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孔遥如此神情专注,面带微笑的大手一挥拒绝了穿衣服的模样倒是让何雨夏想起了小孩儿闹脾气的模样。

  何雨夏便是刻意憋了下,也还是捂着嘴笑出声来。又心念一转,似乎和孔遥相处的短短时间里,自己是哭得最多的,也是笑的最多的时光吧。

  孔遥哪知道自己的深谋远虑被想成了小孩儿撒娇不想穿衣服,摸出手机打给了孙霜。

  “喂,在干什么,给我送些衣服过来。”

  而孙霜此时正在和邢止浩思索得知消息后的茅山那边沉默到底是什么意思。

  对于这种势力间的摩擦沉往往默不是意味着默认,而是意味着暴风雨到来的前夕。

  虽然冥府家大业大,然而那群大佬常年掌管冥界和诸多轮回道,真正在地表上和别人掰腕子的还是他们这群苦哈哈。

  然后孔遥的电话打来了。孙霜道了声歉,表示是孔遥打来的,可能他那边有空过来了。

  邢止浩见状一脸平淡地伸手没收了孙霜面前的茶。

  然而依照惯例,孔遥的开场白自然不是孙霜幻想的正常模样。

  孔遥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让他给自己送一身衣服来。孙霜一脸愕然,这厮难道又惹祸了?把鬼差服都给打破了那种?

  他传音过去问道:“搞什么飞机,你鬼差服被打烂了?”

  “要是鬼差服打烂了就直接给你传音了,顺便过来给我修炼法门。”

  孙霜释然,答应后便挂了电话,只要不是又惹祸了就好,然后又觉得很不对劲,自己这是找的搭档啊,怎么会想着对方不要惹祸就谢天谢地了呢。

  看着邢止浩询问的眼神,孙霜耸了耸肩道:“叫我等下送衣服过去,顺便教他修炼法门。”

  邢止浩面色从严肃开始变化起来,就像是一团雪慢慢化开,最后更是拍着大腿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他说:“你孙霜真可以啊,又当孙子又当爹的,怎么衣服还得你给送过去啊,会不会过去了还得要求你绑奶瓶子到胸口上,顺带当个妈妈。”

  孙霜白了一眼邢止浩,这厮从他到现世开始就一直拿他开涮,然而正经的时候又能讲出许多道理,需要帮助时也从未皱过一下眉头,就是个嘴烂心好的前辈。

  这些年来孙霜也摸清楚了邢止浩的脾气,你要是跟他较真,他会越来越得劲,反正打起来一百个孙霜都不够他打的,所以孙霜就成了这幅小媳妇模样。

  然而,孙霜微微一笑突然想到了个很赞的好主意,要是多带邢止浩和孔遥接触接触,不知道他还不能每天都这么兴致好。

  “对了,也别闲着了,既然已经彻底和茅山闹翻了,那边又沉默着,就先去收拢下干老留下的那些势力吧。”邢止浩又恢复了正经的神情。

  孙霜现在也大概明白了干老的苦心,之前不让他接受势力,一方面是他心性太差,一方面却也是让他暂时避让下其余觊觎这块地盘的势力。

  不过既然邢止浩这个时候开口了,也不像是会完全放着他不管的样子。

  “可干老已经在扬州大会上发过言了,不让我们接受他的势力。”孙霜皱着眉头道。

  邢止浩叹了口气道:“果然你还是适合去当奶爸,干老的考虑你也能够明白了吧,可出了这岔子,现在咱们已经站在风口浪尖上,你拱手让给茅山了就能解决问题?咱们冥府也不是软柿子。”

  孙霜仔细想了想,却发现确实如此,已然生出摩擦时候避让只是自取灭亡,倒不如先收拢起来,先占个师出有名。

  “不过,扬州其余势力那边怎么说?咱立马毁约岂不是把他们当猴耍”孙霜抬起头问道。

  邢止浩闻言便是坏笑满面“口水战就是我们白组负责了,这些年有干老坐镇我都快闲出病来了。至于暗地里面的手段,不还有你们黑组吗。”

  孙霜面上一苦,不会这家伙刚才听到自己心里面的想法了吧。要把我直接丢去给龙虎山,儒门那些势力较劲了。

  “愁啥,不还有个秒杀元婴修士的孔遥在嘛。”邢止浩突然面色一肃:“不过,刚才他让你送修炼法门过去,意思是大战的时候他什么法门都没修炼,什么法术神通都不会?”

  “应该是吧,他从头到尾就出了两拳,也看不出来什么玄妙。”孙霜点点头。

  “那就更有趣了啊。”邢止浩把茶端起对着窗外将要落入山中的夕阳道:“一想到风雨将至,我就兴致很好啊。”

  说罢便一脸豪迈地饮尽了那杯茶,浑然把自己幻想成了武侠小说里面大碗喝酒的大侠。

  孙霜对着朝垃圾桶吐茶叶的邢止浩翻了个白眼,心中暗道白痴。

  转身离开房间的时候,孙霜想着要不要把自己怎么在一个嘴烂白痴和一个面瘫妖怪之间混鬼差的故事写成小说呢。

  旋即他摇了摇头,主角这么窝囊的小说,写出来绝对是个死透了的扑街货。

  挂断电话之后,孔遥回头,却发现何雨夏笑的更是灿烂,心底也有些放心起来,只要不哭就好。他问道:“傻笑什么呢。”

