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此刻孔遥仰望天穹,满心都是恨火,浑然不觉误伤到了身边的孙霜。

  孙霜咬咬牙,虽然心中依然震撼无比,但要把他吓破胆这点惊喜还是不够啊。

  就算你是妖王又如何,还不是被剥了记忆打下冥府,还不是要和我孙霜一起做个鬼差。

  我压不住你,这偌大冥府自然有人压得住你。

  想通这一节后,孙霜站起身,左手执右腕,心中默念三千法字,虚张的右手处便施放出一道不断扩散的无形圆罩。

  转眼间圆罩达到极限,囊括了方圆百米的空间,这正是,无间地狱第二刑罚——夺声。

  不过以他的修为还无法将这最后一重无间地狱中万千刑罚之一的夺声完全施展,只是取到隔绝神念和镇守土地的作用。若是到了干老手中,这一刑罚足以让比自己低一个境界的修士心窍尽堵,七感封尽。

  孙霜此刻定下心来,便想到要是再被他人用神念感受到孔遥身上的气息,恐怕会徒生枝节。

  不过已经有人感受到了,确实没有那么多无聊的修士时刻展开神念查探天地,但林青正处于炼化照夜幡最后时段,时刻将神念辐散开来,孙霜刚踏足山下的时候他便知道两人的到来。

  可法宝既然已经祭练成功,就无所谓了。

  林青睁开的眼,那双原本目光阴冷尖锐的眸子此刻却隐约有些神圣的意味。这只是炼化照夜幡后生出的小小变化。

  茅山自古以来就是和阴物纠葛最深的一脉,投目深渊者,亦被深渊侵蚀,却也有在这阴浊间超脱之人。照夜幡便是林青之上三代一位上神前辈兵解时留下的诸多法宝中最弱的一件。

  虽然法宝本身放在整个山河间就显得有些平庸了,然而这中间隐含的前辈气韵才是这法宝最珍贵的地方。

  虽然与本心相悖,但林青也知道被这圣洁之意洗练身心对修行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他转头看向练忱,心道:“罢了,我心性已变,不然非得让你受些苦头。”

  他又怎么猜不出,对方能够这么快找到这里,一定是在练忱身上施了手段,而练忱居然浑然不知,他也因此没有仔细查探。

  至于背叛这一种可能,林青根本没有想过,灵魂契约的约束根本不会让练忱生出这种想法来。

  “既然客人来了,就随我去接见他们吧。”林青身躯徒然一轻,便从地面飘起,向山下掠去,练忱连忙应是跟随而去。

  山腰山脚,凡人要行,少不了半个小时的脚程。

  然而林青此刻飘然而至,轻松无比,也只消弹指一瞬。

  双方顷刻间便已是面对面。

  看着来者,孙霜不禁瞳孔一缩,不是c市原本蜷着的那个茅山老道,那老道不过金丹中期,收敛了手脚,兢兢业业地恪守本分才被干老放过,准许在c市驻足。

  而眼前这人绝不是金丹的修为,不然自己为何连一丝气息都感受不到。

  他如此震惊,却不知林青心里也翻起巨浪。

  孙霜是资料上就有的,根本无法让他有丝毫注重。然而身旁这斯却端是怪异。

  身边的威压确实只是元婴期的修为,但是一身真气波动近乎凡人,又有肃杀妖气缠身。林青的神念更是费劲千辛万苦侵入孔遥脑海后只看到万丈金光,之后就被那金光逼出来。

  本来以为轻松无比的林青也不得不慎重些。他居高临下,凌空拱手道:“在下乃是茅山山门六十九代弟子,林青,此番乃是奉少主之命前来c市中接手干清河残余势力。”

  孔遥长出一口气,从那种暴怒的心境中脱离出来,然而心境可变,心情却无法变得这么快,正好有个不长眼的过来当出气筒。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林青道:“什么时候冥府和茅山要好到可以互换地盘了。”

  林青此刻心性有变,也耐下心来再试探对方一番:“道友真是说笑了,干老昨夜回归之时留言于扬州,不会让人接手他的残余势力,此番道友前来想必也是因为我手下那只怨鬼,冥府确实有冥府的规矩,然而此魂对于我家少主来说极为重要。”

  虽然是试探,然而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势在必得和看轻孙霜孔遥二人之情却是明显无比。

  孙霜脸上一阵神情变换,还不知道孔遥实力怎么样,如果贸然对上对方,就不是吃亏的事情了。

  一入筑基,生死不载。

  所谓的生死就是生死簿。所以冥府也就只是个背景硬些的大宗门,更是规则严苛,约束诸多。也不存在护短的习惯。

  可茅山是诸多势力中一流的存在啊,底蕴非凡。虽然连冥府,

  他孙霜只是茫茫鬼差中的一个,还是修为极弱的那一个,若真是因为那怨鬼和茅山少主起了争执,怕是被斩杀后双方巨头谈笑间就放下了吧。

  他传音给孔遥道:“还是算了吧,我们先回去想想办法。”

