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孔遥的特殊之处就在于,魂体无缺,肉身无修为。只要不主动出手,饶是渡劫修士来了也察觉不到他的存在。

  孙霜再看见孔遥这一脸笑容怎么猜不出来,自己的行踪早就被孔遥所知。

  叶飘见到孔遥这幅模样便是心中一寒,敢在这种地方直呼孙霜全名,本身便是属于那一层次的存在了,无论敌友,都不是他这种小角色可以冒犯。

  想到这里他恶狠狠地看了一眼陈虎,陈虎已然彻底绝望,木然地看着孔遥。十余年坐在这个位置,怎么不明白,今天无论这个少年是敌是友,他都恐怕活不下来了。

  叶飘心道,都是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陈虎,他很容易就推敲出来,这个少年是为了身后那个女孩儿前来找麻烦的。而自己开始时随意安排他命运的态度,还有借孙霜之势嘲讽他。

  哪一条,都足够让他血溅当场。叶飘咬牙,冷汗从眉间滑落,他垂着头悄悄观察孙霜的神情。

  只能期望是敌不是友,如果是友,孙霜不会介意把他放血给给对方看,毕竟自己借他的势想拍马屁,却拍在了两人的大腿上。

  是敌的话起码还能挣扎一番,事后孙霜也不会太难为他。

  孙霜没有搭理这个说是要陪女孩儿,结果到了晚上就跟在他屁股后面来砸他场子的家伙。

  有这么欺负老实人的吗?简直欺人太甚!

  所以他脸上的生无可恋褪去之后便是浓浓的怒意,从巨大的旋梯上缓慢走下。

  邢止浩这时候也慢步出现,从旋梯上缓缓步下,在他身边的便是当初干老势力下的各个巨头。

  邢止浩今天代表的便是C市明面上的权利过来给孙霜撑腰,却没想到中途出了这个岔子。

  不过既然对方只喊了孙霜一人,那就让他们两个谈就是,邢止浩打定了主义,站定在孙霜身后。他可是听了不少孙霜的吐槽,对孔遥寻人不爽的功夫十分佩服。

  今晚的孙霜原本可以说是最扬眉吐气的一次,元婴修士兼C市副书记邢止浩来为他撑腰的同时,也给足了要合作的诚意。

  于是平时那些表面就不够尊重孙霜,背后更没把他当会事儿的巨头们大会上频频发出对他的由衷的赞美与崇拜。

  虽然这份由衷谁都清楚有些违心,毕竟大家都是筑基修为,而孙霜更是心智与心性都是下下之选,不过现在即便是个小学生背靠着要鼎力相助的邢止浩,那那个小学生就能够坐上去。

  孙霜虽然也知道都是演戏,自己的开心却不是演的,以前人家连演戏都愿意演,几倍小酒下肚之后,孙霜突然想起形势比人强这句话来,更是开心得不行。

  正当孙霜打算略加暗示,让那群狗腿子赶紧把袍子给他加身,让他坐稳这C市的地下诸侯的时候。

  孔遥来了,那个糊弄他要陪何雨夏的小子带着美女打上门来了。

  孙霜面色几变,他这边的人都以为他是怒到了极致,所以神情才会这么扭曲多变。沉默间都浑身绷紧,只等孙霜挥手宣战。

  殊不知孙霜也很辛苦很绝望啊。愤怒是一时的,恐惧却是一生的。

  当他真的站在孔遥身前盯着那双眸子的时候,突然一个激灵就反应过来,对方可是两拳打死元婴修士的妖王啊,黑无常都对他如此和蔼。自己又哪敢怎么着他呢,用自己的魂飞魄散试试冥府铁则能不能镇压他?

