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秦栩心下一沉:顾天扬这反应!怕是今晚这一局和他脱不了干系。

长公主心下大惊,看到被砍的零落的床褥,连忙将楚九歌护在身后,顿时抬起手就要抽秦栩:“大胆!你竟敢深夜刺杀公主!”

“母亲——”楚九歌紧盯着顾天扬的背影,本来要说话,却见秦栩冲她微微摇头示意,紧接着恭敬地拿出一张纸条,“长公主息怒,臣深夜前来,委实情有可原。”

长公主的手扬在半空中,对上秦栩镇定沉稳的眼神,半晌才咬牙接过纸条,低头看了看,又扫了金善行一眼,面色微变:“你这是什么意思?”

秦栩淡然道:“臣自然是来向公主解释近日来的谣言,特意前来赔礼道歉的,此事并非我秦家所为,但是臣督察不力,让公主几次遇到危险,臣痛定思痛,肯定会给公主一个交代。

楚九歌这才软声道:“母亲,他确实是来道歉的。”

这时,金善行却站出来,义正言辞道:“公主年少心善,不知道人心险恶,若是他们是来道歉的,为何要穿着夜行衣鬼鬼祟祟?而且那被子上的伤痕,老奴方才查验一番,分明是苏副将手中长剑所致。”

长公主拍拍楚九歌的手,冷冷看着秦栩:“你还有何话说?”

楚九歌意味不明得瞪了一眼金善行,忽然转身跪在秦栩身边,“母亲,金管事所疑,方才女儿也问过的。此乃秦小将军道歉诚恳,但是女儿心中对日前宫中为难一事心有介怀,故而以被子作为告诫,提醒秦小将军下不为例。这被子上的痕迹事我用苏副将的剑砍出来的。”

她扭头询问苏培正:“是也不是?”

“属下……”苏培正支支吾吾的,下意识看了一眼顾天扬和金善行的方向,身上忽然一冷,扭头只见秦栩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分明面无表情,却感受到一股沉重的威亚袭来,让他说不出话来。

当初他愿意与人合谋刺杀翎安公主,也是因为她孤苦无依,死了便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谁知翎安一朝得长公主青睐,皇帝还加封了翎安公主,身价水涨船高,再加上身份尊贵的秦小将军……

一时该偏向哪一方,他犹豫了。

毕竟,翎安公主话里话外都是在保护他和秦小将军,若是否认,秦小将军的身份摆在那里,或许不会被处死,他这个副将却是死定了。

看出他的犹豫,顾天扬悄然他使眼色,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伸出手指比了一个’六’,唇角露出一抹深沉阴狠的笑容。

苏培正脸色一变,想到自己被人挟持的家人,顿时手中发狠,直接拔出剑对楚九歌砍了过去:“你去死吧!”

顾天扬冷笑一声,眼底满是胜券在握的得意。

不料,此刻秦栩看他一眼,将他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唇角也在冷笑,仿佛早就料到了苏培正会有此异动,身影如风。

苏培正刚一动,他便闪身而至,一手拽住楚九歌往后一扯,一手拔剑出鞘,潇洒凌厉。

楚九歌被秦栩一拽,踉跄着后退一步,长公主惊呼着上前握着她的手腕把人拉回来:“翎安,别乱动。”

顾天扬眼底掠过狠色:该死的秦栩,竟敢坏他好事。

今夜他必须杀了翎安这个绊脚石,最好还能弄死碍事的长公主。

顾天扬想到自己儿子,不动声色地冲金善行打了一个手势,大拇指朝向满面惊慌和怒容的长公主。

这是他们提前商量好的暗号——刺杀长公主。

“保护长公主和公主!”金善行眸光一闪,心下了然,连忙大呼一声冲了过去:“大胆刺客,快拿下!”

侍卫们一拥而上,反而打乱了秦栩的擒拿,金善行看似上手捉拿苏培正,实际上却让苏培正从秦栩的剑下逃离。

秦栩脸色一冷,目光如刀,狠狠刮了金善行一眼,却什么也没说,重新追了上去。

苏培正滚了一圈,胸口又是一阵血气翻涌,和秦栩对战已经伤了他的心脉,可如今他退无可退,只能重新劈剑冲楚九歌砍了过来。

就算他死,也要护着家人安然无恙。

今夜,不成功,便成仁!

顾天扬装模作样地跑上前:“快!保护长公主!”

实际上,他这一打岔,把长公主和楚九歌身边的护卫冲散,反倒是给了苏培正可乘之机。

“母亲,小心。”楚九歌勉力保持镇定,伸手将长公主护住,方才她便一直暗暗打量着这几人,见苏培正带着必死之心杀了过来,心口高高提起——

此次刺杀,看似砍向自己,实则朝长公主砍过来的!

如果自己挡了一下,或许自己的身份可以彻底坐实了。

虽然楚九歌这个身份乃是宫中被购买的孤儿,但是有心之人,总能找到些痕迹……

如果自己救了长公主的话,届时就另当别论了。

眼看着剑光降至,楚九歌当下心中一狠,闪身朝着长公主扑了过去!

剑光一闪,秦栩用最快的反应去阻挡苏培正的剑依旧是慢了一步。?

剑直直刺穿楚九歌的肩膀,鲜血喷涌而出直喷了长公主一脸。?

长公主惊叫道:“翎安!”

苏培正被楚九歌惊到,但很快反应过来,如杀红了眼一般拔出剑又冲上去。

楚九歌紧闭双眼,秦栩飞身挡在她面前,一剑刺入苏培正胸口,苏培正一口鲜血吐出,倒下前深深看了顾天扬一眼倒地而亡。

痛!

楚九歌没想到被剑刺穿居然这么痛!

楚九歌顿时脸色惨白,疼得眼泪控制不住的往外流,站不住倒在长公主脚下。

长公主抱住楚九歌,楚九歌依旧保持着一点清醒:“母亲!母亲你没事吧!”

眼泪加血,更加的动人心魄。

“翎安!快,快传太医!”

秦栩看着地上的苏培正迅速收起心里的不忍,回头抱起一身是血的楚九歌,将楚九歌放在床榻上,用手紧紧按着楚九歌的伤口希望能够止血。

秦栩眉头紧皱,她竟然为长公主挡了一剑!

难道当真是自己错怪她,她真的是翎安公主?

屋里的人乱成一团,有照顾楚九歌的,有处理苏培正尸体的。

这时长公主怒喝道:“金管事,楞着干什么,还不去请太医!”

金善行和顾天扬同样的被楚九歌的行为所震惊,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子居然有这么大的勇气敢去挡剑!

顾天扬面色深沉,眼中寒意更甚,这下只怕更是坐实了她在长公主心中的地位。

没用的苏培正,怎么没一剑刺死她!

金善行被长公主呵斥,连忙回了神,与顾天扬对视一眼,连忙道:“老奴这就去请太医!”

心中冷笑,这么晚了去请太医,路不好走不说,太医准备出门还有一阵,随便慢个几拍,失血而亡也未可知。

谁知刚要出门,楚九歌强忍着疼痛道:“等等!”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