  “呵。”孔遥轻蔑地笑笑。:“算了?可是老子现在心情很不好啊。”

  林青面色一沉,虽然嘴上不再言语,却悄然从戒指中取出了照夜幡。

  孙霜大怒传音骂道:“你孔遥莫不是孔二愣子,咱们回去找邢哥出来再和这斯算账。”

  孔遥却头也不转地投给了他一抹余光,这一丝余光便如同当头泼下冰水,让孙霜冷静了下来。

  孔遥没有再回复他一句话,然而那目光之中的不屑却就是最好的回答。是在用眼神说着三个字,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自然是怪不得他孙霜混成这样。失去庇佑之后,就连一个被干老打得抱头鼠穿的茅山也骑到他头上来了。

  孔遥沉默不答,只是上前一步周身的威压一空,那些妖气失去导引就如同死物一般消散开来。

  还是没有想通怎么吸收灵气,这幅身体让他极为陌生。有些本能一样的事情在失去相同模板之后意义几乎为零。

  不过足够了,孔遥眼中依旧闪烁着无限的自信和骄傲,眼前的这人虽然听上去已经强的不行了,然而第一意识却是,这是一只虫子。

  猛兽即便四肢尽断,双目失明,却也不可能被一只虫子崩了牙。

  他踏前一步道:“真是很巧,我也很看重这个魂魄。”

  此话一出,练忱恶狠狠地看向孔遥,果然眼前这个人是就是看中了自己的玄阴体。

  林青相比之前面色缓和许多,并非是孔遥这句话说出口之后让他觉得有缓和的余地,恰恰相反。

  既然他孔遥一个鬼差也看上了属于自己少主的东西,那就只有魂飞魄散的结局。所以,跟死人还有什么好计较的,他就算是把天给骂出个洞,也无法让林青再皱一下眉头。

  他暗中默念,便有九千符文自道心中涌出灌注到照夜幡中,嘴上却说道:“哦,不知道友看重这魂魄哪个地方了。”

  表面上颇有些商量的感觉,这让练忱心中一惊,连忙让林青不要舍弃她。

  孔遥摇了摇头,只觉得面前这一幕有些可笑,不过是时候把这些都翻出来了。路上孙霜已经告诉了他关于茅山的许多事情,孔遥略加猜测,就明白了来龙去脉。

  “自然看重的是你们看重的地方,母女都是玄阴之体,是练成双修炉鼎的最佳材料不是吗?”孔遥笑道:“之所以一直不揭穿,也不对何雨夏出手,就是因为要留着给你家少主舒心享用吧。真是个好狗。”

  练忱乍听到孔遥这番话,虽然吃了一惊,却也只有一两分相信,本想破口大骂。林青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她的心掉到了深渊之中。

  “原来你已经查到了这些,既然如此也不难解释清楚你为何会处心积虑地找过来。”林青此刻已经唤醒了照夜幡,顿时眉目皆化金光,恍若神人,手中小幡高涨到一丈之大。

  “不过,别说破坏少主大事,便是在我手下你也有死无生。”林青将照夜幡一晃,百八流光便流出,直扑孔遥。

  正是照夜幡自带神通——群星乱坠。

  若是在原本那位飞升的主人手中使出,些许真气便能换出无尽流光,真像是漫天星河都坠下,以刹那光芒驱尽人世黑夜。

  孔遥嘴角一勾,心中战意浓烈,只觉得浑身舒畅无比。面对凶险无比的攻势,他却只是举起拳头,正面轰了上去。

  随着两人展开威势战斗之时,这一小方天地徒然一变,虽然山河不改,灵气却稀薄了许多。

  这对于孙霜来说也不算是什么罕见的事情,如今的地球可以说地表上的每一寸空间都被大能者们用空间法则修改过。

  除却那些在空间夹缝中演化出来的山门内堂,近一百年为了更好的防止修士间战斗不经意的波动就毁天灭地的意外,整个空间都额外重叠了一个相同的空间提供给修士战斗。

  一旦感受到近距离间两个修士有交手的行为,那空间就会自动出现,只有修士能够看穿,且进入。

  这就是所谓的,里世界。

  而引发里世界出现的两人眼中都只有对手,林青虽然心里轻蔑,对于孔遥这种直接用魂体撞击法术的行为极为不屑。但也没有放松防备,袖中乾坤翻飞出十六张青色道符围着他环绕。

  书之则长,实则短暂。

  从林青出手,到孔遥的拳头终于迎上那团百八流光聚合在一起的光团不过毫秒之间。

  眼见那没有任何波动的拳头要撞上光团之时。

  林青冷哼一声,再晃照夜幡。

  那光团便裂开来,流光绕过那只拳头,全部轰到毫无防备的孔遥身躯之上。

  坠星不过一点,可毁十里之地。

  每一缕流光都足够将两人身后c市最雄伟的创建山轰为平地,此刻百八流光全部在孔遥魂体上接连爆炸!

  在林青的冷笑中,这一方小世界完全被白光照亮,万物都暂时的失去了颜色。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