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林青之前虽然完全失去斗志,却也心念不停,打着些许小算盘,方才孔遥那一拳如果毫不留情的话,光是拳头上挟带的孤星之气就能把他轰成渣。

  他在最后时刻强行散去对孤星的控制,无非就是留他一命,无论是在意这练忱身中的灵魂契约,还是不愿完全和他口中的茅山少主翻脸都是可以利用的筹码。

  此刻与孔遥竖瞳对上更是心中骇然,原本冒出一些苗头的邪念也彻底散去。

  土狗怎敢与猛虎清算恩怨!

  孔遥此时并未刻意释放威压,然而那双金黄竖瞳中的流金与业火却诏示着孔遥双目的非凡,更别提那正中一竖中隐含的晦暗星光之意。

  这哪是什么练体修为,所说锤炼魂体也是门极为恐怖的大道,练到后面自有万般神奇。

  但这分明是天予之躯啊,伴随的本命神通本就是集天地造化造就,不是法宝,潜力却胜过所有法宝。

  想来此子便是被诸天大能镇压到下界的大妖,能够轻易控制照夜幡神通必定是他的天赋之一吧。

  再见识到孔遥这份实力,林青完全放下了隐在心底的那份想法,他本打算苟活回去之后就通报少主,以母女玄阴体的诱惑力少主没有不出手的可能。

  然而如今,就算少主也得掂量一番吧,更别提为他报仇之类的话了,哪见过为了走狗要去和自己想同实力的人喊打喊杀的主人呢。

  实际上林青的猜测已然极为接近,孔遥没了记忆,神魂被禁锢,但也还是具备些许之前的能力,眸子乃是与神魂相通,既然不是完全封禁神魂,就还是具备以往的些许神奇之处。

  眼见那星光袭来,孔遥不仅完全没有当回事儿,更是生出手摘星辰的豪迈,仿佛以往便是这么随意地以王的姿态挥用星光。

  先把小命保住吧,林青心里只剩下这一个想法。连忙张口求饶,说出自己可以解除掉与练忱的灵魂契约。

  孔遥便手中一松,将烂泥一般的林青丢到了地上。

  林青连忙牵引些灵气入体,稍微修复了些骨肉。起码不会瘫倒在地这么没面子。便佝偻着到练忱身边施展道法解除起灵魂契约来。

  孙霜也在小心地打量着孔遥,发现他此刻已经不像最开始时那般残暴,而且还存着想法手下留情将林青带过来给练忱解除灵魂契约。也不像是那些寻常妖怪一样。

  毕竟还是从西天而来的,孙霜稍微放下心来,连那群佛都放心这么放下界来,估计也不会是个暴虐弑杀之辈。

  不过,刚才他那般暴怒,难道是想起了些许回忆?当个鬼差真难啊,孙霜在心底暗暗想着,这可不是什么如伴虎狼啊,这厮可是个大妖乃至妖王啊。

  孔遥稍微动了动手脚之后顿觉心里畅快不少,回复了心境,只是可惜这人太弱,不能够再战上一番。

  在孔遥充满战意的笑容退去后,又变成寻常时候那种冷冷的神情。他注意到了孙霜的目光,嘴角一勾道:“怎么跟个女孩儿一样,盯着我的脸不放。”

  说的女孩儿正是何雨夏,孙霜虽然不知两人相处细节,但也很快明悟过来。

  他连忙双目圆睁,跳脚驳斥:“我这是关心侄子的眼神知道吗?”,看着孔遥没有因他的这话变化神情,心底却轻松不少,虽然这孔遥损了一点,但还是像是个人。

  以孔遥丝毫未被剥除记忆影响到的胸怀,他完全没有把孙霜这种未含恶意的玩笑放在心上。要是心怀恶意,便是嘴上说出花来,态度卑微到尘土里,他也能将之一拳轰杀。

  说是天空般的胸怀,然而君可见天空容许万物翱翔于其中。孔遥深知,君子和烂好人这种词汇无论如何变迁,都无法加到他身上来。

  见林青在那边花了几分钟也没完成,孔遥冷哼一声。

  这一声若是放在刚见面之时,林青免不得要生出怒气,斥其傲慢无礼。此刻哪还生得出怒气,倒是浑身都生出一股寒意。

  他心里发苦,嘴上连忙说道就快了就快了。

  这种蕴含控制神魂法门的灵魂契约解除并非易事,林青已然拼着神魂受损也在尽快解除了。他只想表现得好些,再配上茅山名头让他尽快活着归去。

  终于伴随这练忱的一声呻吟,灵魂契约解除了。

  林青转身恭敬拱手道:“灵魂契约已经解除,道友自可检查一番,只是茅山道法的缘故,她怨气会完全消散,变成通常游魂。您可以炼化其魂,免去她灵魂消散。”

