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然而这股其乐融融的气氛没有持续太久就变得微妙起来。

  因为孔遥在添第七碗饭的时候诧异的发现锅子里面没米饭了。这倒不是孔遥真这么饿,主要是现在这幅身体只是凡躯,体内的完全没有真气,他也不记得修炼之类的事情,只好炼化这些食物中的能量去补充这幅虚弱的身体。

  当然,口腹之欲也占了一些比例。孔遥本以为不过尔尔,我不过是为了不饿死这副凡躯,然而随着饭菜入口,孔遥却发现一种熟悉的幸福感从灵魂深处不断涌出。难道自己没被剥夺记忆前是凡人口中的吃货?

  遂吃六碗大米饭。

  他皱着眉头感知着这幅身体里面的变化,那些微弱的元气被疲惫不堪的血肉抢夺一空,却依旧还是处于饥饿的状态,看来一顿饭就完全补回这幅身体的精气还是不现实。

  比他更加诧异的是何雨夏,她完全想不到眼前这个体格标准的少年这么能吃饭。可能是饿坏了吧,又在长身体?

  “我再去做一点饭吧,你先坐这儿等我一下。”何雨夏放下筷子准备起身,却听孔遥说道:“不必了,孙霜叫我出去帮他办点事。你就在这儿等我一下吧。”

  没错,神念那头已经有所感应了,练忱已经回到了那道人身边,对面还没有似乎还没有发现他的神念。

  不过就算发现了又如何,这一遭既然决定要走,便是知道一去不回也要走。

  孔遥擦擦嘴站了起来传音给鬼小黑让它陪着何雨夏后便要出门。

  鬼小黑连忙临空伏下身子表示大王明智,悄悄抬起头来看着孔遥似乎脸上完全没有变化,看来这一次摸索是有成果的,要揣摩这样一个鬼差还真是前所未有的任务啊。

  何雨夏连忙站起来追到门边拉住了他的袖口。

  “怎么了。”孔遥转过头。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何雨夏蹙着秀眉小心地问道,眼中不知不觉竟有些湿气,小脸上写满了担心。

  担心的不仅是那个神神秘秘的伯伯到底要孔遥去做些什么,也担心孔遥是不是感觉帮她解决了这些麻烦后就借着这个理由要离开她。

  也是,看他伯伯的样子,估计以后就和自己是两路人了,有钱怎么还怕找不到好屋子住呢。

  越是经受过凌冽寒冬的人,就越是渴望温暖,也越是害怕失去那样的温暖。

  这些强烈的想法便是孔遥不用神念探查也能够大概感知到。

  看着眼前这个少女我见犹怜的模样,再加上那么熟悉的身影,孔遥心里生出无尽的保护欲来,浑然没有杨野记忆中小说所写的寻常修士或者神鬼视凡人为草芥的感觉。

  “从来都不是和那些家伙是一条路子上的吧,“孔遥突然心底冒出来这样一句话。

  他伸出手放在何雨夏的头上轻轻地摸了摸,脸上露出了难得的温暖笑容:“放心,我很快就回来,不然就不知道在哪里吃饭了。”

  霎时,何雨夏的脸就红的像是个小小的红果子,就连孔遥什么时候走的都没有发现。听着楼梯间传来的脚步声心里便定了下来,蹦蹦跳跳地回去收拾碗碟了。

  虽然经历了好些事情,终究也还是个正值青春的十八岁女孩子啊。

  “好了,我找到那家伙待的地方了。”

  “出巷口左拐一直走,我来和你碰面。”

