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孔遥这边正想着要在这人世间留下些让诸天神佛都觉得深刻的痕迹,就听到孙霜一本正经地问道:“等会儿你有事吗?”

  “没空,等下要陪雨夏出门……”

  孔遥悠哉地正想说等下要陪何雨夏出门去帮她把借的高利贷还了就被孙霜直接开口打断:“行吧,你不用来也没事,有事我再传音给你吧。”

  孙霜起身离开,满脸鄙夷地盯着孔遥,眼中充满着某种火焰,或许这就是单身狗的恨火吧。

  孔遥知道孙霜八成是误会他要陪女孩儿逛街玩耍之类的事情了,却也不想解释,乐得清闲。

  而且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时间也是极为珍贵,除了刚刚许下的誓言,就没有比尽快提升实力更为重要的事情了。

  而搅乱所谓命运这种事情,就放在第三了,反正鬼差这个身份也适合干这种事情。总不可能冥府让黑无常一直盯着他吧。

  孙霜关上门,转身离开的时候摸出了一支烟在已然黑下来的楼道间点燃了,愤怒只是一时的,那之后的却是满满的愁思。

  一步步走下的时候孙霜莫名地想起了一部港片里面卧底愤怒的质问上司说,“说好了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都快十年了,老大!”

  仔细算来的话,他到现世作为一个黑组成员已经五年了,五年对于很多修士来说不过弹指一瞬,然而对于黑组来说不是如此。

  黑组的特殊性就在于需要大隐隐于市,甚至还得是永不登台的黑道,为的不仅仅是身份既不扎眼,又方便行事,同时还得保持着对许多消息的敏锐嗅觉。

  这就意味着黑组成员必须在凡尘中假装常人生活,五年的时光足以沾染上很多的凡尘气息,但却又有不同,正如卧底得时刻记住自己是警察一样,孙霜必须时刻记住自己是个鬼差。

  而且是黑组鬼差,现世身份行走于黑道之中,找到怨鬼线索之时又得前去清除。

  孙霜永远都忘不了他来现世的第一年,只是一个黑绳鬼差,实力对应先天修士,却遇到了一个金丹巅峰的怨鬼,若不是那怨鬼心智扭曲,想要将他折磨致死,恐怕就等不到干老前来解救。

  于是这五年之中,也不是没有动过心的时刻,也不是没有合适的女孩对他示好,但他都干脆拒绝,而且不再往来。

  虽然冥府势大,对怨鬼的处理非常及时,九成怨鬼都只是超凡和先天级别,可以说是找到本体后处理起来极为简单。

  但总归是有一成的漏网之鱼,谁也不知道他们躲在阴暗中修炼到了什么地步。

  所以孙霜下定心意不与任何凡人女子结合,黑道报复易挡,怨鬼觊觎却难防备。

  所以孔遥啊,你还真是让人不爽,什么都不怕,又好像什么都能挡住。也确实让人羡慕啊。

  也许不沾染心爱之人的因果就是我最后的温柔吧,孙霜坐上车,将烟头碾灭。

  他摇头一叹,脸上露出了仿佛饱经沧桑的笑容。

  有些时候真是被自己帅到呢,正经不过三分钟,孙霜又满脸贱笑起来。说起来刚才想到那句话真是够经典的,兴许我的故事写成长篇会扑街到死,但是删删减减,改编成短篇会很精彩。

  这边何雨夏从厨房里面走出来,发现孙霜一声不吭就离开了。她神游天地,也没听见孙霜什么时候走的,还想再好好感谢一下他。

  孔遥摆摆手表示他今晚要去忙生意,不用在意。

  “哦,今天还早,我们出门一趟吧。”孔遥面色如常道。

  何雨夏闻言眼睛一亮,就准备转身:“等我一下,我换身衣服。”

  孔遥看着她这么欢喜的样子,便知道她也误会了,连忙补充道:“是去还钱你借的钱,早些还了免得麻烦。”

  何雨夏目光一暗,旋即又接受了这个安排,依旧高兴着说道:“那也等我换一身衣服。”