  倒也不是林青想耍什么心机,而是人死后化为游魂,自有冥府中从属白组的诸多白小鬼接引,免得天地法则本能地将游魂当做养料吸收了。

  至于怨鬼之类的,天地法则知其神魂浑浊,不愿吸取,防止怨鬼为祸一方就得黑组亲自出手了。

  孙霜刚想开口提醒孔遥冥府规则不允许鬼差将游魂强留人世。

  就听孔遥平淡的道:“既然已经解除了,那你就去死吧。”

  林青心中一惊,怎么一点道理都不打算和他讲?看着孔遥举足向他走来却也发现对方不是开玩笑。

  他连忙急切地说道:“阁下且慢,我乃是是林智长老的关门弟子,不必因我的些许冲撞坏了双方大局。若是能够放我一马,此刻便可定下诸多协约,阁下必定好处多多。”

  林青额上满是冷汗,只希望这孔遥是乘势压榨他一番,此刻连忙搬出大局,晓之以理,动之以利。

  付出再多代价也可以接受,但是这千年阳寿要是坏在玄阴体上就得不偿失了。

  但林青却没办法猜透孔遥的想法,孔遥神色不变继续朝他不紧不慢地走来。

  林青看着孔遥那副淡然的神情和毫无停顿的脚步,也明白过来对方不是和他开玩笑,脸上再也没有那些谦卑之色。

  他满脸恶毒狰狞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为了这区区凡人杀了我,阁下虽然实力强劲,但我茅山少主此番就是要在这扬州立下鼎足,你若杀了我,茅山必定不会饶过你。”

  孔遥摇头道:“只是因为你恶心到我了。”、

  不等林青反应过来孔遥便化作残影,一拳轰碎了林青的身躯,震灭了林青的元婴。

  林青直到死之前都没想到,对方顶着诸多压力要杀死他,居然不是要下一番大棋,只是自己恶心到他了?

  里世界散去,就在孔遥三人百米之远的空中,飘着两个人,准确的说是飘着一个鬼差,一个牛头。

  鬼差全身漆黑,身着黑色长袍,高冠危耸,背负两道猩红的巨大令牌,他名叫黑无常,是黑组唯一的头目。

  牛头却也如同其名,人身魁梧如山,头部完全就是只牛的模样,他常年不在人世,却也与黑无常身份相当,因为主持鬼魂刑罚的小鬼就以牛头马面为首。

  牛头饶有兴致地说道:“虽然修为不够,但能看到这番妖气真是不枉此行,要不是他是西天指派到黑组的,老牛我真想把他带回去好生锤炼一番。”

  黑无常桀桀地阴笑道:“你真是在十八层地狱里面当了八百年缩头乌龟,不然就不会生出这等可笑的想法来。”

  牛头皱眉道:“就算老牛我奈何不了他,难道还有搬出冥府铁则来还镇不住的场子?”

  “你可还记得许多年前儒门中有个说书人说过这么一段书不:那猴子身披战袍直上九天,金箍一摇,灵霄殿前万千玉阶纷飞,再摇,二十八星君败溃,巨灵弃斧,天王避让。”黑无常目光深邃,像是想起些过往。

  牛头闻言头一缩:“好吧,确实那猴子是什么铁则搬出来都镇不住的,不过人家现在在九界之中征战,难道这妖怪以前是他手下,看他身上毛发不多,不像个猴子。”

  “呵呵,跟你说话真是对牛弹琴,最后提醒一句,几天之前,那儒门说书人又说了一段评书。”黑无常却不再多言语。

  牛头神情严肃地想了会儿也实在参不透黑无常这八竿子打不到的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也着实不怪他,自从八百年前一些事情发生之后,牛头就被吓破了胆,缩在十八层地狱中不问世事,自然不知道前段时间发生的大事。更别说那件大事本就流传不广。

  “看来那边生出些枝节,我们过去看看吧。”黑无常突然说道:“对了,等会儿你可别在孔遥面前自称老牛。”