  孙霜也知道事情的重要性,立马开车前来。

  几分钟后一张蓝色宝马320i便在孔遥面前停了下来,孙霜探出头自认为很酷的一别头,示意孔遥赶紧坐上车来。

  孔遥神情淡定地走到车边拉开门坐了进去,却发现孙霜没有立即开车。

  “没啥。”孙霜自以为孔遥要问他怎么回事,殊不知孔遥已然一副舒适的模样瘫在了座位上,抓紧时间给这幅身体放松休息。

  他撇撇嘴发动了引擎离开这里。停顿的原因是他听到车门外有个女孩子正带着笑和同伴小声说着一对男人昨晚在咖啡厅里面肢体互动,事后还拉着袖子跑掉了。

  那同伴眼睛里面也发出了灿烂的八卦光芒,伸着脖子打量车中的孙霜和孔遥。孙霜觉得头疼无比,又不好发作,不然岂不是让孔遥这个二皮脸又看笑话了。

  怎么他孔遥一来就老是遇到这么些倒霉的事情,偌大c市怎么隔着整个二环都能遇到咖啡厅中的熟人呢。

  但是想着不和凡人计较的原则,孙霜平复了心气,驾车离去。

  探知到那个年轻人驾驶着宝马仓皇逃走后,谢如沁暗道有趣,修士间虽然也有同性道侣,却也是少之又少,毕竟违背了阴阳相济的规则。

  过几天自己入学宴席上要是这两人有资格到来,到时候两人脸上表情又会怎样呢,倒是件有趣的事情。

  不过也只是一点小小调剂罢了,谢如沁很快就抛之脑后,她年纪轻轻就跨入元婴门槛,对方连她气息都感知不到,便能看出与这等修士乃是云泥之别。

  更别说她已拜入学宫之中,被当代大儒收为关门弟子,注定成为一州中凤毛麟角的存在。

  “对了,师姐,三天后我的入学宴席就要烦请你咯。”谢如沁转头朝身边犹在用神念感知的师姐张一一说道。

  张一一笑着抓起谢如沁的手,用指尖轻点她的鼻尖道:“真当师姐是闲的没事做啊,这次下山就是为了此事,当然,你行地主之谊带我逛街也是顶重要的事。”

  “恩恩,这是自然,师姐怕是在山上成天看着草木都闷坏了。这次一定要带你好好散心。”

  “这倒是说的不错,那些男弟子都呆得跟草木一样了。”

  就在两位青春靓丽的儒家女孩儿说笑着逛街的时候,孔遥和孙霜已经到了城郊,从停车场中走了出来,开车不过是掩人耳目的手法。

  终究是在凡间界,有诸多限制。

  孔遥路上也问过孙霜是怎么回事,修士怎么会这么低调。

  孙霜笑着摇摇头后是这么解释的:

