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拿到对方的联系地点之后孔遥便拦了一张出租车过去。毕竟还有雨夏同行,如果只有他一人的话,孔遥倒不怎么在乎在城市里面灵魂化这种事情。

  反正听孙霜介绍,白组不就是处理这些小尾巴的组织吗。

  “那我们先联系一下你伯伯?”何雨夏有些紧张地问道。对方听起来怎么都不像是孔遥能一力摆平的家伙。

  孔遥微微一笑道:“不用了,我去就足够了。”心里完全没有当会儿事儿,反而有些好奇掺杂了修士的地下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要是能够找到些对修行有帮助的东西就更好了。

  虽然魂体本身的力气和速度就足以应对所谓的元婴修士,但还是需要外力才能够打破神魂禁锢。

  这层禁锢可不是些许力气就能够撼动的,毕竟是九霄之上的神佛设下。

  确实各大势力划清地盘就是要在那块底盘上下辐射的空间中布置折叠空间。

  这些折叠空间作用就类似于洞天福地,设下大阵之后就能萃取灵气为灵石供给修行,也能培养各种灵物。

  放在孔遥眼中就是大片的财宝。这些财宝也许前身看都看不上,然而现在却只能抓紧一切机会变强了,谁知道那些神佛无法亲手打杀他,又会为他设下多少磨难和陷阱呢。

  所以地下世界这一遭是必定要走了,这次前去就权当是踩踩点。

  不过孔遥却不知道恐怕他会非常失望,主要孙霜没存着孔遥的这份心,自然没有详细告诉他更细节的部分。

  细节的部分就是,这些洞天福地本就不是为凡人准备的。

  硬是要比喻的话,要为底盘奔波的大多就是苦哈哈。所谓的内门和背后势力才是土财主。

  财主几乎吃干了所有收成,只有极少数的苦哈哈能够喝点汤。

  要在那群尚且还需要借高利贷的地痞手中收刮到点有助于修习的东西简直难得就像是买彩票中大奖一样。

  如果孔遥知道这些事情的话会更加悔恨自己一拳就轰碎了林青的肉身以及储物戒指,导致那个戒指中的宝贝都随着储物空间破碎,流落到了茫茫虚空之中,灵气慢慢消散,变成彻底的宇宙垃圾。

  终于车开到了繁华的市中心,停到了一动亮着各种牌子,名为来仪楼的高楼之下。

  孔遥抬头望着那些明面上正规得不能再正规的招牌,又知道自己被杨野的记忆给带偏了。

  想来也是,既然地下势力沦为修士们收刮灵气的鹰犬,怎么会是聚个头会得去废工厂,地下室之类的地方呢。

  除了这一丝好笑以外就没有过多的感慨了,孔遥朝雨夏看看,算是稳了稳少女的心,举足便向大门处走进去。

  在两个衣着得体的侍者躬身欢迎之后,孔遥一眼就看到了宽阔大厅中央的咨询台。

  大楼极高,诸多高大上的店面以及小公司都寄居其中。所以也确实需要这种咨询台用做指引。

  孔遥略一想,还是准备去问问,虽然已然知道对方具体的楼层,不过却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依旧还在那里。

  孔遥还没走到那里,总管招待来宾的许礼便眼前一亮,站起身双手交叠于腹,温声询问需要些什么帮助。

  其余那些正在忙碌的侍者都不禁多看了孔遥一眼。

  招待处虽然听起来低下,却也是这栋楼的第一双眼睛。担任这一双眼睛的就是那许礼。她的地位可以说是不下于来仪楼主人叶飘手下的三大干将。

  对于男人来说,孔遥远不及身边的雨夏亮眼。对于女子来说却刚刚相反。许礼虽然在雨夏的容貌之上停留了一下,然而吸引住她心神的却是孔遥。

  孔遥虽然五官不算俊美,只是中上资质。但眼神与气质却格外出凡,浑然不似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深邃,耐人寻味。

  那女孩儿在这里也算是个前辈,接见过许多身份非凡之人,养出一双善于观人器量的眸子。

  眼前这个男子虽然与相随的女孩衣着平凡,但那份器量却是罕见至极。只在许多成名许久的大佬巨头身上看到过。

  有许多腰缠万贯,权势滔天之雄亦是衣着常常,只因早就不需要衣着来造势。

  而她眼前的孔遥器量之大,更是如龙在渊,深邃有持,又如虎乘风,锐利桀骜。

  非千金之子,不能自如散发。

  单凭这副器量,就足以许礼慎重相待。

  孔遥没想到对方这么热情,哪知道是自己的王霸之气被对方认出来。便问道:“不知那叶飘这时候在不在。”