  牛头冷哼一声,却也决定先观察观察,不惹这个神神秘秘的孔遥。

  而那边确实生出了些枝节。

  起因是孔遥一脸理所当然向孙霜讨要游魂修炼的法门,便是要放任练忱存活世间。

  在孙霜解释了一番冥府不允许鬼差擅自让游魂修炼,存活于人间界中之后孔遥还是板着那张死人脸跟他讨要法门。

  两人便陷入了对峙之中,孙霜看着孔遥沉默不语,目光流转。他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丝怒意,心中的惧怕越来越浓,就算是有些情分,但是对方可是妖啊。

  练忱此刻哪还怀疑两人身份,虽然万般不舍,但也不愿意孔遥因为她的事情与同是鬼差的孙霜生出矛盾,连忙躬身又是感谢,又是求孙霜让她再回家去看看女儿就是了。

  然而孔遥哪会让步,依旧盯着孙霜看。正当孙霜扛不住压力,心里打着退堂鼓准备违背下原则的时候,一道声音传来了。

  “冥府铁则,鬼差不许擅自使游魂存活于世,违者双方当入刀山地狱领罚十年。”

  正是飘然而至的黑无常冷冷的声音,牛头站在他身旁一言不发,只是一直盯着孔遥观察。

  孙霜连忙恭敬地朝黑无常行礼。虽说恶人自有恶人治,你孔遥跟我横,倒是看看你怎么和头目横。不过到时候还是为他讲讲情,别真给两人丢到刀山地狱里面去了。

  “你又是谁?”孔遥眉头一挑问道。

  黑无常大概知道些幕后之事,完全没有在意孔遥的无礼,耐心地说道:“在下乃是黑无常,冥府黑组头领,此番确实也如孙霜所说,冥府实打实地有这条规则,若是连累的这妇人,便也失去阁下本意了,所以还是感觉为其接引吧。”

  这边孙霜惊得几乎下巴掉到地上,黑白无常一向以铁血手段闻名,在冥府中素有宁惹阎罗,不惹无常的说法。

  什么时候这么彬彬有礼了,看来干老的叮嘱不是看走眼啊。

  孔遥一皱眉,面前的男子毫无疑问就是他的头头,这人无论修为还是地位都极高,居然对他如此礼貌。

  他放下心中的疑惑道:“冥府似乎还有另一项铁则,收魂接引不得超过一个时辰?那这情况又怎么算。”

  牛头冷哼一声,正想开口好好说道说道孔遥居然敢当着二人钻空子,却被黑无常传音制止。

  黑无常脸上笑意不改,语气中却多了些威慑的意味,他说道:“阎王让人三更死,不得留人到五更,这是古则,到了现在已经缩减到了一个小时。若是阁下继续呈口舌之争,不仅是你,恐怕这妇人也会被牵连。你可知道,若是凡人魂魄无法正常入生死轮回,沦为怨鬼都是轻的,一旦判为妖孽,便是九天十地都容她不得”

  听到黑无常这话,孔遥眼神突然空寂起来。

  妖孽?

  九天十地都容不得?

  这话怎么这么熟悉?

  孔遥再回过神来却发现周围的黑无常,孙霜几人都消失不见,整片天地都是猩红一片,四处都有黑火在翻腾。

  远处大地上有两个漆黑的背影。

  持棍的那个沙哑问道:“我们真的要继续下去?要这万万生灵沦为妖孽,九天十地都容不得?”

  另外那个冷笑,然后说:“洗去妖孽之名,然后为奴为畜?呵呵,我们哪里有选择?”

  只是短短两句话,却让孔遥心中翻起滔天的怅然,可不等孔遥思索这副场景的意义,他的意识便又坠回现世之中。

  在孔遥发愣的时间里,黑无常心道不好。

  自己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若是孔遥这么快回忆起以往,可不是自己一个人能背下来的锅。

  念及于此,黑无常拔出悲伤的大令,便要念咒。

  上头亲自发话让他前往,到了之后却生出这些事。

  练忱虽然不明其中的道道,但也明白孔遥这是在为她顶撞上司,怎么还能因为自己的一些私欲害了这孩子呢,他的所有行为这时候都被练忱明白过来。

  既然他是真的对女儿好,自己也算是放心些了。

  她连忙伏下身子道:“此番都是小女子不对,请鬼差大人带我去冥府,莫要因为小女子私欲伤了和气。”

  孙霜也连忙上前为孔遥解围道:“再僵持下去,不等接引,怕是练忱自己就魂飞魄散了。”

