绝色之姿了。

  习惯性地回忆完这些后,孔遥突然发现这都毫无意义,因为今晚,自己是来执行鬼差任务的,任务目标,就是正在争执的那两人。

  于是孔遥挤过一圈看热闹的人走到了夏一楼身边。但是走到他身边后孔遥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于此同时,鬼小黑和孙霜同时捂住了额头,居然忘记提醒孔遥要混到人群中灵魂化然后再跟上目标。孙霜一脸苦逼的想着,分明之前是多么有心机的一个男人,怎么就这么耿直的走过去了呢。难道是还在为难自己?

  孙霜和鬼小黑正准备传音让孔遥趁对方没有注意到他赶紧离开那里,然而他们却没有想到那两人都认识杨野这个人。

  所以提醒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夏一楼正坏笑着享受何雨夏的挣扎,却发现有个人居然站到了自己身边,抬头一看可把夏一楼乐坏了,眼前这人不是见了自己就吓得开始乱跑的野孙子吗?

  真是凑一块儿了,正愁高考完之后就没这么可乐的软蛋给欺负,这小子就送上门了,记得杨野高中好像是有过暗恋何雨夏的传言,那就把他给带上,增加点趣味性。

  想到这里,夏一楼单手拉住了何雨夏,高喝一声:“野孙子!哟,你这身行头不错,今晚爷带你去乐乐怎么样。”

  说完之后夏一楼挑衅般地低笑起来,望着孔遥的眼睛,希望从那双懦弱的眸子里面看出些痛苦来,这样待会儿带走这两人玩花样就更刺激了。

  然而孔遥这时候正在和孙霜传音讨论下一步该怎么做,完全无视了眼前恶形恶状的夏一楼。

  夏一楼看见平日里面点头哈腰跟狗一样的杨野居然如此无视自己,怒火中烧,便恶狠狠地踏前一步用另一只手拍向孔遥的脑袋。

  孔遥尽管是凡人身躯,但毕竟还是一个鬼差,夏一楼这动作在他眼中还是太慢太无力。

  孔遥一个退步便躲开了夏一楼的招呼。

  夏一楼本就已经喝了些酒,此刻打到空处,一个狗吃屎摔到地上,惹得围观的人哄笑起来。

  何雨夏也借此挣脱开来,这才发现来的人是那个始终畏首畏尾的杨野,不过今天的他看起来似乎有些不一样。

  如果是不认识的人来解围,何雨夏便跑开了,可是她放心不下杨野,那个男孩子以往就是因为家世和性格原因一直被人欺辱。今晚害得夏一楼吃了这么大的亏,恐怕明早被发现死了也没人去帮他喊冤。

  何雨夏连忙大喊让孔遥快跑,见孔遥没有反应。她便冲过来拉着孔遥的手想拖走他,可是孔遥还是纹丝不动,根本不像以往,只要有人推他一下,便连连退让。

  夏一楼气的肺都要炸掉,不顾喝止周围人的哄笑,便大喊起来:“妈的张三儿你还要看戏?”

  被他称作张三儿的贴身保镖也反应过来,冲过来将何雨夏拉回,然后伸手便抓住了孔遥的肩膀。

  何雨夏挣扎了下后便完全放弃了,张三拉住她的那只手简直就像是铁钳,就连骨头也被握得生疼,她眼中露出了绝望,杨野是高中出了名的弱,要靠他挣脱眼前这个高壮的男子几乎不可能。

  她眼中的绝望再次浓郁起来,要是被夏一楼带回去,她倒是不会危及生命,但是杨野刚才让夏一楼在众人眼前丢了这么大的一个脸,以夏家的势力,恐怕杨野会惨到渣都不剩。

  这个白痴,怎么逞英雄的时候就像个呆子呢,这可是会丧命的啊。

  孔遥这时候正听着孙霜的连连传音,没空搭理这个人。他问道:“这两人和杨野纠缠很深,接下来要怎么做。”

  孙霜生无可恋的看着原本会撞死夏一楼的货车一个急刹停在了马路中央,那个打盹的货车司机在这时候清醒了过来。也就是说,孔遥的出现彻底打乱了生死薄的安排。

  孙霜一边心疼着自己的业绩,一边语气颇为不耐烦的跟孔遥传音道:“你现在想办法给目标道歉装孙子,反正不管用什么办法立刻从那里抽身,我会找白组的鬼差过来再安排一起事故,收魂可以晚几分钟,但是不能晚一个时辰,这是规矩,明白吗。”

  “这女孩有做错什么吗?”孔遥莫名地反问孙霜。

  孙霜愣了一下,然后皱起眉头认真地说:“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人各有命,她会被撞残,但不会致死,这就叫做命运。你按照我说的办法去做就好了。”

  孔遥接到这一消息后不再传音,他转头看向了骂骂咧咧的夏一楼。

  夏一楼爬了起来,勾着头看着两人:“呵呵,本来还想着让野孙子你也过过瘾,跟爷我消受消受下,看样子你是不识抬举,不想活了就去填水泥柱吧。还有你这婊子,居然敢跑”,说罢夏一楼便一耳光抽向何雨夏。

  即便是杨野那知识贫瘠的回忆,也让孔遥大概明白了今晚发生的事情。不就是霸王硬上弓和顺手踩踩狗让他舔鞋面的戏码吗?还有那所谓的命运,莫名的反感袭上心头。

  孔遥突然冷笑着极快地给孙霜传了一句:“我有个更好的办法。”

  说罢,孔遥便一记摆拳击出,洪荒猛兽般的气势四散开来,张三首当其冲地感受到了那股杀气,竟让经历无数生死的他恐惧无比,下意识地松开了握住孔遥的手。

  此拳迅猛如电,在夏一楼的耳光没到之际便已轰到。

  夏一楼只来得看见孔遥脸上亮着一双慑人的竖瞳,他的脸便在那瞬间被一拳击中,从拳头那里开始,夏一楼整张脸都扭曲变形,牙齿夹杂着鲜血喷到空中。

  上一刻他还是凶神恶煞要决定他人生死与贞洁的恶少,此刻他就这样穿着光鲜华贵的衣服,死狗一般地被拍到地面。被他视为尘土的小角色打落尘土。

  围观的人停止了哄笑和七嘴八舌,尽皆噤若寒蝉。

  马路对面,一个穿着黑衬衣的男子惨叫着把手机摔得粉碎。

  孔遥,你tm一定是故意的!!!!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