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说是照夜幡,此刻却将这白昼照得一片白茫茫,再看不到一丝本来的色彩。

  林青带着一抹冷笑用神念欣赏着不断壮大的光团,爆炸声接连不断。一波波气爆圈肆虐飞散。

  幸得里世界有规则守护,万物都坚韧百倍,不然就这些扩散开来的罡风就能将这里凭空吹出一个大坑。

  之前就感受不到孔遥的真气波动,此刻也依旧还是感受不到。

  不过林青却有九成的把握,敢用魂体硬抗照夜幡百八坠星,便会魂飞破散。

  剩下的一成可能就是孔遥凭借什么法宝扛过,也身受重伤。林青身周旋转如盾的青色符咒便是为了这种可能预备的。

  赤橙黄绿青蓝紫,符咒如虹,有七色之分。茅山素有绿符成阵可斩金丹,青符成阵可斩元婴。

  林青始终谨慎,所以结出的不是九符数极阵,不是二十八星君阵。乃是三十六天罡大阵。就算碰到最坏的可能,也在林青的算计之中。

  仅仅是耗费些许青符灵气,如果能够坐稳c市,献上鼎炉,真真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

  孙霜此时后背完全被冷汗浸透,别说被百八坠星轰重,就是等他结完所有能结的阵,使出所有能使出的地狱刑罚也抵御不住几发坠星。

  这不仅是元婴对金丹的碾压,还得加上法宝的差距。来一百个孙霜也不够人家杀的,果然还是得拉上邢哥啊。

  他四下观望有没有什么里世界裂缝,正想找个缝给溜走之时却看到了练忱。

  按照境界来分的话,练忱即便成就怨鬼灵体,也只是先天级别。此刻更是身坏伤势,被罡风紧紧压在这一小方里世界战场的边缘之上。

  孙霜心中顿时生出些许犹豫,想了一会儿又浮现出方才孔遥那轻视的目光。

  罢了,若是那孔二愣子还活着一定会更加对我这前辈不屑吧。孙霜也不是毫无火气和脊骨的泥人。

  想到这里便冲到练忱身前,使出刀山刑罚:竖壁。一方无形大壁便隔绝了两人交战的余波。

  “呵,是想把我当做人质吗。”练忱双目失神,悠悠说道。

  当林青亲口承认了那些话之后,她便不再抱有任何期望和感情。比死亡更不能接受的就是,拼了命要去守护的女儿竟然会和自己被练成鼎炉。

  她也不是曾经那个完全没有一点修真知识的凡人,大概猜得出若是被这种宗派练成鼎炉会是什么结局,真是生不如死。

  “只是看你可怜罢了。”孙霜冷冷回复。依旧全神灌注的将手抵在气壁上:“待会儿如果边界消失就跟着我逃,回到城市就有办法了。”

  人质?修真可不比警匪片,在远超自己实力的修士面前耍这些花招简直是蠢到姥姥家了。

  孙霜心中有四成是被孔遥那个眼神激到,却有六成是真的可怜眼前这个女子,便是他只听到些许话语也猜得到眼前女子就是何雨夏的母亲,被茅山道人蒙骗至今,却突然知晓自己和女儿的宿命是被练做鼎炉。

  不过,边界消失也就是里世界回归,同时意味着一方战意完全消失。

  如果孔遥真的死了,自己能不能撑到邢止浩过来。

  结果为了不让徒生枝节而设下的无声此刻真是应了作茧自缚四个字。邢止浩就算突发闲心用神念扫过这儿,也估计感知不到。

  只能一出里世界就传音给他,在他赶来之前撑下去。只要不被卷入里世界应该还是有些办法的。

  终于爆炸声停下,孙霜死死地盯着那团逐渐消弭的光。也用神念时刻感知着里世界的边缘。

  这里距离林青有千米距离,鬼差服可以挡住大概两次攻击,接下来就看天命了。

  说不定邢止浩今天突然兴致一来就跑城郊来吃饺子呢。孙霜只能这么想才有些带着练忱逃跑的勇气。

  林青也看着那团消弭的光,每过去一秒,他心中就更安定一分,甚至有空分神去找练忱的身影。

  因为若是那人还有动弹的能力,难道还想傻站在那儿给自己再轰一波。

  然而接下来孙霜心中一定,放松了许多,林青却瞳孔一缩,顿觉头皮整个发麻,他看到那逐渐出现的黑色身影了。

  甚至光芒散尽后还能看到孔遥狞笑着用手背擦拭脸侧的悠闲动作,还有他眼中那澎湃的战意。仿佛在享受这酣畅淋漓的轰击。

  没死!甚至,只是擦破了点皮!