  孙霜肯定是拒绝这个想法的,毕竟生前就活了十几年,死后更是才在人间呆了五年,他还没活够味呢。

  所以就算孔遥戏耍了他,依旧是得给足他面子啊。然而太下贱的话,今晚建立起来威严一定荡然无存了。

  孙霜却没想到关键的地方,所谓今晚的威严,不过是邢止浩的威严罢了,所以他完全不用表现得这么谨慎。

  于是有担当有野心的孙霜同学就在怎么微妙地给足孔遥面子,安抚好这斯,又不会落了面子。

  于是他就这样假装生着气想起了这么个头疼的问题。面色几变,却是在艰难维持这幅有些气势的样子。

  孔遥自然看得出来眼前这厮是个纸老虎,双手环胸,摆出了请继续你的表演的悠哉模样。

  何雨夏小心地呆在孔遥身后,却也探出一半小脑袋看着眼前的面部表情越来越不自然的孙霜,进门后第一次萌发出了想笑的感觉。

  终于这次对峙在孙霜的主动开口下宣告了结束。

  左右权衡之下,面子还是没什么用,反正以前没有也还是过得下去。但惹到这种摸不清性格的妖王就要命了。

  孙霜再也装不下去愤怒的表情,又变成了一副生无可怜的模样,有气无力地问道:“孔遥你到底要怎样啊,不是说好要陪她出去玩的吗,不是没时间来参加会议的吗,怎么现在带着女孩儿打上门来了。”

  后面那些巨头闻言之后都松懈下来,按照这番话不难分析出,眼前这个孔遥就是有事没能参加会议的孙霜师弟。

  不过这样不给孙霜面子,倒是像同门倾轧,再联想到孙霜透露出孔遥的元婴修为,他们看向孙霜的眼神就变得有趣起来。

  毕竟之前孙霜开会时扯大旗可是得意洋洋地表示我那个师弟可是元婴修士,更是秒杀了茅山的一名元婴修士。

  然而这时候大旗却颇有让孙霜下不来台的样子。这种事情本就很可笑了,落到孙霜身上更是戏剧性十足。

  然而这番大戏却没激烈地进一步发展。

  因为何雨夏看着孙霜这幅样子,结合孔遥那副成竹在胸的模样,以为今晚发生的一切都在孔遥计划之中,勉强算是跟他伯伯开的一个玩笑。

  于是她从孔遥身后站出来微微弯腰道:“伯伯,孔遥其实不是故意要开玩笑的,确实是我让他陪我来还钱,不过和借我家钱那个人起了些争执才动手打他的,不过那个人确实很坏,今天还打了我舅舅。”

  一时间除了知情的四人以外,那些地下势力巨头的脑子都不够用了。毕竟他们可理不清孙霜、孔遥、何雨夏三人之间的关系和称呼,仿佛无尽天雷直直劈到他们天灵盖上。

  也就是说故事的剧情是:孙霜的侄女儿借了孙霜小弟的小弟的小弟的高利贷,带着拒绝了孙霜会议邀请的师弟来还钱,然后孙霜师弟和孙霜小弟的小弟的小弟起了冲突!而且那小子居然还敢打了孙霜侄女儿的舅舅?

  我的天,这是什么无厘头剧情。这天下间还有这么倒霉的恶势力,这都不是踢钢板上了,这是暴喝一声,一记飞踢踢在自家最顶头的大佬脸上了!

  虽然这个大佬是别人扶上去的,但他的脸就是整个无常帮脸面。

  于是巨头们将冷冷目光投到了陈虎身上,孙霜的怒气终于找到了撒处,冷冷地挥手道:“我不想再看到他。”

  面色惨白的邢森便走出来,他始终是忠于头领的愚忠派,却没有任何人敢对他动什么坏脑筋或者有什么不满。

  因为他就是无常帮里面负责刑罚的那个头,而且只有同为堂主的巨头们才知道,历代刑罚堂的头都是来自冥府。

  孔遥却一目了然,走出来这厮就是鬼小黑和他科普鬼差知识时提起过的小鬼。

  小鬼就是小鬼,放在黑组叫黑小鬼,放在白组是白小鬼。虽然同样来自冥府,但天生就低了鬼差一头。

  因为小鬼都是因为各种原因,将自己的永生永世输给了冥府的鬼魂。

  鬼小黑却不属于鬼差,也不属于小鬼,硬是要分类的话,只能算作一件毫无战斗能力的法宝。

  叶飘就站在陈虎身边动也不敢动,要不是这些年来经历过的大场面够多,他已经快哭出来了,这算是什么事儿,自己为了这么一个作死的手下冒犯了霜少爷的师弟!

