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孙霜早已开车等在楼下。因为孔遥的拖拉不断地碎碎念。眼神颇为不善。

  但是当看到走在孔遥身前气质出尘的何雨夏后,孙霜立马收敛了自己狰狞的表情,用微笑竭力表现出自己的风范。又看到插着兜一副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的二世祖孔遥。孙霜嘴角一翘,觉得要好好占他点便宜。

  于是他连忙走上前去双手拉住了何雨夏的手说:“你好,我是孔遥的伯伯,真是麻烦你了,我外甥一定给你添了很多麻烦吧。”

  孔遥皱着眉,把右手从裤兜里拿出来隔断了孙霜的热情握手。

  “哎呀,这小子门儿清啊,这么护妹子。”孙霜心里暗暗想到。

  “你伯伯这么年轻?”何雨夏看着孔遥问道,她有些疑惑。眼前的男子看起来就是二十几岁的样子。

  孙霜知道孔遥肯定放不出个屁来,为了防止他再说出什么惊为天人的答案。便故作深沉嗓音主动解释道:“其实我已经快五十,所以在这张脸上还是花了很多钱呢。”

  何雨夏哦了一声,表示了理解。毕竟除了明星还是有很多有钱人为了保持风范会一直去想办法维持容貌。

  孙霜看着孔遥完全没想和他搭话演戏的想法,自觉无趣,不过还是再多占他点便宜好了。他便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孔遥说:“卡上有三十万,什么时候用完了再跟伯伯我说,我的小外甥哟,要对自己好点。”说完这些话,孙霜心里暗暗偷笑。

  孔遥又消化了很多何雨夏的回忆,自然知道孙霜在想什么,不过他也只有这时候能这么可悲的讨回点便宜,就随便他吧。

  如果孙霜知道孔遥这时候居然是出于可怜他的想法,恐怕就高兴不起来了。

  何雨夏看着孔遥把卡就这样收了起来也没说什么话,以为是想给她说话的机会。便双手交叠垂下恭恭敬敬地弯腰谢道:”真是谢谢您,钱我以后会打工还您的,不过,孔遥为什么不和您住一起呢?”

  闻言孙霜脸上闪出一刹那的邪笑,他正想装作恍然大悟把孔遥给带走,就感受到了孔遥的杀气。仿佛何雨夏身边站着一直漆黑的野兽。想到昨晚的事情,孙霜是真的怕了孔遥这个背景琢磨不透的鬼差,他只好圆了孔遥的谎:“我基本很少在c市,小小遥呢又不会照顾自己,所以你多帮我照看下他,钱慢慢还就行。我这边余钱足够的。”

  然后孔遥朝他点了点头,眼神中颇有些许的欣慰,仿佛在说,你小子很上道。孙霜心里又起了个疙瘩,他传音给孔遥说:“等我传音出任务,咱俩走着瞧,我倒是要看你能把这c市给翻了不成。”

  孔遥倒是完全没有把孙霜的这句话当会儿事儿,只是问道:“夏一楼的事情怎么样了?”

  提起这个话题,便是孙霜也顿时严肃了起来,他想了想措辞便答道:“找了邢哥帮忙,夏家那边暂时没问题了。不过还是注意下对方会不会下黑手。”

  这番话自然是说给何雨夏听的,然后孙霜才传音给孔遥:“昨天收掉了夏一楼,知情的人已经被白组洗脑过,不过不可能完全抹去一个人的存在,就算再难查,夏家终究会查过来,有什么异动和我联系就是。”

  闻言孔遥轻蔑的笑了笑。他自然知道孙霜不是怕他出什么岔子,是怕夏家来的人被他一通灭杀,又平添许多麻烦。至于那些凡人,孙霜都不怕,他孔遥又怎么会放在心上。

  听见孙霜这么说,何雨夏自然是认为又给对方添麻烦了,就连这个一掷千金的小伯伯都没办法自己摆平,要找他人说项。连忙同孙霜又是表示感谢,又是行礼致歉。

  孙霜乃是黑组一员,为了方便行事,现世中的身份自然不会太高,平时哪像邢止浩一样能够光芒万丈,出席任何场合都是身边美女云集。此刻被何雨夏这等美女如此尊重也是极为受用。

  于是他脸上再度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开始同何雨夏交谈起来,要不是一旁的孔遥打着呵欠对他目露凶光,便是一个小时怕都能够聊下来。

  然后孙霜尴尬地咳了咳,表示自己也是该去忙事情了,便一步一回头,连连叫着孔遥外甥,说着外甥呀,记得按时吃饭。外甥呀,记得没钱了和伯伯我说,之类的话。

  孔遥面色如常朝他敷衍地挥挥手,不想过多理会孙霜占他这点便宜的幼稚行为。

  虽然失去记忆,然而孔遥展现出的桀骜和洒脱确是沉淀到骨子里面,怎么都抹不去的本性。

  何雨夏微踮着脚,微笑着朝孙霜挥手告别,然后朝着孔遥说:“你伯伯对你真好。”

  “我也一直对他也挺好的。”孔遥冷冷说完便转身走向楼道。

  感知到孔遥这句话,孙霜以为孔遥的存了报复他的心,脚下便是一个趔趄。他强作镇定,正了正领子,拿出车钥匙打开了车门。然后急不可耐的开车离去。

  开到半途,孙霜突然干笑两声,他明白了为什么干老不愿意让自己接手他地下势力的位置。就连孔遥这种麻烦都无法从容应对。

  依他的心性,如何在鱼龙混杂的地下世界约束手下,与凡人势力周旋,与诸多修真势力掰腕子呢。

  不过,把孔遥带过去继承老爷子的势力会不会是个不错的选择。只是想了想,孙霜便摇了摇头。他孔遥再强,也不过是能够将那些地仙势力打压打压罢了。如此桀骜,怕是到时候会惹出很多乱子。

  看样子只能暂时放弃c市的地盘,只要扬州的大局还在冥府手中,茅山那些势力也翻不了天。

  如此打定主意,孙霜便定下心来,接下来顺应自然做好工作就行了。

  另一边孔遥与何雨夏走在楼道里,小丫头知道麻烦都基本解决了,越发活泛起来,说着回去带点钱出门买些菜回来做饭。

  终于走到房门前,何雨夏拿出钥匙开门,开心地问孔遥想吃些什么。

  孔遥也确实肚子饿了,正依着杨野的回忆思考吃些什么,却被一抹阴气打断了思路。

  他转头看向楼道的上方,楼道尽头坐着一个中年妇女,她正看着何雨夏,察觉到孔遥的望向她目光。中年妇女原本就一片惨白的脸上露出了诧异和疑惑的神情。

  原来昨夜感受到那一丝若有还无的阴气是这么来的,孔遥在看到那女子的脸时便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他传音给那女子道:“到天台等我。”

  感知到那一缕神念带来的话后,中年女子终于确认自己是被孔遥发觉了。她神情几变,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何雨夏打开门后发现孔遥还是没有回答她,便回望孔遥,发现他正专注地盯着楼道的上方。她也探头看向那里,然而那里空无一物。

  何雨夏好奇地问道:“看什么呢?”

  “没什么,你会做红烧肉吗?”孔遥面色不改,将头转了回来。

  何雨夏笑着点了点头,扯了扯孔遥的袖子将他带进了家门,举止间已然极为亲近孔遥。

  孔遥没有将自己看到的告诉何雨夏,毕竟她根本看不到,说出来也只是徒惹伤怀罢了。

  那个妇人孔遥认识,因为他昨夜查看了何雨夏的记忆,那人,或者说那鬼魂正是何雨夏已然故去的母亲!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