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刚才是你?”

  孔遥正让这幅凡人躯体休息补充体力之时,孙霜的传音到了。

  “恩。”孔遥回复后也坐了起来,依然觉得浑身酸痛,这幅身体本就病弱,虽然冥府强行续了阳寿,然而昨夜那挣脱张三又重击夏一楼完全是他强行榨干了这幅躯体的力气。

  孔遥摸着发酸的脖颈想着以后动手还是利用鬼差服灵魂化好了。

  那边孙霜正勤勤恳恳地跑着比较麻烦的业务,结果刚处理完一个地缚灵,想着等到了入夜再把孔遥叫出来好好教教他正规流程,又感知到了孔遥所在位置爆发出异常的威压。

  感受到了孔遥的敷衍后孙霜又感受到自己的平常心饱受摧残,但还是耐下性子问道:“怎么回事?”

  “应该是遇到个茅山道士炼制的怨鬼。”孔遥没有当会事儿,只是下来后传音给鬼小黑了解到c市里面有炼制怨鬼之躯本领的一般是茅山一派。

  “茅山?”孙霜心里盘算着,茅山在c市可以说是最为凋零的一脉了,因为其修炼方法与冥府原则相悖,始终被干老打压得始终抬不起头,一向不越界,干老一走又跳出来活泛了?

  饶是孙霜性子软也顿生火气:“怨鬼被你杀了吧?也是,我还没教你收魂之法,还有,你现在还不熟悉战斗方式,中午的时候我过来找你去找那些道士算账。”

  “放了。”孔遥打着呵欠回复道。

  “啊!放了?”孙霜本以为孔遥爆出如此威压,瞬间就灭杀了怨鬼,若是逃走了还好说,放了是什么意思,什么时候他孔遥成孔大善人了?

  通过短短的相处孔遥也大致明白孙霜为什么连那种苍蝇般的角色都对他颇为不屑了,作为冥府专门解决战斗以及镇压修真势力等事务的黑组成员,修为弱点还好,但是心性又刻板又天真。

  不过也好,这样起码不会给他带来多余的麻烦,虽然浑然不惧任何麻烦,不过孔遥还是不愿意有诸多杂事缠身,孔遥嘴角一勾:“顺藤摸瓜。”

  孙霜再是愚钝也明白了孔遥的想法,同时也不禁脸皮一红,身为一个前辈,居然在这些方面还不如失去记忆后刚到人间两天的孔遥。为了掩饰只好干瘪地问道:“是鬼小黑出的办法吧。”

  “我消化了些记忆,等会儿有那人的位置了再联系。”

  对于孔遥命令般的语气又让孙霜颇为不爽,然而又无法反对,毕竟是自己想法欠缺。看来自己前辈的位置岌岌可危啊。不过孔遥确实也展现出一些和他神秘身份相符的实力。

  记忆可以被剥除,然而不是孟婆汤那种净化灵魂的方式却无法改变一个人的心智和本能。

  而且,刚才,光看威压的强度,孔遥已然不亚于人世间的元婴期修士。

  干老实力是元婴巅峰修士。在这c市地下世界中力压诸雄,便是放在整个扬州也是前列的战力。要知道元婴之后是渡劫,渡劫之上便得证神格,成就下位神。

  而孙霜如今却只是摸到了修士半步金丹的修为。要知道,这放在一流的道统中只能算是通常的内门弟子,所以别说在扬州排上号了了,连c市里面都有几位元婴期的修士可以捏虫子一样捏死他,要不是身靠冥府这座大山,怕是吃的亏更多。

  干老也是认为他到了扬州大会只是自取其辱,便让他缺席。

  看来确实如干老所说,以后只好多仰仗孔遥行事。但是一想到孔遥那张脸孙霜就牙痒痒,这才一天就让自己这么不爽,要是真把这幅凡人躯体的阳寿耗尽,还不如真如邢老哥昨晚喝酒时所说那般改名孙不霜好了。

  孔遥这边却无心考虑孙霜的想法,枕着头靠在沙发上感知着练忱那边的情况。

  此时练忱正靠在一处废楼边吸收着这里的怨气修复身上的伤势,虽然只是短短一瞬,这幅怨鬼之躯就遭受重创。

  好不容易缓过劲后练忱连忙传音给了道人:“主人,我遇到一个人,伤到了我,还想对我女儿不利,希望主人出手。”

  旋即一道冷淡的声音传到练忱脑子里,让她遍体生寒:“废物,不好好修炼反而给我惹麻烦,看来答应给你自由身是我太相信你了。”

  练忱脸上露出苦涩,连忙谦卑无比的回应道人:“求主人不要收回我的自由身,只愿能够守候女儿些许,以后必定会为主人尽心尽力。”

  她一向骨子硬,始终单身抚养大了何雨夏,直到病重后为了女儿才低三下四地去借钱。如今成了这幅模样,什么脊骨气节都抛弃了,要是连自由身都没有,没办法守候女儿与魂飞魄散又有何分别。