  只希望自己的那点污渍被陈虎给遮住,只能尽快表达自己的忠心。

  于是他踏足朝陈虎赶去,却不敢用力狂奔,免得踏碎地面,掀起飞石这种鲁莽行为唐突了周围的大佬们。

  而陈虎都不是麻木了,而是深深的恐惧,恐惧到涕泪横流,恐惧到小便失禁。他手脚并用,甚至毫不在意折断的那只手,出于本能地疯狂爬向大门。

  他深知无常帮规矩森严,头目没下令就不得对外人下死手。所以刚才他也只是想暴锤一番孔遥,打个全身瘫痪就收手,却没想真的打死他。

  可对内就不是这样了,那些刑罚简直闻所未闻,简直惨绝人寰。但凡是条命,丢进去滚一宿,保准让人后悔活过,事后再处理处理,和人间蒸发没什么两样。

  无常帮的特色就是,最好的利润,最大的地盘,和最严酷的惩罚。

  陈虎以前去那里看过一次,出来后一个月没敢吃肉,活活瘦下十斤。后来请了个催眠大师给治过,他以为他忘了,但轮到要把他丢进去的时候,那些东西都翻出来了。

  这些恐惧彻底地激活了他身体的所有潜能,榨干了他血肉里面深埋的所有力气。他双目通红,拼命地爬着。

  然而叶飘已经赶到,一膝压住陈虎身形,一手按头,一手制臂,整套动作行云流水。

  叶飘抬起头来恭敬地说道:“放心,遥少爷,还有这位姑娘。是我管教无方,但今天之后你们再也不会见到此人。”

  何雨夏那里见过像陈虎这样凄惨的模样,而且就算她再怎么不知道黑道中事,也在电视里面知道什么叫做再也见不到此人。

  她便伸手在后面握紧孔遥的手臂,想要开口说些什么。

  孔遥却知道她想求情,伸出手拍了拍雨夏小手,示意她我来处理,一如他们来时那般。

  孔遥心中一叹,毕竟还是个十八岁的小女孩儿,虽然已懂,人心冷暖,但因自己的出现,还没有更进一步地体味世事险恶。

  如果今晚不是孔遥有实力,不是孙霜识得他们。事情就会完全是另一个样子。

  也许陪她斗胆前来的野小子就真的被打成全身瘫痪,也许何雨夏就真的被凌辱一番后再卖到一家具有特殊服务的店里面。

  不过要是何雨夏没开口,而是幸灾乐祸,哈哈大笑的话。却也就不再是她了。

  防人之心,慢慢教给她就行。甚至不用教给她。

  毕竟自己可是许下了六十年誓言。

  这六十年在他潜意识中很短,但对于凡人来说却足够长,有一生这么长。

  于是孔遥开口道:“雨夏心善,所以我要这个人给我好好活着。”

  邢森闻言转过身来,那双原本空洞眼睛里面冒出光彩,似是极为满意孔遥这句话,极为满意他略微加重的好好两个字,于是朝孔遥轻声说道:“在下尽力。”

  这样的话却不是何雨夏再能够听懂的了。她拍了拍了自己胸脯,想着自己还是救人一命呢。

  陈虎这时候虽然在刑森说完那句话后突然反应过来,但已经被孔遥略施神念彻底封死了意识。

  让他乱叫吓到雨夏就不好了。

  孔遥淡定地转身,那抹看着孙霜吃瘪而露出的笑意消散下去,又显出平日的样子来。

  孙霜长出了一口气,终于解决完了这些小事儿,也明白了孔遥估计不是刻意来寻他乐子,确实是件巧合。便朝孔遥问道:“要不要上来顺便就商量一下事情。”

  孔遥领着雨夏到了大厅正中,让她坐在椅子上面,在楼下等他一会儿,便走了上去。很多事情还是不要让她这么早知道比较好。

  而叶飘眼睁睁看着陈虎烂泥一样被邢森拖走,怎么猜不出来是孔遥下的手,更加后怕自己的行为,后背一阵阵地冒寒气。

  想上前说些什么抱抱佛脚,但只要想走上前,雨夏便露出警惕的神情。叶飘便不敢再贸然行事了。要是再让何雨夏不满,自己丢命的可能性会更大。

  于是一时间,大厅中站着三个手足无措的汉子,和一个坐立不安的女孩儿。

  为了不让雨夏在尴尬的场面里难熬,孔遥刚一坐下便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我来做老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第19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