  修士到了金丹期就能寿命悠长,凌空而行。到了渡劫期更是有移山填海的大能。

  然而人类如今也有毁灭地表的能力,就算是炸不死你,你也阻止不了这山河的毁灭。

  可是地球只有一个,至今也没有神魔跨过这宇宙找到另一个星球,就算是弹指间十万八千里,恐怕真元耗尽也到不了另一方星系。真正的宇宙虚空之中几乎不可能获取灵气。

  撕裂空间更是个笑话,至今那些敢这么在宇宙之中冒险的神仙再也没有传回消息过。恐怕只能突破所谓神的局限,才能够在宇宙间自在来往。

  于是这九颗行星就成了各方的居所,地球是凡间界,通过双向的传送阵法可以暂时撕裂空间到达其余九界。

  只有地球上才有完整的生命法则,能够孕育出各种利于修行的灵物。灵气也是最为浓郁的一界。

  所以修士们可以说是比凡人更为珍重地球,才主动做出了更多的让步,不仅更加融入凡人社会,推动发展,也轻易不会擅自出手毁天灭地。

  各大门派从古至今一直在利用空间法则拓展利用着地球的空间,各种存在于折叠空间中的山门隐藏在各个角落,那茅山派山门就隐藏在一间别墅中。

  听完这些后孔遥想了想,便也想通了更为关键之处,那些诸天神佛一出手就能让原子弹一类的武器无从引动,但是他们也同样没出手,想来也是少不了神之间相互约束争斗的关系。

  于是他问了问这些细节,孙霜用手揉着鼻子暗爽,心道你也有虚心的时候吧,便也爽快地告诉了他封神之约的内容。

  古时神对人间的控制极为严重,结果就是为了各种利益和纠纷神战不断,生命无限的神一个接一个的陨落,同时大陆破碎,生灵涂炭。

  那之后神收敛了许多,然而也有分红海,逐鹿战这种听起来壮阔,却也极大的透支着这颗星球的生命的事情。

  于是一入神境,便不得在人间界中胡乱行事。在东方世界胆敢挑战这一规则的,有的被镇压收化,更多的是被直接抹杀。

  听到这里孔遥皱起了眉头,似是想起了极为不愉快的事情,却又像是隔着万古洪荒,看不清记忆,只好摆摆手让孙霜不用再讲下去了。

  那之后两人便到了停车场,离开了监控遍布的城区到了山野之中。

  出发后孙霜先行灵魂化,再将昨晚没有上完的新人课程给孔遥认真说完。

  这幅凡躯虽然没有修为,但被冥府规则改变后便处于非生非死的状态,只要鬼差服在身,就能按着窍门心念一动变成灵魂体。

  孙霜摸着下巴仔细用神念感知着孔遥的灵体,却诧异的发现他的灵体仿若一体,根本无从查探。

  只好告诉了孔遥鬼差灵魂体的诸多境界,让他感知下自己到底是什么境界的。

  孔遥按着办法收敛了所有神念从百会穴中进入识海,却只看到金光一片,就连自己的神念也穿不过那些金光,只有一处极为狭窄缝隙供他神念释放,但要进入其中那缝隙又极快地合在一起,而那部分神念也会失去所有感知,只能够凭借微弱的感应将其抽离出来。

  看着那些金光,孔遥一股无名之火便燃起,就连夏一楼那样的行为也只能让他心念一动,火气稍闪便过。可此刻心中怒火却像是要把他烧光一样,孔遥怀着满腹怒火不顾生死地用神念撞上去。

  徒劳之功,那些神念跟本撞不上去便被平滑地逼开,连一丝波澜都惊不起。

  孔遥咬着牙平复了一下心情,起码现在明白了,这团包裹识海的金光一定和剥除记忆这件事情脱不了关系,便是没有记忆,也能感觉有大仇隐藏在这之中。

  他睁开眼,竖瞳再现,滔天杀气翻涌,他望着空无一无的天空,心底在这刹那发了个大誓愿。

  既有禁锢,打破便是。

  夺我执念,取回便是。

  神魂若灭,此心方死。

  这股念力冲天而起,直上九霄。

  在那九霄之上自然有神佛感知到了孔遥的这一念想。一片金光之中,有一位神佛露出了淡然的笑容,身周的空旷空间顿生落霞漫天。

  拈花一笑,落霞漫天。这九天十地,只有一尊神佛能有如此神通。

  身处人界,不问前世来生,自为凡俗,凡俗一思,徒惹神佛发笑。

  孙霜此时站在孔遥身边,正无聊地打着呵欠,突然一股威压袭来,这一次不同以往,不是扩散四溢,而是紧紧地围绕在孔遥身边疯狂暴动,而且裹挟这一方地界的灵气。

  顿时孔遥脚下的土地蒸发一般凭空消失,形成一处一尺宽的坑洞。

  孙霜被直接一丝威势震退,跌倒在地,魂体隐约间已然受了不轻的伤。

  他惊恐地看着竖瞳怒睁的孔遥,那男人身边的威压裹挟的天地灵气已然到达一个骇人听闻的地步,而那些原本清澈无比的灵气被他杀气与威压沾染之后,变成了浓郁的猩红之色。

  不是人气,人气浑浊。不是真气,真气清白。不是佛光,佛光宝严。

  这乃是真正的妖气!妖气肃杀!

  一个对于孙霜极为熟悉,也极为头疼的字占据了他的整个脑海:妖!

  这哪儿是西天下凡的大腿大机缘啊,这是西天镇压下来的大妖乃至妖王啊!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