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孔遥这句话可以说是如同霹雳雷霆,瞬间摧毁了鬼小黑和何雨夏的大脑回路。

  在何雨夏面色大变准备拿起抱枕护住自己的时候,鬼小黑连忙给孔遥传音:“大哥,说租住,你要交租金那种,别说同居。”

  孔遥见何雨夏这个模样也明白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改口:“哦,说错了,是租住一下。我伯伯不是给了我一笔钱吗,我给你租金住你这儿。”

  何雨夏这才放松一些,刚才她脑子里面已经蹦出才脱虎口又入狼窟的想法。听完孔遥的解释后,她把抱枕抱在怀里想了一会儿,又自行领会了孔遥的深意。

  原来是怕自己短时间没办法还债就想着用这种办法给自己钱应急吗,真是的,找个更靠谱点的理由不行吗。少女娇羞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唇,同租什么的还是太暧昧了。不过转念一想,她也没有什么其余的东西能够让孔遥给她钱。这也是唯一一个不伤她自尊的办法了。

  想通之后她垂着头目光躲闪地说道:“还债的事情我会找工作去还的,这屋子也租不出去的,你要是没找到房子之前可以暂时住这儿。”

  孔遥没有接过话题,直接了当地问道:“你现在欠那些人多少钱?”他是刚想到这一点,既然要帮何雨夏解决夏家的麻烦,钱的问题也一并解决就是了。而何雨夏却是认为他早有打算。

  于是何雨夏认真的回答了孔遥:“催着要还的有八万五的样子,其余的还有三万多。”

  “恩,我问下我伯伯吧。”孔遥点了点头。

  何雨夏以为自己已经完全明白了孔遥的心意,便不再矫情,安静地等他问一下,实在不行的话就找份工作还就是了。

  孔遥这边询问了鬼小黑自己伯伯是谁,鬼小黑哭笑不得地回答道:“就算是安排身份也是要点时间,你那个伯伯的人选估计还没定下来,毕竟无法预知你现世是被安排的什么身份。钱你就问孙霜要吧,在凡人面前记得用电话联系。”

  鬼小黑已经觉得自己解释得足够清楚,可孔遥前世记忆被抹去,这辈子的记忆又是个衰仔的,到人世间也不过才几个小时,还没来得及好好消化那些记忆,哪是一般人的思想回路。所以他理解成了现在孙霜会被安排成他伯伯。

  孔遥便摸出手机,按照杨野的记忆摸索着用起智能手机手机起来。那笨拙又严肃的模样却让何雨夏噗嗤一笑。

  C市的一处大排档里,孙霜正和邢止浩在喝着啤酒吹牛,结果手机却响了起来。孙霜一边说着幸好自己立马把手机修好了,不然这大晚上错过公务可是大事。

  但这明显不是公务,他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孔遥两字,心中无名之火又冒起,遂饮了一大口啤酒准备压压怒火。然而他很快就后悔了。

  因为孔遥开口便是:“伯伯,你那儿拿个十几万过来呗。”

  噗!孙霜直接喷出了口中的啤酒,这一口啤酒的量之大,居然大到将坐在孙霜对面邢止浩叼着的烟头直接浇灭。

  孙霜连忙赔笑道歉,邢止浩满脸发黑,就差将我要弄死你五个字写着脸上了。孙霜暗道我也是见过大世面的鬼差,居然又着了你孔遥的道,这厮完全不按套路出牌,风格千变万化,这次直接臭不要脸的要装二世祖?

  听不见回声,孔遥追问道:“孙霜,我这边要个十几万,你明天帮我拿过来行不?”

  这边邢止浩已经丢下哥今天兴致全无的话离开了桌子,孙霜嘴里发苦,听到孔遥这边居然都不想继续装下去,直呼其名了,孙霜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大声地吼了回去:“有!你是我外甥是吧!我tm明天就过来弄死你,你给我等着!”