  叶飘这名字在C市中有许多,但来仪楼中的叶飘却只有一个。

  不过更多的认得他的人却不叫他叶飘,而是叫他诨名飘飘,听起来像是个女孩的花名,却有着巨大的威慑力。因为百斤巨石在他手中就像是轻飘飘的一片叶子。

  许礼心中道了一声果然,敢在来仪楼一口喊出叶飘全名的人不是狂徒就是贵人,孔遥身份当是后一种。

  又转念一想,虽然叶飘叮嘱过她今晚有贵客到来,不得打扰,但这个时候来访,孔遥极可能是诸多贵客中迟到的一个。若是怠慢反而落了叶飘面子。

  于是许礼面容不变,不失仪表地继续说道:“兴许这会儿正在开会,不过我可以打电话给他,想必不会让您久等。”一双灵气十足的美眸之中写满了对孔遥的热情。

  孔遥听到他还在便点头道了声不必,带着雨夏走去电梯的位置。

  许礼心中一定,坐了下来。她故意没对明显是第一次到来的孔遥说出具体楼层,以及告知他叶飘正在开会,便是一次试探。

  但孔遥得知他还在便直接前去,便不像是个需要知会叶飘的麻烦了。

  两人走进电梯,后续又挤进来许多人,一时间电梯化身沙丁鱼罐头。

  孔遥见何雨夏露微皱眉头,便面对着她,用后背隔开了人群。一言九鼎地许她平安喜乐,那么皱眉头的小事自然也得在意了。

  何雨夏见孔遥如此动作,脸上微红,明显开心了许多,神情也没这么戒备紧张了。

  孔遥看上去也不像是个说大话的傻瓜,既然开口说无事,又有心护她,怎么还会紧张呢。

  于是何雨夏也终于开口说出进楼后的第一句话了:“诶,怎么电梯上只有十楼呢。明明看起来这么高。”

  孔遥闻言后只是神念一扫便清楚了大楼的构造,却也发现些有趣的事情,低头对雨夏解释道:“许多楼层都是几层空间合在一起,用旋梯相连,所以会这样。”

  何雨夏眼睛一亮,却突然对这个话题失去了兴趣,琼鼻一皱说道:“哼,我看刚才那个女孩儿倒是对你很中意的样子。”

  何雨夏口中的那个女孩儿自然是许礼,想来是她对孔遥的态度太过,又没正眼瞧过雨夏一眼,故招来了这瓶飞醋。

  孔遥看着雨夏这番娇嗔模样,不由笑道:“人家的本分工作罢了。”

  何雨夏轻哼一声,显然不相信孔遥的解释。脸上却也没多大的醋意了,反而有一丝小女孩儿的骄傲之色。

  电梯中的人越来越少,终于到了十层。叶飘作为这栋楼的主人,自然是将十层作为据点。

  电梯之外便是一扇足有三米高的雕纹木门,门外没有保镖或者侍者之类的。

  会到这栋楼里面消费的人通常不会不知这扇门后是谁,叶飘之名便是这扇门的侍卫。

  然而这扇门被一个毫无名气的小子一手推开了。那小子正是孔遥。

  开门便见到了叶飘。

  孔遥在练轲的记忆中看到过叶飘的样子,甚至此刻他的衣服都没变。

  他正龙盘虎踞一般坐在大厅正中,下位只坐了两个彪形大汉,一个文雅之士。正是叶飘手下的三位干将。

  除此之外便没有任何小弟围在身旁。

  概因今天到来的人太过华贵,外围小弟更本没有资格听到只言片语,甚至连他都只能守在旋梯之下静待真正的大佬们商谈。

  孔遥的突然前往瞬间吸引了四双目光,那目光中所含的气势足够让一个十八岁愣头青冷汗满头,道歉之后阖上大门。

  然而孔遥却视若无物,带着又紧张起来的何雨夏散步一般走了进来。

  浑身随意散发的器量之大便是叶飘都在心中道了一声好,但依旧还是面色不变,坐在木椅上问道:“不知阁下前来所为何事。”

  这句威压十足的话顿时让没见过多少场面的何雨夏顿在原地。孔遥便也站住,伸手轻轻握了握雨夏的小手。

  他淡淡地说道:“前来还钱。”

  四字一出叶飘顿时一笑,果然自己还是久居此位,活的太过慎重,猫猫狗狗露些器量都要多嘴一问了。

  但他手下的干将便没他这般心胸,尾座的一个满臂纹虎的大汉站起来怒道:“不想死就给我滚下一楼还钱,不然虎爷我就把你给丢下去。”

  所谓虎爷就是借给练轲高利贷,又拐骗何雨夏去那家店面的陈虎了。

  何雨夏听到熟悉的声音,便探出头一看,发现是那个凶神恶煞的虎爷,顿时又把头缩了回去。

  陈虎却看到了何雨夏的脸,记起了这档子事情,原来是舅舅被打了一顿,就带着一个小子过来还钱来了。脸上露出些玩味的神情。

  孔遥看到陈虎反应就知道,果然如孙霜所说,白组只洗脑了那天看到孔遥的人。

  陈虎冷笑着说道:“原来是你啊,我真是不知道你是怎么逃的,居然那经理对你一点印象都没有。”