  女孩子的换一身衣服往往不是真的就只是找一套干净衣服换上就是,而越是漂亮的女孩子就越是麻烦了。

  孔遥虽然还没能总结出这等道理,但从杨野记忆中那个老是凶巴巴的妇女出门通常需要打理个把小时推断出何雨夏怕也是要耗上不少时间的。

  他百无聊奈地坐在沙发上,想着怎么打发这段时光。修炼的时间也早已打定主意放到夜里进行。

  杨野的那些干巴巴的回忆他也翻得差不多了,大部分都是被欺负,或者去打工的时光,要再翻阅也估计没什么收获。

  孔遥心念一动,这才想起了自己的本职是鬼差,原本适应此身之后按他心性是不可能一直乖乖为冥府卖命的。

  不过既然有人把他丢下来,当然要用鬼差的身份好好做些事情了。

  吞噬怨鬼之灵来修炼的捷径大有前途,打断那些让自己不爽的命运也大有前途。总而言之,现在孔遥觉得鬼差这工作简直是前途一片光明啊。

  于是他不坏好意地决定要干好鬼差这个本职,传音给乖乖飘在一旁的鬼小黑询问起了鬼差的基础知识。

  鬼小黑表面上大为感动,表示老大抓紧每分每秒学习的精神乃是鬼差楷模,心底却痛苦不堪,这厮要是真把鬼差工作给干好了,自己还得待到新人期满才能归去。

  要是他真就这么混日子,说不定没几个月就被调到白组,但现在突然想好好干事了,只要不犯大错误,自己就得在这魔王身边陪他度过漫长的两年新人期。

  孔遥转头一瞪眼打断了鬼小黑巴拉巴拉如同淘淘江水的吹捧,让他赶紧给自己讲。

  又嘴角一勾,接上一句,吹捧之类的得闲了再好好说。

  鬼小黑心里又是一个疙瘩,哪有好人,不,好鬼差这么喜欢拍马屁的啊,这斯怎么看设定都是山大王,魔王一类的角色。

  但鬼小黑面上还是保持着恭敬的表情,开始从头讲解起了鬼差的基础知识。

  鬼差,特别是黑组鬼差,最为关键的工作就是收魂,收怨鬼之魂,所以鬼小黑便从怨鬼开始讲起来。

  所谓怨鬼只是一个极为模糊的分类,且极容易和许多修真界术语混淆起来,比如鬼修的特殊体质怨鬼之躯什么的。

  而鬼差口中的怨鬼就是,人死后因为种种特殊的原因,逗留在人世间,且无法被正常接引的魂魄。

  怨鬼会干扰到冥府对于轮回的管理。而且往往具有隐蔽的本能,也具备一定的力量,白小鬼无法直接接引,就得黑组成员前去收魂。

  最为普遍的怨鬼有四类。

  有人死后对生者怀有极大仇恨,靠着吞噬凡人灵魂修炼,这是凶鬼。有人死后执念太深,久久逗留在一个地方,久而久之将那里同化,形成阴邪之地,这是地缚灵。

  有人死后被生者的仇恨纠缠,无法自由前往冥府,久而久之会被那些仇恨侵蚀心神,成为恶鬼。

  最后一类是尸鬼,乃是死前有所布置,死后隔绝了白小鬼的感应,往往一死就会具备一定的力量,危害也最大。

  “好了。”何雨夏推开门,轻快地原地转了转:“怎么样?”

  原来是换上了一身白裙,素净的裙摆刚好垂到膝盖上方,露出修长的小腿和精致的脚踝。

  此刻裙摆纷飞间更是露出了一截白藕般的大腿。而上半身也是恰到好处地露出了香肩和分明的锁骨。

  配上修长纤细的脖颈,以及简单束起的马尾,整个人就像是白天鹅一样高洁清纯。

  孔遥哭笑不得:“恩,确实好看,不过我们是去还钱的啊。”

  何雨夏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这身裙子买来后她就不太敢穿出门。

  “其实那些人都是舅舅找的,我们还得先去找舅舅。”何雨夏这才说出了为何要换得这么正式的原因。

  孔遥站起来道:“那走吧,我们去先去找你舅舅问一下是借了谁的钱,会催得这么急。”

  于是两人开始出门,一路上引来了不少目光。何雨夏终究还是害羞,在一片目光中有意地和孔遥靠的很久。

  无论是气质大变的孔遥,还是精心准备后的何雨夏,都是极为养眼的存在。

  更别说两人走在一起了,颇有些神仙眷侣的意味。

  而在诸多或是羡慕,或是嫉妒的目光中,夹杂了一份难以言语的目光。

  这份目光来自于马路对面,一个容貌身材略逊于何雨夏的女子。

  何雨夏的气质是高洁清秀,她是温暖可人,一双眸子如春风化雨般让人心旷神怡。

  而这份容貌和身材还是她为了不引起骚乱所幻化出来的样子。却没想到变得不够丑,毕竟不是此间人,不知此间美丑分界。

  若是露出不属于此间的本相,恐怕只能一直隐藏身形。

  这时,她看着孔遥的背影,目中又是心疼,又是幽怨。更有说不尽的复杂感情不断流转于其中。

  终于孔遥两人消失在她视野中后,她长长叹了口气。

  “清玄姐姐,他就是你朝思暮想的那个男的?我看他不像个好鸟,还不如守南天门那几个大鼻子气派。”在她身边抄着手的一个小男孩儿撅着嘴巴说道。

  被如此一逗,清玄这才露出春风般和煦的笑容,摸着他柔软的头发:“小楚要是早出生几百年就不会这样说了,不然你只会觉得他是盖世英雄,你说的守南天门的那些大鼻子啊,怕是梦里都不敢说他不像个好鸟。”

  被称作小楚的男孩儿闻言翻了个白眼,埋怨道:“那难不成说他是只坏鸟?姐姐再这样下去就真要成痴仙子了,还是少说些盖世英雄之类的话,免得又被责罚。”

  清玄收回手淡淡笑道:“走吧,把该做的事做了,再来看他一眼,我们就回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