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何雨夏一进家门便换上拖鞋蹦蹦跳跳地钻进卧室拿钱。

  孔遥看着少女的动作,也不禁心里一动。鬼小黑看着孔遥露出的神情,坏笑起来。

  孔遥察觉到了鬼小黑的表情,大手一张便又把他抓到掌中,用拇指逗弄着他,脸上也带着坏笑。

  说起来,这东西虽然没帮到过自己什么忙,但手感倒是颇好。这一点是昨天孔遥便发现了的,所以那时候也一直握着鬼小黑不放。

  鬼小黑自然不知道孔遥纯粹是想揉揉他,只当是惹到孔遥了,连忙求饶:“大哥大哥,我没想什么坏事。”经过这一天的观察,鬼小黑也明白了孔遥是个惹不起的主。

  如果是按规矩办事的寻常鬼差,倒还好伺候。但只看孔遥这么肆意妄为,孙霜也拿他没办法,就大概知道了,这种又有脾气,又有背景的大佬还是惹不起。

  何雨夏这边提着淡紫色的小包出门来,就看到孔遥正满脸带笑地在那里盯着手玩大拇指。在何雨夏看来真是小孩子一样的行为,不由得捂着嘴笑出声来。

  孔遥这才松手把鬼小黑放出来。一出虎爪,鬼小黑便麻溜地飞过去伏在何雨夏的肩头。连忙紧紧张张地传音给孔遥:“小姐姐出门,我可以保护她。”

  鬼小黑做了这行这么多年,虽然灵智不足,但也算是个精灵鬼。拿定了孔遥心底有何雨夏一些位置,只要跟着她,就可以免遭孔遥蹂躏了。

  孔遥想着自己虽然定下决心要护这个被自己干扰到命途的少女平安,但也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围着她打转,便默认了鬼小黑的提议。

  “那我出门买菜了?”何雨夏看着孔遥问道,目光中带着浓浓的期许。

  孔遥昨夜完全消化了杨野和何雨夏的记忆,自然能够读懂少女的心事,此时少女多此一问不过是想要孔遥陪她出去走走。

  虽然孔遥心底没什么想做的事情,也乐意陪何雨夏出门散散步,加深下对现世的了解。然而孔遥还得去天台一程,没办法应下何雨夏的邀请。

  念及于此,孔遥举步走向何雨夏。

  何雨夏看着孔遥向她走来,脸上泛出红晕,缓缓垂下了头,却刚好目及孔遥的胸膛,看着被衬衣凸显出的肌肉线条越来越清晰。

  何雨夏不由得心猿意马起来。心底暗暗想着难道是要像那些情侣一般,临出门前还要拥抱什么的吗,真是的,就算能够感觉到你也很喜欢我,不过,你还没跟我告白呢,不过要是他真的要抱自己,自己要不要躲开呢?

  何雨夏自己都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她咬咬牙下定决心要是孔遥这么做就躲开,起码,得有个告白吧。

  然而孔遥却没有这么做,他只是走到何雨夏身前,伸出手捏住了鬼小黑的小脸蛋传音道:“别耍小心思。”

  鬼小黑立马露出了乖巧的表情,眨着大眼睛连连点头。

  何雨夏发现孔遥没有如她揣摩的那般孟浪,一时间有些尴尬,只好继续低着头小声地问道:“怎么了?”

  “没事,头发丝落到肩膀上了。”孔遥顺手拂了拂何雨夏的香肩。

  “哦。”何雨夏退后两步看着孔遥的脸说道:“那我出门了,你要是困的话再休息下嘛。”

  “也好,感觉还没睡饱。”孔遥又打了个呵欠,发现这幅凡人的身体还是太孱弱,昨天不过透支了些力气,就已经疲惫不堪。

  自己虽然忘记怎么练体,但是孙霜应该是知道的。今天碰面让他给点法子锤炼下身子。这种弱小的感觉让自己极为不自在。

  也不怪孔遥这么急切地想要把这幅身躯强化,毕竟若是翱翔过九天,如何能够安居于茅屋之中。

  何雨夏见孔遥真的就走向沙发准备躺下休息会儿,心底不由得有些失落。不过这丝情绪也只是转瞬即逝,她也不是不明事理的大小姐,清楚孔遥为她做这些事情已然不是一句仁至义尽,情深意重可以道尽的了。

  于是女孩儿鼓起精神拍了拍自己水灵灵的小脸蛋,走出门去,心里已经开始盘算起要做哪些拿手的饭菜小小地犒劳下孔遥。

  待何雨夏关上门,鬼小黑便换个舒服的姿势,用小手垫着头躺在何雨夏肩上。却突然感知到了一股澎湃如海啸般的杀气,激得他浑身一僵。

  “我滴乖乖。”鬼小黑心底暗自感慨:“这主儿也太护短了吧。”连忙爬起身来乖乖飘在何雨夏身后。

  门里假装躺下的孔遥坐了起来,皱起了眉头,自己是不是有些太过于在意这个女孩子了。虽然确实是自己扰了她的生死,然而为何会对这个凡人如此作态。

  大概是何雨夏和自己脑海里面隐约出现的那个女子身影太过相像了吧。

  孔遥只能这般想了,不过自己也得想办法解决下自己记忆的事情。

  现在,去和何雨夏的母亲谈谈吧。一个死去这么久都没被黑组收去冥府的游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几分钟后,孔遥走到了天台。何雨夏的母亲:练忱也在天台边上等着他。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呆在我女儿身边。”练忱目露凶光地盯着孔遥。这些天来她经常去到自己女儿身边看着,极为心疼一直与自己相依为命的女儿。却因为一直没能练成那个道士告知她的怨鬼之躯,无法干预现世。

  昨夜看到这个女儿的同学替她挡下了麻烦,也始终没有做什么出格之事。本来还有些放心,然而此刻他竟然能够看到鬼魂,这不由得让练忱联想到那个道士。

  如果真是那一路的人,恐怕自己就无法放心将女儿交托给他了。

  孔遥没有回答练忱的问题,反问道:“我很好奇你为何还没有被鬼差收去。”

  孔遥如此反问却让练忱认定了他的身份与那道人一般,不仅是对她,更是觊觎她女儿的魂魄。按照那道人所说,她们两母女都是难得的玄阴体,魂魄可炼化为鬼躯。

  自己已然为了女儿将魂魄交托给那道人,绝对无法忍让有人觊觎自己女儿的魂魄。

  她冷哼一声道:“若是你敢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我会让你下冥府的。”

  孔遥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我倒是才从冥府上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