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借着月色余光,他看着女子姣好的面容有一瞬间的晃神。

楚九歌率先质问:“深更半夜,你怎么会在本公主的闺房中?”

“……公主。”秦栩面上闪过一抹冷意,警惕地盯着窗户那边的动静,却压低了声音,“臣收到金善行派人传来的信,他叮嘱我三更时分乔装来长公主府一见.”

更重要的是,金善行信中直言:如果秦栩能够前来一见,定然可以解释清楚毒杀案一事,就可以上书求皇帝此事揭过。

楚九歌眯着眼睛,轻哼一声,看了一眼窗户那边还没有动静,便小心翼翼往这边挪了几分,小声吐纳呼吸:“他让你来你便来,你同金善行很熟?”

女子染着冷香的气息扑面而来,秦栩呼吸一紧,不动声色地僵住了身子,“回公主,臣知此事有诈,但是为了查清毒杀案,故而以身涉险。”

他经受不住美人香,自觉地想往后退,恍惚间没有察觉窗户被人打开,小声道歉:“冒犯了公主,还请——唔!”

楚九歌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嘴巴,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在黑暗中紧紧盯着他:“进来了。”

这时,窗户大开。

两人呼吸一紧,只见来人也是一身修身夜行衣,身材高大健硕,黑布蒙面执着剑,三步并作两步飞速冲了过去,对着床上毫不犹豫地砍了几刀。

一股深沉的杀意弥漫开来,楚九歌心里不禁升起一股凉意,若是她没有金手指加持,现在那剑下被凌迟的就是自己了。

楚九歌一咬牙,气得猛的把花瓶扔下去,可是横梁上狭窄,她这么一用力身体就重心不稳地摇晃了一下,花瓶不但没扔中,她身子一晃,险些从横梁上掉了下去,“啊!”

“公主!”秦栩面色一变,眼疾手快地一跃而下,防止她受到惊吓伤到自己,便不动声色地伸手拦腰抱住她的身体,两人衣袂翻飞交织,徐徐落地,掌心是女子温软纤细的腰身,那股迷人的冷香愈发浓了些,侵入她鼻息之间挥之不去,男子一张俊脸在面罩下悄然泛了红。

花瓶碎裂一地,那黑衣人立刻转身,看也不看便挥剑朝着两人劈了过来,杀气直指楚九歌。

楚九歌惊魂未定:“小心!”

秦栩一手将楚九歌推到身后,同时飞出一脚,踹向他握剑的手腕,掌心内力齐发,劈中黑衣人胸口。

黑衣人不料他动作如此敏捷迅猛,胸口气血翻涌,猛地吐了一口血,转身就要逃跑。

“想逃?”秦栩眼神一厉,抬脚踹飞了凳子,不偏不倚砸落黑衣人背脊,那人不敌猛力摔倒在地,还想爬起来再跑已经来不及。

秦栩一脚踩在他背上,弯腰摘下他的面罩,却愣住了:“苏培正!”

他怎么也没想到,深夜刺杀楚九歌的人,居然会是自己的副将!

楚九歌上前狠狠踹了他一脚:“就知道你居心不轨,在宫中时就想杀了我灭口!”

苏培正吐出一口血,紧闭牙关一声不吭,眼底尽然是嘲讽和冷笑。

秦栩心下一凉,顿觉不对:“你故意的!”

他刚要拎着苏培正离开,就在此时,只见金善行带着七八个护卫直接推开门冲了进来:“公主,有刺客,我等特来——”

金善行衣着整齐,正义凛然地冲到地楚九歌面前,目光一扫,脚步猛地僵住了。

怎么是苏培正被擒住了?

楚九歌居然还没死!

这个废物!

楚九歌看了眼秦栩沉重肃杀的面色,心中明了他的想法,怕是今晚的一切都是金善行设计的一场戏,想要了她的命,然后让秦栩为毒杀案背锅。

她整理了一下衣裳,威严道:“金管事夜闯本公主寝宫,这么大张旗鼓的,还有没有规矩了?”

金善行心下一惊,连忙跪下请安:“公主见谅,府中发现刺客,直往公主殿中来,老奴护驾心急,故而斗胆闯进来。”

楚九歌冷笑:“刺客?”

“公主息怒,老奴也是为了公主安危。”金善行站起身,指着穿着一身夜行衣的秦栩和苏培正:“此二人夜闯公主寝宫,欲行不轨,杀了他们!定要护公主周全。”

侍卫们一拥而上,拔剑相向。

楚九歌冷下脸,猛地抄起桌上的茶杯朝着金善行砸了过去:“都给本公主住手!”

秦栩将苏培正拽起来,反转双手擒在身后,一语不发地盯着拦在他们面前的楚九歌,心中诧异。

她想做什么?

“公主息怒。”侍卫们吓了一跳,面面相觑,不明所以地跪下,最后看向了金管事,“金管事,这……”

金善行眼底闪过一抹怒色:“公主,您这是何意——”

“金管事。”楚九歌看了眼秦栩,直言:“今日乃是个误会,秦小将军是带着副将上门道歉的。”

金管事眸色一沉,又见楚九歌转身看着秦栩,笑着说,“秦小将军,既然歉已经道了,那么你就回去好好查查,”她虽然是笑着的,看着苏培正的眼神却冷地彻底,“到底是谁在嚼舌根,瞎为主子做主造谣!”

“多谢公主宽宏大量。”秦栩面上镇定,心下却惊讶:为何她会相信自己,义无反顾地帮自己?

想着此事绝不简单,必须先好好调查一番,在没有摸清楚此人的目的之前,决不能先暴露了自己,秦栩不敢多做停留,只配合地拱手作了一揖,带着苏培正就要离开。

“臣告退。”

这时,一声厉喝传来。

“谁敢放他走!”长公主推门而入,一头墨发披肩散落,衣衫也是匆匆拢就,一看便知是得知楚九歌被刺杀,匆忙赶了过来的,她焦急地上前打量楚九歌:“翎安,你没事吧?”

楚九歌连忙扶着她坐下,安抚道:“母亲,我没事。”

言语间,一道寒气逼人的视线逼近,楚九歌莫名打了个寒颤,不动声色地看向来源。

一名英姿秀挺的紫衣男子正站在长公主身后,发束玉冠面容俊俏,长相瞧着和善,只是目光对上的一霎那,那人眼底闪过一抹浓郁的毫不掩饰的杀气。

楚九歌蹙了下眉,暂时没认出此人的身份。

秦栩却不动声色地挡住男子的视线,微微朝着楚九歌摇摇头,接着冲着长公主跪下行礼:“殿下,臣深夜叨扰,请殿下饶恕。”

看到顾天扬的一瞬间,他就联想到之前查的线索,以及此人身上对楚九歌的杀气,当下心中有了方向。

顾天扬是驸马外甥,因着驸马的关系,便在长公主府当差,当年长公主婚后无孕,驸马与长公主夫妻恩爱,驸马不愿再纳妾,为了延续香火,两人便商议从驸马家族中挑选一个合适的孩子养在膝下。

在小世子未出世那段时间,京中一度传言,驸马和公主属意于顾天扬家中聪慧漂亮的儿子顾之恒。

谁曾想,没多久长公主便从宫中认下义女,接着又怀有身孕,顾天扬的美梦怕是要破灭了,小世子他暂时动不得,翎安公主不得宠,在宫中孤苦无依,却是容易下手的。

长公主恼怒地看着他:“你还知道现在是深夜?你和副将打扮成这样子闯到翎安寝宫来想做什么?”

楚九歌还未说话,顾天扬忽然惊呼一声,掀起床帘冲长公主震惊道:“殿下,您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