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林青的玉简碎了,甚至他没来得及传回一道讯息就悄无声息的死去了。

  看守玉简的茅山弟子心中大惊,立刻前往后殿禀报,他知道事情的重要性。

  要知道这可是茅山第一次朝着扬州大举进军的关头,林青前几天刚在誓师大典上风光无限地接受了门主的亲自认命,更是被授予了照夜幡。

  此事本该直接上报门主,然而门主此刻正出席扬州大会,后殿之中只有茅山少主李石镇守。

  听到手下禀报之后,李石眉头一挑道:“就这样吧,无需声张,待我突破便去了却此事。”

  说罢李石便又将心神完全沉下,神念周游体内。在丹田之中,那本该与他面容无异的元婴竟面容稚嫩一如新生孩童,正蜷缩起来散发着阵阵微弱的光芒。

  林青的死不过是在他心里惊起些许波澜,死就死了,反正也是李家养的一只狗,只要踏入渡劫期,区区扬州又有多少敌手呢。

  弟子闻言后面色一喜,领命退下了,周遭有人询问也是沉默不语。相比少主又有突破,林青的死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要是让其他门派知道自家少主不过百年修练就有踏入渡劫期的把握,必定会生出变故。

  现在,只消静侯少主应天而出,破劫成道便是了。

  而c市中,正被即将踏入渡劫期的大修士惦记着的孔遥正一脸平淡地抱着何雨夏。

  何雨夏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委屈难过,只是一直地哭,仿佛直至此时此刻才真正失去了母亲一样。

  人间素有母子连心的说法,何雨夏与其母更是玄阴母女体,这种联系更是玄妙无比。

  孔遥虽然知道真相如何,却也不想再让这个女孩沾染冥府之类的事情。只是沉默地抱着她,轻柔地抚摸着女孩的后背。

  就这样过了一个小时之后,何雨夏的已然沙哑的哭声渐渐小了起来,就这样拉着孔遥的衣服靠在他胸膛之上睡了过去。

  看着何雨夏红肿的眼圈和满脸的泪痕,孔遥叹了口气,心中更是怜惜这个女孩,若是本就对她无情无义,便是其遭遇再惨上许多,他也不会许下六十年的誓言。

  而六十年,是杨野身体的阳寿极限。

  思索许久之后的誓言就意味着,这六十年内,予她平安喜乐。

  他微微弯下身子,想要将其放平躺下。可何雨夏就在意识模糊之间皱起眉头,嘤咛间小手更加用劲地拽住了他的衣服。

  看着女孩这般受伤小兽般的可怜模样,孔遥心中一软,又将她好好抱住,自己靠在了沙发之上。完全无视了孙霜传音让他出去处理后续的事情。

  孙霜哪知道此刻孔遥正怀中抱妹,羡煞旁人,只当他是在安抚何雨夏,便也叹了口气去找邢止浩准备和商讨和茅山后续的事情。

  C市的夏日不算特别炎热,却也有些暑气。但孔遥怀抱着何雨夏却丝毫感受不到热。

  兴许是玄阴之躯吧,怀中的女孩虽腰细如柳,小巧玲珑,但可以作为女孩本钱的地方却也丰润十足,抱在怀中只能总结出软若无骨四个字,又有冰肌玉骨的的舒爽,在夏日中也是不染燥热,反倒觉得清新无比。

  然而何雨夏睡觉之时却也不是完全地安分,偶尔眉头一皱,像是梦到了什么,身子微微挪动。

  感受着怀中柔软躯体的孔遥也眉头一皱,只因被对方胸膛的那两团温润滑软勾起了凡躯的反应。

  眼见那恶形恶状的东西就要撑起帐篷抵上雨夏白藕般的大腿,孔遥面色一红,大骂自己乘人之危,连忙用神念控制住血气流转,止住了它的攻势。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孔遥虽然有意地不去感受那副诱人无比的肉体,但只要雨夏身躯一动,就要分神控制血流。

  就在孔遥与自己凡躯上演着此消彼长的战争之时,却不由得联想起了些事情。

  如果没有自己的到来,怕是这女孩就真的按照生死薄上安排的命运度过了余生。

  出车祸致残,然后又被那个什么狗屁少主炼成鼎炉,所谓的阳寿几十年,怕也只是供人修行的岁月吧,待到被榨干的那天,就真的死去了。

  想到这里孔遥更是对所谓命运生出怒气来,所谓的命运,想来就是诸天神佛心念一动开的玩笑罢了,又或者是为了他们的棋局,不惜让凡俗惨淡,也要饲养出合格的修士。

  不过这些猜想如今实力不够,无法证实。但是,孔遥眼神一定,既然敢让我来,在我回去之前,这些什么狗屁命运,给你们绞碎看看。

  此刻孔遥大有雄心壮志,然而英雄毕竟气短,眼前的自我抗争还在继续!

  战争如火如荼,孔遥的身体也逐渐燥热起来。于是,何雨夏就这么活生生被火热的胸膛热醒了。

  孔遥如释重负,松开了手,看着少女犯着迷糊地揉着眼睛,额头鼻尖都是细碎的汗珠,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有些干瘪地问了一句:“睡醒了吗?”