  “好了,你赶紧回复魂体回来我这边,我会替你出手的。不过是些小虫子罢了。”

  听见这话练忱终于松了口气,但又开始担心起女儿的安危起来,要是那男子见事情败露提前坏了自己女儿性命就什么都完了,待会儿回去便是拼着惹怒他也要开口求他提前动手。

  C市郊外的一处墓地处,有一个穿着暗黄道袍的男子盘坐正中,阖上双眼,神情阴骘。周围偶有前来上香扫墓的人却也仿佛完全没有看到他。

  此人正是练忱口中的主人:林青道人。偌大墓地中的污浊尸气正源源不断地涌向他膝上的小幡,本是墨绿的尸气到了小幡面前竟化为金黄之色。

  良久后他睁开了眼睛,在山间看向c市的雄伟建筑群。

  此番茅山派出他来,就是要占下因为干老离去而空出的c市半壁江山,只要那个老不死的干清河一走,凭他孙霜一个半步金丹怎么和自己元婴初期的修为斗。

  本来做好这项本分工作就足以让他得到门派许多资源,没想到更是在潜伏期间发现了百年罕遇的母女玄阴体,虽然练忱已经是灵魂体,功效大减,但是却也足以祭练成最上等的双修鼎炉,让少主踏入渡劫期的把握更大一些。

  若立此功,以后茅山之上又有几人敢骑在他林青头上。想到这里林青那阴骘的脸上也多了些笑意,却更显阴冷之气。

  不过现在还得先踏平一些小坎坷。

  刚才那个资料上没有的人应该就是冥府新派来的黑组鬼差了。刚才他附有一丝残魂在练忱灵魂契约里。也感知到了那一瞬间的交手。

  以他的神念观察,那双眼睛大概也只是冥府赐下的法宝,只能那么一瞬间爆发出元婴初期的威势,说明对方实力也不过只是能够暂时跨入元婴。即便那并非法宝,而是他真身怀元婴境界也不足为惧。

  林青不屑地笑笑,少主出山就是要在扬州做一番事业,c市可以说是志在必得。这一次家主亲自赐上品法宝照夜幡给他就是为了万无一失。

  只需要再过两个时辰,此幡就能祭练成功,到时候便是元婴中期来了也能斗上一斗。唯一需要下些成本,用上符咒解决的也就白组头目邢止浩。

  “哎,本以为此次下山能够有些危机能够让我有破境的契机,却也是我想多了。”林青摇头感慨,眼中满是轻松,道心安定无比。

  c市中,何雨夏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她也没有买太多菜,毕竟冰箱已经卖了,夏天菜放不了多久。只是这里终归离菜市场有些远才多花了些时间。

  “回家了。”孔遥想起杨野记忆中那些描写日常生活的动画,便学着与何雨夏这么打招呼,上前想帮她接过袋子。

  然而女孩子心思细腻,从这三个字便又想到许多。特别那个家字更是让少女浮想联翩,面色微红。连忙拎着菜钻进了厨房。

  何雨夏熟练地围上粉红的围裙淘好米,待煮上饭后处理起菜来。本是极为熟悉的事情,然而母亲死后似乎就没怎么做过了。只有自己一人的家实在是提不起劲做菜。

  此刻心中却无比的幸福,仿佛做饭就是天底下极为开心的事。何雨夏咬着嘴唇,面上带笑。可能这变化就是因为孔遥吧。有些时候,人事就是很奇怪。

  不多时何雨夏便端上了热腾腾的饭菜,放在孔遥身前的桌上。

  两碟卖相极佳的素菜,一份配着白菜的排骨。虽然简单,却也正式舒心又暖胃的家常菜本色,便是孔遥嗅着也食指大动,顾不得说什么就吃起来。

  何雨夏脱去围裙极为自然地坐到了孔遥身旁。看着这个大男孩迅速地拨动筷子几乎是狼吞虎咽地吃着自己做的饭,恐怕孔遥以前过的生活很差,虽然最近遇上了伯伯,然而看他伯伯那样,却也不像是个会照顾人的样子。

  不过,至少自己可以做饭给他吃。想到这里,何雨夏心中幸福的感觉越发浓烈起来。

  甚至都顾不得吃上饭,只是用手背擦去了额头还有琼鼻上细密的小汗珠。

  孔遥见何雨夏不动筷子,只是盯着自己抬起头来含糊地说道:“吃饭吧。”

  若是有情,便是看什么都是好的。何雨夏看着孔遥那张冷脸此刻因为嘴里包着饭菜凸起一侧便觉得可爱又好笑。

  “恩。“她也拿起筷子夹起一片白菜放到嘴里,细细咀嚼之时嘴角也是噙着笑意。

  今天的菜好甜,何雨夏只觉得饭菜又有了味道,而且,味道极好。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