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张三儿满头冷汗,他先是低头看看夏一楼,确定他没有浑身抽搐的濒死反应后再看向了孔遥。看刚才的一拳以及那一刹那爆发出来的杀气,对方毫无疑问是高他几层楼这么高的高手。

  而且对方那股气势如果全力而为,夏一楼这种被酒色掏空身体的二世祖毫无活命的机会,即便是他都没有把握挡下那一拳。

  要知道,夏家家主敢把夏家独苗交给他,就是因为他在武术界和黑拳界都过闯荡多年,即便是他都觉得要把眼前的男子留下的话几乎不可能,只能先把公子送去医院,再让夏家介入。

  “请阁下划道,留名吧。”张三儿面色铁青。

  孔遥完全没把对方当回事儿,淡淡地回应道:“孔遥。”至于张三儿说的划道是什么意思他不懂,也压根不想问鬼小黑。

  听见孔遥面色不改的报出这两个字,何雨夏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但还是一句话也没说。

  这个名字他从来都没有听过,而地下世界有头有脸的那几个孔家势力范围都不该在这儿。

  于是张三儿强忍着怒气扶起夏一楼,对方只留姓名的实在太过嚣张,就连划道指路的台阶都不肯让步,那即便他身后有什么势力,夏家也不会善罢甘休了。

  于是张三也不再多费口舌,将夏一楼抱上车,只要等公子醒过来,那个孔遥还能从夏家的手中跑了不成。

  这一出闹剧结束,看热闹的人都走了,特别孔遥那副杀神模样,更是让人想要避开他。

  孔遥看向马路对面,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孙霜已经走了,他传音过去问道:“你在哪儿呢。”

  “你管我在哪儿,我说你孔遥,你是故意的是吧。”孙霜明显已经完全炸毛。

  “大概规矩我还是懂一点,那个夏一楼我没打死,你再安排个车祸什么的还不是一样。”孔遥撇了撇嘴,觉得孙霜这个人还是不错,不想让他再气得跳脚。不然就算是用凡人的肉体,他也能把夏一楼打得脑浆爆裂。

  “一样!鬼差在这么多凡人面前主动出手把凡人揍个半死,最后还得想办法搞死他。你知道要写多少文案,要花多少人手这事儿才过得去你知道不,而且!那女孩阳寿八十三,却很有可能因为你,卷进夏家的报复给害死,这又是一宗岔子。算了,不要再和我说话了,要逆天改命的豪杰。”孙霜刚结束了和孔遥的对话,想了想后传音给了另一个人:“邢哥,帮个忙呗,这不,我这边带新人出岔子了吗。”

  孔遥和孙霜同时长出一口气,想着鬼差真是麻烦。

  一边的何雨夏看着孔遥一言不发搁哪儿傻站着,以为他被自己的疯狂行为吓傻了。她连忙拉了拉孔遥的袖子:“杨野,经理带人出来了,咱们赶紧溜吧,夏一楼知道你住哪儿,先去我那儿躲躲。”

  孔遥想了想便应下,自己现在身份证上都已经不是杨野了,还不知道冥府会怎么处理这个身份的后续,但房子什么的还确实不知道去哪儿找,那先去何雨夏那儿呆着也好。

  于是何雨夏连忙拉着孔遥跑起来,身后的经理得知发生什么事后追了出来,却喊不住逃跑的两人,只好让手下去开车追两人。

  然而此时两人已经坐到了出租车上。

  “谢谢。”何雨夏终于暂时松了口气,本以为今天是肯定逃不了的,结果这个始终蔫蔫的杨野居然站出来给自己解围,联想到高中时期有人传过他暗恋自己的事情,何雨夏脸颊一红。

  她望向看着窗外的杨野,突然觉得这个少年气质阳刚些,其实长得挺帅的。

  孔遥注意到了何雨夏的目光转过头来,却弄得何雨夏有些不好意思。她只好赶紧找点话来讲:“刚才你说你叫孔遥?”

  “啊,以后就都叫孔遥了。”

  何雨夏听着孔遥冷冷的语气,又想到他性情大变,连名字都改了,估计是彻底和家里断绝关系了吧。于是她望向孔遥的眼神又多了些怜惜。

  接着是漫长的沉默,气氛一时间尴尬到孔遥肩上的鬼小黑都看不下去了,他传音给孔遥说:“赶紧找点话题,不要让气氛冷下来,不然今晚你就没房间住了。”

  然而孔遥开口却完全不顾气氛:“你又是怎么回事,我听夏一楼的意思,你是在那里工作?”

  鬼小黑再一次捂住了自己的额头,为什么自己居然还相信眼前这个人能够明白自己说的话。

  何雨夏垂下了眼帘:“很脏是吧,居然高中毕业就跑去那种洗脚城去了,还被自己的同班同学碰到。”

  孔遥却仔细地从头到脚地看着何雨夏,打量的目光让何雨夏耻辱地垂下了头,眼泪不住地在眼眶里打转,果然就像叔叔说的那样,既然是这种命,就得受着,不脏点就活不下去。

  孔遥这时候完成了他的观察,他严谨地根据回忆以及此刻的对比后,说出了自己的观察结果:“除了摔地上裙子沾了点灰尘,其余的都是干净的,和以前一样。”

  何雨夏以为自己完全明白了孔遥话中的深意,原来无论什么时候,都还有人这么信任着自己。她再也控制不住这些天来压抑的情感,直接抱住了孔遥伏在他的肩头大声痛哭。

  孔遥完全无法理解何雨夏的行为,不过潜意识里面却冒出身为男人用衣服让女人擦擦眼泪实在是分内之事的话语。

  在孔遥满脸疑惑的时候,出租车司机和鬼小黑同时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鬼小黑心里暗道,居然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这故作高冷的铺垫,这熟练又动人的手段,啧啧,真是恐怖如斯,凤毛麟角。

  这里就把时间留给哭泣的女孩,我们把目光投向夏一楼。

  他此刻在车中稍微恢复了些意识,但还是整个脑袋和脸都巨疼,眼睛充血完全看不清东西。可他至少还能想起,今天张三儿依旧穿的是衣服颜色是蓝色。

  此刻他的眼前却有两个人影,一个通体白色,一个通体黑色。

  他很想大声地喊张三儿,可话就是发不出来,也不是堵在喉咙里,就是怎么想用力也没有说话的感觉。

  “不用费力了,夏一楼,2016年6月26日,阳寿已尽,你的鬼门开了。”

  这就是夏一楼意识消失前最后听到的声音,他就无声无息地在汽车的后座上被孙霜收了魂魄。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