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长公主心疼的为楚九歌擦眼泪:“傻孩子,还等什么等啊!再不请太医就来不及了!”

楚九歌一把拉住秦栩的袖子,姣好的面容毫无血色:“你去!”

“什么?”

楚九歌似乎用尽全身力气道:“你去!”

秦栩回头看了一眼看在门口准备出门的金善行,瞬间明白了楚九歌的意思,但按着楚九歌伤口的手却不敢放,长公主见状伸手按在楚九歌满是血的伤口上:“我来,你快去!”

秦栩立刻飞跑出门,一刻也不敢耽误。

站在门口的金金善行看向顾天扬无比尴尬,心中更是恨的咬牙切齿。

这两个人都低估了楚九歌,同时形成了一种默契,此人必须要除!

屋内渐渐安静,只听得到楚九歌急促的呼吸声。

长公主按着楚九歌的伤口满手血,几次丫鬟过来想要换她都被她拦下。

众人几时见过长公主经手过如此血腥又累的事,心下更对这个公主不敢不重视。

楚九歌满脸泪水,轻声呻*吟:“疼……”

这次不是为了博得同情,是真的疼。

许是因为失血过多,楚九歌开始觉得失去意识,觉得好困好困,慢慢的闭上了眼。

隐约听见有人撕扯着嗓子喊:“孩子!醒醒!孩子!别睡!”

孩子?我是谁的孩子?我本就是孤儿,没人要我!

“我没有父母,没人爱我。”逐渐失去意识的楚九歌喃喃自语。

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听见一个动听的声音喊着:“太医来了!”

肩膀好疼!

缓缓睁开双眼,许是睡了太久,眼前一阵朦胧,即便是微弱的烛火也有些刺眼。

窗外一片漆黑,连月光都照不进来。

一个小丫头在摆弄着楚九歌的肩膀,大约是在给她换药,看见楚九歌睁开双眼,手上的药还来不及放下就大喊:“殿下!长公主殿下!公主醒了!”

喊完便飞奔朝外跑去,若不是楚九歌没有力气真想说,你能小点声吗,我好歹是病人!

不过片刻的功夫长公主也跑了进来,直奔楚九歌的床边。

长公主身着素雅衣裙,灰色斗篷,顺滑的长发披散在身后,满眼血丝,脸色暗沉,一双黑眼圈犹如大熊猫一般,看样子这么晚了还没有睡,一直等着楚九歌:“孩子你醒了。”

楚九歌微微动了一下,肩膀撕扯着疼:“疼……”

长公主眼含泪光:“好孩子,你终于醒了,母亲知道你疼,太医说还要恢复一阵子。醒了就好,你放心,我已经把最好的太医最好的药都找来了,你一定没事的。”

楚九歌看着憔悴的长公主,心知长公主必是没有好好休息。

现代的楚九歌是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虽说有院长和阿姨,但也从未感受过这样的母爱,心中某个地方被温柔的抚摸着:“母亲你没有受伤吧。”

长公主摇了摇头:“没有。”

楚九歌笑着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长公主见她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担心自己,泪眼低垂:“傻孩子,这时候还惦记母亲,母亲再不会怀疑你了,以后谁再敢背后说你什么,我就把她乱棍打死!”

楚九歌心中知道,这一剑没有白挨。

虽说在这件事上她算计了长公主,但此时也是真的感动,这个人真心将她当女儿对待,此生若可以,必拼死护长公主周全。

听闻楚九歌苏醒,秦栩带了许多补品去看望,却被长公主拦下。

长公主开门见山的说:“虽说那天晚上翎安为你们做保,但你的副将意图刺杀我,伤了翎安是事实。

原这事也犯不着跟你交代,只不过你与我家翎安有婚约在身,苏培正又是你的副将,你的副将刺杀翎安这事说出去终归不好听,若传出你宁可杀了她也不肯娶她的传言,我家翎安以后如何自处。

所以我自会寻一个罪名处置,上报陛下。至于你,既然有翎安力保,我自不好多说什么。这件事你也最好不要多言,与你我皆是有益,明白吗。”

一番话说的极其威严,满是皇家不可侵犯之态。

秦栩自然听出了长公主话里的不满,那天晚上情况太过混乱复杂,就连他到也不知苏培正好好的为什么要杀公主,便让他解释也是解释不清。

此番来一是来看望楚九歌,二便是因为自己的副将伤了公主来请罪,现在听长公主这样说自是没什么可说的,只拱手道:“自是听长公主处置。”

长公主听他这样说表示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既如此,秦小将军请回吧,翎安服了药正在睡,不便见客。”

秦栩想了想道:“长公主殿下,我此番前来也是想告诉长公主,岚贵妃与我有恩,所以我与公主的婚约秦栩绝无反悔之意,将军府也绝不会做此等不忠不义之事。苏培正的事是我御下无方,我自然无可辩解。

此事也请长公主细想,翎安公主一届女流,几乎没见过什么人,怎的在您想要将她接出宫的时候就有人来刺杀她呢。此事绝不是我将军府作为,那又会是谁与一个无害的小公主过不去。

翎安公主是我的未婚妻,我自有保护她的责任,若日后公主有任何需要,秦栩万死不辞。”

秦栩说的义正言辞,俊俏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破绽,阳光照在秦栩的身上,落下一地完美的轮廓。

秦栩今年十八,出身世家秦家,父亲秦怀义身经百战,英勇无比,封轻骑将军。

而他,人称秦小将军,面容俊美,身姿飘逸,风*流倜傥,更是文武双全。

若不是有与翎安的婚约,只怕家里求亲的门槛要被踩破了。

长公主细细品着他的话,没有多说什么,点头道:“我知道了,将军请吧。”

说罢,便叫下人送客。

秦栩自不会再多言,往楚九歌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自知长公主今日是不会让自己见她,想了想便离开了。

送走了秦栩,长公主叫人送碗燕窝到楚九歌的房间,自己亲自端了喂。

楚九歌心思有点飘忽。

蝶音信报里的钱还没有还,又受了伤,哪里才能有快速来钱的路子?

虽说这屋里什么都是上好的,可哪件都不算自己的,实在伤神。

一个不留神,燕窝洒了出来,长公主嗔怪道:“想什么呢?”

楚九歌忙拿了帕子给长公主擦,长公主笑道:“行了,你还是病人呢,我自己来吧。”

正说笑着,一个丫鬟慌忙跑来道:“长公主殿下,小世子又哭个不停,您快去看看吧!”

长公主一听脸色顿时一变,起身将燕窝交给绿衣,赶忙离开。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