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见长公主走的匆忙楚九歌问一旁的绿衣:“这是怎么了?”

绿衣又端着燕窝给楚九歌,边喂她边道:“哎,小世子六个月以来就一直哭闹,请了多少太医来看也不好,本以为是太小的缘故,可如今都快九个月了,还总是哭闹个不停。她们都说,是因为长公主生小世子时年岁太大的缘故,所以孩子胎里不足才会如此。”

楚九歌最喜欢小孩子,许是因为自己是孤儿的缘故,又经常会照顾孤儿院里其他的孩子,对孩子格外疼惜。

现代的楚九歌是个厨子。

当初高中毕业学了个厨师居然出奇的有天赋,后来认识了一位非常厉害的师父,一路帮她从小帮厨到大厨师,再参加各地比赛,从小有名气,到最后参加国际美食大赛,是她想都不敢想的。

在现代的最后一天,本就是要在法国巴黎参加国际厨师大赛,第二天就是总决赛,晚上本不打算再学习,而是打算去巴黎街头好好体会一下浪漫之国,谁知在路上一个不小心摔到了马路中央被疾驰而来的车撞了个翻天,再醒来就到了这里。

喝了一口燕窝,楚九歌决定去看看那位小世子,便让绿衣服侍自己艰难的换了身衣服往长公主房里去。

还没等到院内,就听见孩提的哭声不绝于耳,长公主抱着孩子来来回回的走,急的满头大汗,精致的妆容也因此有些凌乱。

奶娘和丫头站在旁边,小饭桌上放着一碗粥,看来是给世子准备的辅食。

见楚九歌来,长公主边走边说:“你怎么来了,伤还没好,小心伤口。”

楚九歌跨过门槛被绿衣扶着走进殿内:“听说弟弟哭闹不止,我来瞧瞧。”

长公主实在累的不行,将孩子还给奶娘,转手之间楚九歌看见孩子的小腿不自然的颤抖。

楚九歌自小接触孩子,忙上前用一只手轻轻揉捏孩子的小腿肚。

奶娘被她的动作弄的满脸疑问,却知长公主对楚九歌的重视,不敢乱动,没想到没多久孩子就停止了哭声,只低低抽泣,再过一会就安静了下来。

长公主惊讶之余开心不已,拉着楚九歌问:“这是怎么回事?!”

楚九歌心想,这是缺钙了。

但是又不能这么说,于是道:“是弟弟正在长身体,所进食的营养无法供应他身体成长的速度,所以会出现小腿抽搐的现象,因为小,所以看的不是特别明显,容易被忽视。”

长公主恍然大悟,回头对奶娘怒道:“你们怎么照顾世子的,居然让世子缺了营养!是我驸马府吃不起吗!”

奶娘吓得连忙跪下:“殿下恕罪,都是奴婢是疏忽。”

奶娘的眼神中闪过一抹狡猾的不安,却被楚九歌察觉。

楚九歌觉得有些奇怪,再看这孩子即使不哭闹,也有些精神不济的样子,又想起刚刚长公主着急的时候奶娘在一旁极其平静,便觉有些不对,正如长公主所说,她们如此宝贝的孩子怎么会缺了营养。

楚九歌想了想,想要启动碟音信报,但转念一想,如果再查这个奶娘,欠的银子只会更多。

可看着那孩子可爱的模样,为了长公主,欠钱就欠吧,好好挣钱才是要紧。

于是暗暗握住玉佩,调整思绪,又奢了一次账。

看见屏幕上出现的几个字,楚九歌顿时气的浑身颤抖,双手紧握成拳,只觉肩膀一阵吃痛,从蝶音信报中退了出来。

楚九歌忍下肩膀上的痛,表面不露声色。

长公主皱眉道:“好了好了,下去吧,好生照顾小世子。”

奶娘忙抱着孩子站起来,将孩子交给身边的丫头,拿了桌上的粥就要走。

“哎,等等。”楚九歌叫住了奶娘,“这粥看着不错,正好我也饿了,别端走了,给我吃吧。”

奶娘惊了一跳,忙赔笑道:“公主别说笑了,这是给孩子吃的,都是没有味道的,公主若是饿了,奴婢这就给公主再做一碗,哪能让公主吃这个。”

长公主忍不住道:“傻孩子,你饿了吃什么不好,这都是他吃剩下,吃它做什么。”

楚九歌走到奶娘身边,将奶娘眼中的慌张尽收眼底,一把夺过奶娘手中的碗,抬手喝了一口。

一双凤目盯着奶娘,明明只有十四五岁的年纪,可那双眼竟有无尽的压力袭来,看得奶娘心中发毛。

楚九歌对一旁抱着孩子的丫头道:“你先将世子带下去,这粥做的好喝,我要向奶娘讨教讨教,是怎么做的。”

此时长公主也发现了不对劲,用眼神示意丫鬟将世子抱走,丫鬟忙抱着孩子出了院子。

楚九歌回到桌子旁,将粥放下,让绿衣扶着自己坐在旁边,冷冷的问:“说,是谁指使你害小世子的!”

奶娘被楚九歌的气势镇住,吓的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公主圣明,奴婢,奴婢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害小世子啊!”

长公主皱眉问:“翎安,这是怎么回事?”

楚九歌将粥递给长公主道:“这就是奶娘给小世子的粥,这粥是咸的。孩子在一周岁内都不可以吃盐你不知吗?”

长公主尝了一口粥顿时脸色大变,将粥丢到奶娘面前怒道:“贱妇,你怎么能给世子吃这么咸的东西!”

奶娘是接触世子最多,也最权威的人,世子的吃食都是奶娘亲自做,亲自喂,从来也没有人质疑,更没有人敢去尝这个粥。

奶娘见事情败露,浑身颤抖,矢口否认:“奴婢不知啊!奴婢见这两天世子胃口不好,想着加些味道许世子就爱吃了呢。”

楚九歌见她这个时候还在狡辩,反问:“你不知!你是奶母,这些简单的事情都不知吗?就算你不知,太医不会叮嘱你吗?况且你刚刚还同我说,孩子的东西都是没有味道的,就说明你根本就是知道!你是故意害小世子!”

奶娘头看着地面,根本不敢抬头,楚九歌接着问:“还有,小世子晚上睡的如何?”

奶娘完全没想到楚九歌会知道这些,自己向来做的隐蔽,以为无人察觉,此时早已脸色惨白,语无伦次:“挺……挺好……”

“你胡说!小世子如果睡的好,如何白天如此没有精神!”

“奴婢,奴婢……”

“是你晚上故意让小世子不睡,白天又给他吃咸的东西,小世子才会精神不济,营养不良,对不对!”

此时长公主已经气的整个人都在抖,一个跌坐在椅子上,扶着额头,大口大口的喘气。

楚九歌忙站起来走到长公主身边,用一只手给长公主顺气。

长公主一只手指着奶娘,半天说不出话来,终于喘过气,道:“来人!把这个贱妇给我拖出去乱棍打死!”

奶娘一听顿时磕头如捣蒜:“殿下!殿下!奴婢一时糊涂啊殿下!奴婢……奴婢照顾世子这么久,世子离不开我啊!”

此时已有几个侍卫冲进来架起奶娘就要往外拖,奶娘嘶喊着:“殿下饶命啊!殿下!”

楚九歌道:“且慢!”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