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因楚九歌身体尚未恢复,午膳虽样式多,但皆是清淡口味。

可楚九歌总觉得哪里奇怪,不只口味淡,颜色也淡,厨子做菜都不放酱油吗?

楚九歌一边夹了一口白菜,一边问站在一旁的绿衣:“怎么都不放酱油啊?”

绿衣有些不解:“公主你说什么?”

楚九歌边吃边说:“酱油啊。”

绿衣大大的眼睛满是茫然:“公主,什么是酱油,奴婢……没听说过……”

“没听说过酱油?”

这是认真的吗?

楚九歌的心突然激动不已。

这个时代没有酱油吗?还是只是绿衣不知道而已?

楚九歌简直像打了鸡血一般,三两口便将饭吃完,拉着绿衣往厨房去。

从厨房出来,楚九歌好似飞到云端。

这个时代真的没有酱油!

商机!这绝对是商机!

酱油作为调味料在现代可是家家必备的,如果能做出来,必然也会受欢迎。

毕竟美食这个东西没有什么朝代的限制,好吃的东西大家都爱。

不过酱油虽然自己可以制作,但很麻烦,需要等待的时间也久。

楚九歌想了想,不管了,先将制作方法写出来,卖给府里的厨子,解一下当下的燃眉之急。

这样想着心里便觉开心。

于是,楚九歌忙回到房间,用毛笔歪歪扭扭的写下酱油的制作方法。

方写了一半,只听有人敲门。

“翎安?”是驸马。

楚九歌没想到会是他,忙起来去开门道,驸马站在门口笑意浅浅。

驸马名叫赵默,与长公主青梅竹马,是瀚月王朝四大家族赵秦王安中的赵家旁支嫡子。

赵默四十出头,青衣束发,干净得体,目测约180的身高,身材匀称,双目威严,平时不爱多言,但是沉稳让人心安的男人。

“驸马爷,您怎么来了。”说着让出身子请驸马进屋。

赵默拿了一盒糕点走进来示意楚九歌坐下,楚九歌在他身边坐下来。

楚九歌心里仍想着酱油的方子,两人皆是片刻的安静,空气显得有些窘迫。

赵默先开口道:“翎安,我是来谢你的。”

楚九歌忙道:“驸马爷这是哪里的话,公主和驸马将我从冷宫里接回,又给了我这么好的生活,该我谢你们才是。”

赵默摇头道:“不,对你,云乐始终觉得是责任。其实当年你母妃死后她就想将你接出来,奈何当时有术士言,说你是……”似乎觉得好像说的不对,又忙掩饰道:“说必须将你困在冷宫到十四岁才能出宫,无论云乐怎么求都无用,这才一直拖到今日才接你出冷宫,因为这事云乐已经很是自责了。”

原来是皇帝信了所谓术士之言,才有了小公主凄苦的前半生,生在这个时代真是太难了。

赵默接着说:“我知道是你发现了奶娘的事,救了世子,也是你解开了云乐的心结。曾经我还有些担心将你接到家里,如今看来,是我多思了。翎安,谢谢你。”

楚九歌知道,驸马大概是怕她是什么天煞孤星,克父克母克全家。不是你多思,是我本就不是那个小公主了。

“长公主待我如亲生女儿一般,一片真心我自然要真心相待,驸马说谢实在是言重了。”

赵默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或许对于他来说,这已算掏心掏肺。

将手里糕点放在桌上:“我听说这是时下年轻人最爱吃的核桃酥,买回来给你尝尝。我不打扰你休息了,去看看景行。”

景行是小世子,赵景行。

说罢,赵默便要走,楚九歌犹豫片刻,终开口道:“驸马等等,翎安还有话说。”

赵默停了步子回头看她,等着她下面的话。

楚九歌问:“驸马爷,你有没有想过,一是我被刺杀,一是景行的奶娘要害景行,为什么总有人想要害你和母亲的孩子呢。”

赵默站在门前,身后的阳光落在赵默身后,刚好形成一团光晕,让楚九歌看不清驸马的表情。?

赵默抬头看着楚九歌眼神充满了探究:“你想说什么?”

楚九歌看着赵默不喜不怒的神色,突然觉得他不是没想过,而是不想去想。

楚九歌回坐到刚才的位置,伸手取过刚刚的核桃酥解开上面系着的绳子,赵默也跟着在她对面坐下。

“我听说,长公主性格温柔随和,当年嫁给你,怕自己公主的身份太过强势,便没有插手新府里的事,一切都是驸马爷的家里人安排的。长公主结婚多年无子,前年长公主突然将厨房里里外外的人换了个遍,居然就有了身孕,这事不觉得奇怪吗。”

楚九歌终于将核桃酥的盒子打开,取了一个核桃酥给赵默,又拿了一个自己吃了起来。

“这些天出了这么多事,长公主将自己的情绪忍到崩溃的程度都没有大张旗鼓的深挖这些事,为的是又什么?”?

楚九歌看着赵脸上阳光投射的红光,赵默冷静的眼里多了许多情绪。

楚九歌接着说:“驸马爷听过一个故事吗。有一对恋人在花园里的长椅上互诉衷肠,这时来了一群官兵在长椅下挖出了一具尸首,挖出来后又将长椅放回原来的位置,向恋人致歉便走了。这对恋人坐在长椅上,花园还是原来的花园,长椅还是原来的长椅,可是两个人心里想的都是长椅下的尸首。”

楚九歌摆弄着手里的核桃酥继续说:“很多事长公主不是不知道,只不过碍于夫妻情分。当年你们没有孩子,原想在子侄中选一个过继,你们选中的就是顾天扬的孩子吧。过继来的孩子将是皇籍,这是多大的诱*惑,足以让人铤而走险。可长公主知道,此事若是发作,伤的是驸马爷的家人,驸马是极重视亲情之人,即使明知道是自家人的错,只怕心中也会有结。届时,这件事就如同那具尸首,即使一切如旧,也横在彼此心里。可是人都有极限,这次公主可以为你忍下,那下次呢。公主为你隐忍至此,你又如何忍心视若无睹呢。”?

此时赵默心中的疑惑已超过震撼。

这个孩子真的是从冷宫里出来的吗?

她说这几句话时的沉着冷静与聪慧,真的是在冷宫中长大的孩子会有的吗?

还是说在冷宫中多少见管了尔虞我诈,练出来的心机?

沉吟片刻,赵默放下了手中的核桃酥:“你的话我明白了,我会好好想想。”

说着站起身来,背对着楚九歌走到门口,又道:“云乐的聪慧又何止这一件事,这具尸首到底在谁的心里,翎安,你可知道吗?”

说完,便跨出房门,阳光散落在地面上,赵默的身影慢慢消失在眼前。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