  何雨夏佯怒道:“你才傻呢。”又立马变回笑脸问道:“还剩些排骨,是煮来吃,还是炸来吃呢。“

  “炸来吃吧。”

  然后何雨夏又迈着轻快的步伐钻进了厨房。

  自然不是因为孔遥的动作威力巨大,让她这么开心的原因是孔遥让他伯伯送衣服过来,这么说的话,他果然不是想做完好事就走人了,而是真的想租住在这里。

  想到这里何雨夏又小脸一红,自己才刚成年呢,就这么为别人要和自己住在一起开心。

  孔遥啊孔遥,你怎么这么能偷女孩子的心呢。何雨夏一咬嘴唇,想着以后可得看紧他,不然指不定招多少野花来。

  孔遥给孙霜开门的时候,何雨夏正围着围裙端上一大盘炸排骨。他放下一堆刚买来的衣服,扫视了一番桌上的饭菜。

  卖相自然和他吃过的很多菜都没办法比,但关键难道不是这些看上去就很可口很用心的菜是一个十八岁女孩儿亲手做出来的吗。

  看着一脸傲娇冷淡的孔遥,再看着小白花一样美丽清新的何雨夏正满脸幸福地围着围裙朝他笑。

  孙霜心里顿时冒出两个大字,禽兽。

  可怜的小女孩儿啊,你真是被拐了还赔笑,你可能不知道,眼前这厮是个大妖怪啊。

  接下来的吃饭时光,孙霜吃着可口的饭菜,看到给孔遥不停夹菜,又盯着他的脸傻笑的何雨夏。心中更加坚定了孔遥是个可以祸乱人心的妖孽。

  不过这么热心肠的妖孽倒还是第一次见,换做是自己,找林青麻烦这种事情拉上邢止浩还是敢做的,但是要和黑无常对峙这种事情倒是真的想都不敢想了。

  殊不知孔遥心中却依旧还是有些不爽,按照本意他是想要将练忱留在人世的,无关什么慈悲和善良,而是他很不满意所谓的安排。

  但孔遥也不是个脑子一热就什么都做的愚夫,那个情况下如果真的战起来,能不能保住练忱魂魄不说,黑组头目这样的人物会及时赶到那里绝不是意外,恐怕他的出现也算是一次试探或者设局。

  既然没有直接杀掉他,而是剥除记忆打入凡尘。就足以说明对方也不能想把他打杀就打杀的。

  接下来的凡尘之路,怕也是处处都有着算计与试探吧。

  不过孔遥却丝毫没有担心,依旧满足地吃着饭菜。无论来的是什么,一应接下就是。

  很快,这顿饭菜就被各怀心事的三人吃得干干净净,这份干干净净自然是孔遥付出的努力最大。

  何雨夏在厨房洗碗的时候,孔遥与孙霜来到了阳台边上。

  “功法呢。”孔遥伸手问道。

  孙霜气急败坏地传音说:“能不能谨慎点,真当修炼法门是口香糖啊,睁着大眼睛一要我就从裤袋里面掏出来给你,收束神念,我用神念传给你。”

  孔遥顿觉有些尴尬,用手擦了擦鼻尖。主要是之前消化了很多杨野的记忆,在那些记忆中的小说里,什么功法啊,都是书本玉简之类的。

  现在想来,果然还是神念传导比较安全方便些。

  说是神念传功,却也没有花费太久时间,不然孙霜也不会就在阳台上就给孔遥传过去。

  真正传过去的是两个个晶莹的圆珠,虽然孔遥的神魂被禁锢,但那层禁锢也不是完全占据了整个识海,而是将他的神魂压制变小,识海中依旧有着极大的空间。

  圆珠就乖乖地飘在金光外的空荡识海中,果然金光只能够封锁他的神魂,不会干扰他现在的修炼和记忆。

  孔遥将神念探入其中大致浏览一番,一幕幕的动作和文字说明就自然而然的浮现出来。

  他只看了两颗圆珠的开篇就止住了,总不可能当着何雨夏的面一直闭着眼睛修炼吧。

  其中一颗圆珠记载着最为普遍的修炼方式,也就是练气,可以将天地灵气纳入体中,按着相应法门转化为冥气。另一颗圆珠体积要大上不少,乃是记载着鬼差的法术,对应十八层地狱中的无尽刑罚,刑罚练成后就可以化为各种功能的法术了。

  孔遥睁开眼睛传音问道:“神通呢?”

  孙霜倒吸了一口凉气反问道:“你咋不下地,直接找冥府十王要,也知道叫做神通啊,神通要么是上天赋予,要么是法宝自带,自身能够修成的神通都是各个势力的镇门宝。”

  孔遥认真地点头道:“恩,也不为一个好主意。”

  孙霜顿时无语,再也不想和孔遥说下去。

  当然,现在不能直接去,就连一个黑无常都能让他觉得棘手,冥府十王更不用想了,现在提升实力,找回记忆就是。

  孔遥嘴角一勾,抬头望着夜空,既然我来了,就要留下我来过的痕迹啊。

  不过痕迹比较深刻就是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