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练忱再也忍受不了孔遥的态度,也完全认为了孔遥呆在自己女儿身边的意图,此刻已然怒不可遏,面目狰狞。

  她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就算是强行化为怨鬼之躯,拼得魂飞魄散也要将这个人击杀。

  只见练忱周身一震,便有浓郁无比的黑雾从巨阙穴中喷薄而出钻到口鼻中。

  人有诸多穴位,巨阙对于凡人乃是所谓死穴,却也主掌呼吸,是修炼最为关键的穴位,天地灵气乃至死气怨气便都是从巨阙而入。

  此刻练忱便是逆用功法,将怨气从巨阙穴中引出,拼尽消耗这些怨气也要暂时达到怨鬼之躯的境界。

  孔遥见练忱如此情况,虽然在他计划之中,却也微微摇头。不过既然已然从记忆中看到母女情深打动了他,又是那个女孩儿的母亲。就多费些面子和精力便是。

  一番对话下来孔遥可以说是将练忱有意地完全激怒,然而练忱却浑然不知孔遥早已在碰面之时就已经通过神念完全读取了她的记忆。

  原来早在练忱病重之时,她就被偶遇的一个道人观出玄阴之体,提前种下茅山符咒,练忱身亡之时便灵魂便被隔绝了气息牵引到道人身旁。

  那道人待练忱灵魂回复,便幻化出诸多幻境威慑她,又提出待她练成怨鬼之躯后便可以常伴女儿身旁,为她消灾解难。

  练忱只是个苦命的平凡女子,哪见过这等场面,又心系女儿,就答应了下来,任由道人在她灵魂中印下契约,每天去吸取怨气,守望女儿。

  方才孔遥刻意间误导练忱将他认作道人,在练忱看来这些道人只能驱使亡魂,但是女儿当值青春年华。那么孔遥恐怕为了所谓的玄阴体会将雨夏害死。

  才有了母亲为了女儿安危舍命一击的事情。

  孔遥淡定地看着练忱慢慢吸入怨气,浑身变得漆黑一片,她原本被病魔折磨得极为惨淡,此刻沾染了怨毒之气更是凄凉无比,正是活脱脱的怨鬼。

  练忱胸膛起伏,略微适应了一下这幅新的躯体后就向孔遥扑来。

  孔遥此刻虽然完全不知道修炼与战斗之法,然而那种骨子里面的自信让他知道自己能够轻而易举地解决这个场面。

  就好像学过游泳的人多年没有下过水,动作都已然全部淡忘,然而再跳下水时身体就自动的做出了动作。

  孔遥的自信便来自于他深刻于骨子中的本能,他身形不动,只是阖上了双眼,完全无视了完全鬼化的练忱。

  练忱此刻进入怨鬼之躯,心神被无尽的杀意包裹,根本无法考虑其他的任何事情,满心只想把眼前这个威胁到自己儿女生命的男子杀死。

  不过常人眨眼之间,练忱便掠过十几米的距离扑袭到孔遥身前,眼见她的十指就要插入孔遥胸膛之时。

  孔遥睁开了眼,然而那双眼睛开阖间已经变为一双竖瞳,金黄的眸子中似有无尽业火,又夹杂着肆虐的流金。仿佛来自洪荒时代的无上威严刹那间施放,以天台为中心瞬间席卷了半座城市。

  竖瞳与气势只存在了极为短暂的刹那,恐怕连一帧都不到。

  然而就在这六十分之一秒的时间里,隐藏在c市各处的上百个脱离凡人范畴的修行之人顿觉心脏一滞。这股威压消失后的几分钟内他们都维持着僵硬的神情,额头上冷汗满布。

  “何方神圣!”那些人心中同时出现了这一疑问。

  但练忱首当其冲,虽然孔遥已经刻意压制了对她的威压,却也不是她所能够承受的。

  她浑身怨气冰雪遇火般消融,比扑袭而来时更快的速度向后面退去。

  看着颓然倒在天台上的练忱,孔遥自然知道行善点到为止,作恶做到穷尽的道理。他轻蔑的笑笑道:“哼,留你条性命,要救你女儿,就叫你背后的道人出手吧。”

  练忱虽然心中对孔遥的杀意不减,然而此刻她不过是被对方眨眼间击败,这些时日修成的怨气也被清除得七零八落。心里明白无法直接战胜孔遥,便直接化为黑雾退去。

  孔遥双手插兜,神情冷漠地看着那团黑雾化为无形褪去。一缕神念悄然间附上了练忱的灵魂。

  之所以不一开始就直接询问练忱,就是因为孔遥在读取记忆的时候,感知到了一丝极为微弱的神念混杂在练忱灵魂契约之上。想来就是那个道人用来控制练忱的方法。

  要是事事道尽,反而可能会让那道人采取些极端手段,让练忱魂飞魄散。而且孔遥只知那道人的幻化出的面容,要费心再去把他揪出来明显不易。

  只好演一出恶戏了。孔遥想到这儿不仅摇头一笑,孙霜也没有料到他会这么快遇到这些人,而这些谨慎的想法完全是来自于杨野的记忆。那些他原本以为完全没有作用的网络小说倒是给他提供了些猜测的途径。