  而孔遥这时终于回过神来,他看向练忱,确实发现她的灵魂淡上不少,于是走过去将她扶起,头也不回地说道:“给我一个时辰。”

  孔遥确实可以在练忱魂飞魄散之前将其炼化为怨鬼之体,长留人世。

  但那段貌似是回忆的场景让他心情很差。

  生死轮回,总好过做妖吧。

  见孔遥没什么异常,也没有继续坚持要破格做事,黑无常便点头道:“四十八分钟。”

  “嗯?”孔遥一皱眉。

  “她还有四十八分钟,那之后就会魂飞魄散。”说完这话黑无常便带着满脸茫然的牛头离去。

  “我带她先走一步。”孔遥竖瞳收敛,头也不回地以手环住练忱腰肢飞掠而去。

  孙霜心道,虽然这次似乎顶撞了头头,但是,怎么感觉心情不错呢。

  知道自己时间不多,所以练忱也不扭捏,任由孔遥带着她隐去身形,穿行于城市中。

  不久后两人就来到家中。

  何雨夏此时也乏了,正躺在沙发上睡着午觉。

  练忱一看到何雨夏便冲上前去,眸子里的泪水夺眶而出。她伸手想要环住女儿,而发现自己的灵魂直直穿过了女儿的身躯。

  也是,这就是天人永隔,这就是人鬼殊途。

  练忱只得蹲在女儿身前,热泪流淌,她轻柔地伸手在何雨夏脸上抚摸。虽然没办法摸到,但是脸上也露出了满足的笑容,轻声哼唱着不知名的童谣。

  看着眼前这又哭又笑的母亲,孔遥心中一动,却是钻心地痛。

  这等生离死别,似乎自己也经历过。

  良久,练忱再也淌不出泪水,她回头朝孔遥深深一拜道:“鬼差大人能否代我照顾下我这苦命的女儿。若是大人事务繁多便也只当是我这痴人说笑吧。”

  孔遥想了很久,漫长的沉默后他上前扶起了几乎透明的练忱,他说:“你该走了。”

  练忱凄然一笑点了点头,但也没有办法,对方本就是超脱凡人的冥府鬼差,怎么会在意一个凡人女子呢,这一次大概也只是心念一动,想行些善事吧,怎受得了这番琐事。

  孔遥按照孙霜所教的接引之法,心中施下咒文,口中念出了日期,然后说道:“练忱,你的鬼门开了。”

  只见一扇白骨铸就的大门真就浮现在练忱身后,散发着阴冷的气息。练忱知道时辰已到,最后回头深深地看了眼何雨夏。

  当她踏入大门的瞬间,孔遥在她身后道:“应你六十年光阴。”

  练忱被那股阴风拉扯坠入了黑暗中,却嘴角带笑,眼泪又流淌出来,原来思索许久是考虑长久,最后才立下誓言。

  人生短暂,又有多少个人能够此番定下六十年的照顾呢。女儿,我可以放心了。

  练忱刚人冥府,与她心有所系的何雨夏便醒转过来,她茫然四顾,莫名地泪如雨下。

  孔遥叹了口气,走上前去坐在何雨夏身边温柔问道:“怎么了。”

  “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妈妈来和我告别了。”何雨夏此时委屈地瘪着嘴巴捂着心口说道:“孔遥,我的心好痛。”

  孔遥心里一沉,仿佛自己能够明白何雨夏此刻的心情,张开手臂抱住她轻柔地拍着何雨夏的背。

  一入怀抱,何雨夏更是委屈无比,趴在胸膛孔遥之上放声大哭。就像是一个孤立无助的孩子。

  苍穹之上,两个和尚正端坐云端,一个面容年轻俊美,脸上带着慈悲笑意,眼神却锋芒毕露。一个神情老实,脸型方正,无情无欲。

  “终于教他缠上凡俗因果,我佛果然知未来千年,想来这一次终于可以降服此妖了,不过此妖居然最后许下六十年誓约,却也端是奇怪。”

  “阿弥陀佛,师兄啊,妖也是妖他妈生的,更别说,这妖不久之前也体会到了生离死别之意啊。”

  “也是,论妖怪,怕是没有比你更懂的了,这一次也是你提出这一法子,却不知他最后会不会缠尽因果,止步凡俗。”

  “哈哈,我却没说他会止步凡俗。”俊美和尚摸索着光头心道:“我倒是想看看他因果缠身之后再飞上来啊。”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