  “不过既然来了,就不用提什么还钱的事情了,先让虎爷我乐一乐,再带你回去慢慢还钱。”陈虎顿时脸上露出了淫邪的笑容。

  所谓带她回去,便是带雨夏回那家店继续卖。

  何雨夏顿时大惊失色,拉紧了孔遥的手臂。孔遥只是转头朝她笑道:“没关系,我去处理。”

  便抚开了雨夏双手,朝前走去。

  叶飘自然知道自家手下这三个干将,就属陈虎最不成气候,依旧干着许多小混混干的勾当,但要坐稳位置却也需要他的一身力气。

  他朝陈虎冷哼一声道:“带出去,处理得小声点,别扰到上面。”

  陈虎自然知道叶飘说的上面是什么意思,收敛的神情,也朝孔遥走去。眼神中却浮现出凶狠的光芒。认识他的人便知道,这一次就不会是稍微扁一顿的事情了。

  练轲只是因为身处公职,所以才没下恨手,但看来孔遥便没这份幸运了。

  孔遥自然知道对方动了杀意,却依旧一脸平淡地走了过去。

  陈虎心性极差,但能坐稳叶飘手下三干将的位置,靠的就是他超凡中期的实力。

  殊不知他引以为傲的修为在孔遥眼中就连蚂蚁都算不上,金丹之下是筑基,筑基之下是先天,先天之下才轮到超凡。

  连金丹修士都让孔遥直打哈欠,更别说眼前的陈虎了。

  陈虎看着孔遥浑身松懈,认定了他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踏步向前,双目怒睁,偌大拳头随着暴喝声轰出。

  孔遥算是比较高大的男孩,但也只是男孩罢了。眼前的陈虎身高足有一米九,体格更是吓人,纹虎右臂更比孔遥大腿还粗。

  何雨夏看见这番场景,吓得花容失色,大喊孔遥名字,仿佛下一秒就能看到孔遥头都被打烂的残忍场景。心中顿时悔恨不已,若不是自己,孔遥怎么会遇到这种事情呢。

  孔遥面对陈虎攻势,却只是摇了摇头,微抬右手打了个响指。

  虽没正是修炼,但见过功法的孔遥也知道了气息运转之理,神念裹挟一丝真气便对向陈虎拳头。

  陈虎还在沉浸在即将暴捶对方的快意之中,却突然听到了骨裂之声。正诧异间,自己便倒飞而去。

  这下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叶飘伸手接下陈虎,一双手臂顿时发麻,关节不断发出脆响。

  原来骨裂的是自己,陈虎木然地看着自己扭曲变形的手臂,顷刻后更是心神巨颤。

  他的一身修为居然完全被破,一身真气荡然无存。却不知他的肉身根本也没一同摧毁,只消几日就会血肉衰败,变成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高个子。

  孔遥嘴角一勾,杀陈虎真是比打响指都简单,但他费力打了个响指,却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便是,对于这种人,废他修为,毁他肉身根本比杀了他还狠。他很快就会在碾碎人的生活中明白这个道理。

  第二个就是,他刚才神念扫过的时候看见些有趣的东西,就不在这里见红了。

  何雨夏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孔遥,对方分明如此强壮,但他好像就打个响指,对方手臂就折断了。简直如同魔术一样,又或者说他们在拍戏?

  孔遥没有回头刻意解释,等会儿和鬼小黑商量下再和雨夏解释也不迟。总得一点点地为她揭开自己的谜团。

  叶飘伸手止住了想要掏枪的手下,因为他是乃是超凡巅峰,看到了一丝真气痕迹。

  真气离体便不是超凡了,而是先天。

  手枪对超凡依旧有威胁力,但先天强者完全可以赶在枪响以前杀死超凡对手。

  他脸上一沉拱手道:“却不知原来是高人来访,我这小弟冒犯了阁下,当是如此下场,还钱之事便不用再提了,不过……”

  陈虎原本听到叶飘如此说,心里面生出丝怨恨与绝望,但听到不过两字便有心念一动,知道叶飘的意思了。

  叶飘冷笑,接着说道:“不过是因为死人不需要还钱罢了。阁下敢闯进来,却不知道此刻楼上都是些什么人物,阁下既然来闯了,便无法走着出门了。”

  孔遥不置可否,只是回身安慰何雨夏。

  叶飘忍着怒气,只因听到正主已经出马,眼前这少年饶是先天巅峰也走不出这扇门。

  他恭敬地回身朝旋梯上走出来的男子躬身道:“霜少爷,惊扰到您了,真是抱歉。”

  孔遥也回头朝着那人,满脸笑容灿烂:“孙霜,又见面了。”

  孙霜一脸的生无可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