  “现在就是等那抹神念找到道人了。”孔遥打了个哈欠走下天台,思索着要不真的去睡一觉。

  十分钟后,原本空荡荡的天台上突然闪出十几个人影,而且每过几秒就有另一波人到来。

  不过几分钟,便是几十人站在了天台之上。他们衣着各异,有穿着手裁西装的老者,也有一身破败布衣的少年。这些人怎么看都不可能同聚在一个地方。

  然而此刻他们却是为了同一个目标——寻找那股威压的源头。然而诸人到了天台之时,却发现别说威压了,连一丝气息都感受不到。

  “赵哥,恐怕这次只能劳烦您了?”负着双手的西装老者开口问道。虽然动作仪态不失平日的镇定,然而言语间的颤抖不难听出夹着些许恐惧。

  若是老者手底下的高管知道他也有如此失态的场合,必定会大跌眼镜。要知道他可是这c市商界的传奇人物,就算与各大财团谈判,也不失镇定和气度,这是有铁索横江之称的谢锁河啊。

  而要是看到他尊称为赵哥的老者,那些高管怕是要震撼得跌倒在地。那老者不就是平时在中心广场摆个算命摊子,和一只杂毛狗相依为命的凄凉老头儿吗。

  赵之狐此时却无心回答谢锁河,他正不断掐指算着,此时的他哪儿还和凄凉挂得上边。掐指疾算间自有清风灌衣,更有九九八十一枚形态不一的算筹发着金光围绕着他临空演变诸多变化。

  而此刻的其余人的地位和实力就决定了他们明显是与两位都搭不上话的,只能在一旁等待。

  十几分钟的漫长等待和寂静后,林之狐长叹一口气,挥手间将算筹收入袖中,再擦去了额头上的汗。

  “怎么样?”谢锁河急切地问道,在这等强者莫名到来的场合,什么养气功夫都不起作用了。

  “方才我以归一诀演变到了极尽,却还是无法探知一二,要推算出些眉目的话只能等到这一次的扬州大会结束,由我那师兄出手了。”林之狐摇头道。

  此言一出,周围几十人瞬间脸色大变,赵之狐出自龙虎山的道统,对推演一道极为精通。以他先天巅峰之境都无法推算得一二,恐怕那位强者已然是金丹修士,乃至更为可怕的元婴修士。

  而且在这种时候出现,恐怕是来者不善。毕竟昨夜紧急召开的扬州大会几乎抽空了整个地下世界的强者,只留下他们这些个筑基境界左右的来暂时看守。

  扬州大会涉及到的事情都极为重要,惯例便是完全封闭,直到大会结束才能统一归来。

  要是来者真有恶意,怕是这四十个人都绑在一起,都不够别人塞牙缝的。

  “锁河,儒家那边最近可有什么消息透露。”赵之狐问道。

  谢锁河苦笑道:“我不过是外门弟子罢了,恐怕得到的消息还不如。”

  “等等。”谢锁河突然想起了什么,他连忙说道:“前天我家孙女从学宫回来提过一句,说是干老要归去了。”

  “如此一来便说得通了,c市的冥府黑组成员更换,我兄长那边也表示干老无意派人继承c市势力,所以这一届他们冥府是缺席的。”赵之狐顿时心中一定,拂着白须展颜一笑,

  谢锁河闻言开怀大笑道:“原来如此,既然是黑组轮换势力便出不了什么岔子了,冥府一向约束诸多,那孙霜又不成大器,若是干老表态不会有人接手,便是来者再强也不是大事。”

  其余的人也顿觉悬在心头的巨石落下,开始相互攀谈起来。

  更有一个年轻人敏锐地从刚才的谈话间找到了溜须拍马的机会,朝谢锁河拱手笑道:“恭喜谢前辈,得入学宫必定是龙凤之才,未来必定是一飞冲天。”

  那些没有背景的十几个散修闻言顿时知道落了他人步伐,也连忙朝谢锁河祝贺。

  谢锁河面带微笑,连连拱手回礼:“缪赞了,不过是运气罢了,学宫那边也是前日才放出消息,某家孙女入学之前必定摆下宴席,各位定要捧场。”

  赵之狐看着诸人做派只是摇摇头,谢锁河不过是井底之蛙罢了,若不是资质太差,又怎么会以百家第一门的背景,只做到这个位置,也确实只是运气好,摊上了这么个孙女,即便冥府约束再深,孙霜修为再差,也不是你这儒门外家弟子可以指手画脚的。

  更何况,干老只是表态不会让人接手c市势力,来者如此气派,怕是扬州也会迎来一场动荡吧。想到这里,赵之狐不告自去,乘着一只银光巨犬直上云霄,盘算着等在大会门前第一时间告诉兄长这个消息。

  随着赵之狐的离去,大家也逐渐没有什么话题,纷纷拱手告别,化为残影自这天台上消失。

  躺在沙发上的孔遥翻了个身:“苍蝇终于走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