  从开战到现在林青心底第一次出现了惶恐,这到底是什么怪物。然而毕竟是从尸山血海中走过来的老修士,这样的大场面也不是没见过。

  只能认为对方练体极强了,林青立马做出了反应,照夜幡再摇,又是百八流光飞出,更是掐咒口中大喝:“疾!”,三十六青符翻飞而出,演化出天罡卦象。

  孔遥自然不是傻子,出于骨子里的那股自信,他能够放心大胆的硬受一轮攻击摸清对方路数,却不会在让对方在那里跳梁叫嚣。

  孔遥双手握拳便是踏空而进,快到孙霜无法描绘他的速度,因为孙霜根本看不到孔遥的动作,甚至轨迹都看不见。

  林青神念能够捕捉到,却也发现自己被完全锁定,心中大骇,他自知无法避过,那种速度实在惊人,怕是只有纯粹练体到元婴的修士才能做到。

  不过练体本就只争方寸之地,那我让你到不了身前。

  林青怒目圆睁,流光汇聚,青符飞掠。他也锁定了孔遥的路径。

  孔遥心中的舒畅之意更浓,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挥拳!

  他左臂一展,潇洒如同飞禽振翼,轰向后发先至的青符大阵,没有任何夸张的流光,只有震动天地的声响。

  天罡大阵,一拳破之!

  林青看着翻飞溃散的青符,将心神完全集中到了百八坠星中。他知道是因为孔遥来得快,拳头更快,导致即便算出轨迹,也无法做出反应。那些青符更本来不及催动,只能凭借天罡大阵当做一面盾。

  这一丝停滞完全足够了,足够捕捉到他的身影。

  我倒要看看你这次怎么躲,林青双臂持幡,将其平举一推。化作金光的眉目顿时光芒大作,嘴角溢出鲜血。

  缕缕流光便完全汇作一团曳着长尾的彗星。林青拼着灵魂反噬,强行催动了照夜幡第二神通,一意孤星。

  取一意孤行之意,自九天之上坠下,有来无回地便是要轰裂那大地。

  孔遥见状笑意更浓,他右臂直击,五指虚张成爪对上了那团孤星。

  林青不再觉得可笑了,在拥有足够的实力下,越是惊人的行为,也就越是骇人。

  眼前这个身影仿佛不断放大,晃神间林青像是看到了神话故事中记载的古神夸父一族,若是喜爱那星辰,夸父就就真的摘下来握在手中。

  孔遥不仅没有停顿,硬是握爪成拳,轰然捏碎住了那颗躁动不已的孤星,以绝对的力量要那一意孤星乖乖顺服。

  瞬间那团光芒便包裹在他拳头之上,长长尾焰更是纠缠在其臂间,只是刹那,那光芒便被孔遥驯服。

  当林青从震惊中脱离开来时,孔遥已然在他的身前几尺停下。

  右臂携着万钧之力屈折,拳头自上而下狠狠重压。

  分明这一次挥拳缓慢了数倍,但是林青就这么呆呆的看着那只拳头在他眼中越来越大。

  并非不想躲,而是这一拳的气势已然完全摄住了他的整个心神,他被这一拳的势给牢牢锁定。

  林青看着那拳头的气势越来越磅礴雄伟,仿佛已然要把这天穹都给遮住,简直无法用山落九天来形容这一击。

  他只想得到不知多少年前背过的一句话,其翼若垂天之云!

  然而孙霜终于能够看清孔遥动作后心里的想法确是:“我靠!天马彗星拳!”

  轰!!!一拳轰至,空间震荡,气爆成环。

  林青直直坠入大地,然后便是大地崩塌,山石陷坠。

  孔遥一步不停,化作残影跟了上去。

  孙霜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茅山一贯最看不起练体,山门中人身体在修真界中是出了名的脆弱。吃下这一击应该翻不起风浪了。

  这孔遥却也不是二愣子,想来虽然失去记忆,不过还是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重吧。

  孙霜散去气壁,伸手想要挽起练忱。

  却看到练忱脸上的神情极为复杂,震惊,忐忑种种情绪不断浮现。确实那林青不坏好意,可是眼前这突然出现的两人又是怀着什么心呢,目中的绝望依旧没有褪去。

  孙霜猜出练忱的几分想法,知道这也是个极苦的人儿,叹了口气道:“不用担心,我们是冥府来人,是鬼差,此次前来本是为了茅山道人炼鬼之事的,你女儿阳寿未尽,我们不会对你女儿怎么样。”

  练忱听着孙霜诚恳的话语,虽然明白他们这种实力没有欺骗她的理由,却也只信下来八分。绝望之色虽散,但是眼中依旧有着警惕和失落。

  孙霜只想到那警惕的由来,因为饶是野兽受伤,尚还怒视四野,更别说有过这段经历的鬼魂了。

  却不知练忱此刻信下些许孙霜的话,却更在意鬼差二字。若是鬼差又怎会容得自己作孤魂野鬼,长伴女儿。

  另一边,尘烟中,孔遥抓着林青的头朝着两人飞来。

  林青此时面容扭曲,相比而言以前那张阴骘的脸也算得上美男子了。他却顾不上容貌变化,只觉得浑身没有一处可以动弹。

  孔遥那一拳看似轰到他脸上,然而凶猛诡异的震动却从那里扩至全身,神念一动便知道自己骨骼尽碎,经脉皆断,丹田破损。

  林青心中一片死灰,怕是舍去这躯体,元婴离体而逃也快不过孔遥的速度,只消费些时间自己就会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

  孔遥飞到孙霜和练忱身前,不等二人说话,他左手突然用力一握,捏得林青一阵剧痛。

  “给我把灵魂契约解除了,不要耍花招。”孔遥睁着竖瞳看向林青。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