  然后孙霜看见大排档里面几乎所有人都望向了他,喷啤酒只能博来一半注目,可是喷完人直接在电话里面和自己外甥骂起来就不是常人能做出来的了。看他这么年轻,外甥估计才八九岁吧,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孙霜在众目睽睽下没了脾气,挂了电话灰溜溜地找店主结了账离开了这里。走到寂静的街道上后,孙霜突然面色狰狞张牙舞爪,如同发了神经。旋即又垂头丧气起来,他喃喃念叨着,哪有带新人带到自己这地步的鬼差。孙霜想,自己真是衰到家了。

  孔遥在确定孙霜挂断电话后,朝何雨夏说道:“恩,我伯伯答应了。”

  何雨夏捂着嘴笑了笑说:“你和你伯伯看样子很合得来,一点都没有代沟的样子,怪不得他想照顾你。”

  孔遥回忆了一下孙霜从遇见开始就一直处于崩溃状态,但还是最后答应给他拿钱过来,而且既然这时候没有再和他提起夏一楼的事情,想来刚才是赶着去处理了。他便嘴角一扬:“算是关系不错吧。”

  鬼小黑这边再次大开眼界,眼前的男人真是能曲能直,之前刚和孙霜闹得这么僵,转过头就能大呼伯伯。啧啧。他默默掏出了自己的小本本,决定记录一下孔遥的言行。

  “对了,光顾着说我的事情了,你今天打了夏一楼怎么办,虽然他家是外地的,但是听说家里很有势力。”何雨夏皱起了眉头。

  孔遥看着何雨夏蹙着眉头的可爱模样,笑了笑:“明天再问一下吧。”

  “恩。”何雨夏也想通了,那个叫做孙霜的伯伯估计有些本事,有他出面的话应该赔点钱就可以了。然后她困意袭来,伸了个舒舒服服的懒腰。

  这是最近一段时间自己第一次这么轻松,这么想要睡觉吧。何雨夏站起身来说道:“我去收拾下卧室,你等会儿就睡那儿。”

  “我没看错的话,你家就一个卧室吧。”孔遥突然问道,男女之间不能随意睡在一起他还是明白的。

  何雨夏小脸一红嘟着嘴说:“想什么呢,我睡沙发,我家以前就我和妈妈,所以只有一件卧室。”

  然后她便蹦蹦跳跳地钻到卧室里面,关上了门,褪去裙子,再穿上平时习惯的宽松衣服。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却不禁笑了笑,这么多天以来还是第一次有开心的感觉。

  何雨夏又拍了拍自己的脸蛋,转身将床单被子给换上了洗过的。摸着曾经和母亲一起睡过的地方,突然又泪水滴下,如果母亲还在就好了,她一定会喜欢这样的孔遥吧。

  等她出门的时候却看见孔遥已经脱了鞋子微微蜷着身子在有些小的沙发上睡了起来,一时间房间里面只听得到风扇的声音。

  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凑近了才发现孔遥已经发出平缓的鼻息声,于是她便蹲下来捧着自己的脸想要好好看看孔遥,自己怎么高中的时候就没发现他其实这么帅呢。

  看了一会儿她才发现孔遥的右手那里有破开的伤口和干涸的血块。也是,那一拳这么用力,肯定把自己的手也打破了。结果一路上孔遥都没有跟她提起,只是不断地安慰她,自己也一直没发现。

  今晚第三次,何雨夏领会了孔遥的深意,小心脏又被温暖了一把。

  她蹑手蹑脚地回到卧室,拿出家里备着的纱布和碘酒走了出来。然后轻轻地捧起孔遥的手,为他简单消毒后缠上了纱布。

  做完这些后她微不可觉地说道:“谢谢。”

  听到卧室关门的声音响起,孔遥抬起右手看了看。

  “还不错。”他说。

  一夜无话。只有少女的千重心思。

  天亮时分,何雨夏便已醒来,她握着把手悄悄地打开门,却吃了一惊,小手交叠下意识地捂住了胸口。

  因为孔遥便站在门外。

  “你醒了,我伯伯来了,你要跟我一起下去吗?”孔遥睡了一夜头发乱糟糟的,神情却依旧还是那副淡然寻常的样子。

  何雨夏侧着身子从孔遥身边穿出来:“等我洗漱下。”

  分明只是去简单洗漱打理了一番,便是孔遥也发现何雨夏便又比昨晚美丽了许多,洁白的短t和牛仔短裤确实更加适合她的气质,再加上焕然一新的精气神。原先那个小仙女又归来了。

  “不要动。”何雨夏走到孔遥身前,把藏在背后的手拿了出来。原来是拿了把梳子。

  她踮起脚,发现自己还是不好帮孔遥打理。便又走近了一步,贴近着踮起了脚为他梳理乱糟糟的头发。

  鬼小黑看着何雨夏踮起脚时露出的纤细腰肢,那线条清秀的脖颈,以及带着微笑的动人面容。心底对孔遥的崇拜又加深许多。若是此子心怀不轨,去大行骗色之路,必定能够大展拳脚,震惊一方。

  “好了。”何雨夏伸手用手指将孔遥微翘的一缕头发压平,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你看,是不是好多了,我们下去见你伯伯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