  这么一哭之后,何雨夏心中反而放下了不少负担,虽然明面上早就已经在生活的催促下放下了对母亲死去的悲痛,但是相依为命之人的故去,哪有这么容易淡忘。

  只是那些情绪都被压得人透不过气的现世压抑住了,成了心中的一个死结,

  虽然何雨夏还不清楚是因为母亲那边放下牵挂的缘故,只觉得自己这样哭过,发泄过后那个结似乎松动了许多。

  起码不再那样时时刻刻缠紧心头了。

  稍微清醒之后,何雨夏感受到了那近在咫尺的鼻息和孔遥身体上淡淡的味道,有些害羞地低下头微不可觉地嗯了一声。

  这倒是让孔遥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既然打定心思不告诉她真相,便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眼前的女孩儿,总不能说些什么节哀啊,死者已矣的话来。

  “你把衣服脱下来吧。”何雨夏绞着手指小声说道。

  嗯?孔遥与鬼小黑同时眉头一挑,鬼小黑心道:“这么快的吗?”

  何雨夏立马就反应过来可能对方会错了意,紧张兮兮地抬起头小手乱挥,赤着耳解释道:“不是,我把你衣服哭脏了,帮你洗干净。”

  孔遥闻言,便解开衬衣的扣子,毫无芥蒂地当着何雨夏的面褪下了上衣。

  不得不说,虽然杨野伙食不好,身体算不上健壮,打工时的体力活也始终没有闲着,上半身肌肉轮廓分明,骨骼线条清秀明晰。

  他将衣服递给雨夏,心念一动,问道:“不是什么?”

  何雨夏刚把目光从孔遥上半身挪开,听见这明显不怀好意的问题,咬着下唇娇嗔道:“坏人。”

  便夺过衬衣,红着脸逃到了洗漱间。

  孔遥嘴角一勾,又长叹一口气,心道,为了让她平安喜乐,我也还是绞尽脑汁,费尽心力了。

  落到鬼小黑眼中,却惹来刹那白眼,禽兽,鬼小黑心道。

  嗯!孔遥察觉到了鬼小黑的眼神,出手如电,将他一爪擒来,握在手中肆意蹂躏。

  嗯,手感倒是差上不少,但至少没有负罪感。孔遥一边大力揉着不断求饶的鬼小黑,一边这么想到。

  可怜孔遥前身背负偌大威名,此刻居然落得只能奋力揉搓小鬼。

  鬼小黑这边自然不知道这主不是为了发泄他胆敢不敬的愤怒,而是喜欢他的手感的话,一定会强烈上报上司以后把他化成石头质感,免遭此辱。

  不过,孔遥倒是突然想起了正事,放了鬼小黑一马。

  鬼小黑虽然没有观战孔遥碾压林青,但也感受到了他天台上的滔天威压。更加不敢咬他虎口或者对他露出挑衅的表情。

  他连忙乖巧地溜到孔遥肩上,用肉呼呼的小手帮他按压肌肉。

  事实证明孔遥很吃这一套,毕竟以前做过山大王性质的事情。便舒服地伸展四肢在靠在沙发上缓解抱了何雨夏一个多小时的酸楚。

  他传音给鬼小黑问道:“修炼功法你有没有。”

  鬼小黑脸色一苦道:“您就别故意为难小的了,我哪里有冥府的修炼功法,不过这倒是不难,一般来说鬼差都有相应的完整功法,您要是想要,可以问下孙霜大人便是。”

  孔遥点了点头,确实鬼小黑这种新人助手之类的存在不大可能身怀功法,刚才也是时间太紧急,本来就打算这次出门和孙霜问来修炼方法,好好改善下这幅孱弱身躯的。

  而且,孔遥目光一肃,既然冥冥中感知得到自己的敌人就在那九霄之上的世界,自己又神魂被禁锢。修炼是最为重要的事情。

  解除禁锢,自己大概就能恢复记忆。而实力提升,也方便自己回去寻仇。

  虽然不知是何事情让他有如此不共戴天的感觉,但起码之前记忆片段中,自己站在漫天大火中泪流满面这件事情总和天上那些东西脱不了关系。

  他能够感觉得到,对于自己无比重要的人,就在那场大火中彻底死去了。

  那份心情也是他许下六十年誓言的缘由之一。

  那边何雨夏虽然洗衣服的时候觉得有些奇怪,那就是这件衬衣居然洗不出一点污垢的感觉。

  但满脑子都是孔遥举止的她哪还仔细想得了这种小事,她心底充实地将衬衣挂到了阳台上。

  回到客厅的时候,看着孔遥依旧是裸着上半身作沉思状才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没有衣服给他换!

  父亲离世得太早,为了不睹物思人,那些衣服也早就烧掉了。

  何雨夏哭笑不得地想到,总不能让他穿我的T恤吧,他这么高,也穿不上啊。

  她说:“要不我下去给你买件T恤将就着穿一下吧。”

  不用!孔遥大手一挥,终于想通了等下找什么法子让孙霜过来送秘籍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