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楚九歌想着他的话有些恍惚。

关上门回头看见桌上自己的酱油方子。

一拍额头,乱想什么,任何事都没有挣钱重要!

于是赶忙将剩下的写好,也顾不得字有多丑,在绿衣的一再阻拦和不解下,又往厨房去。

厨子也是一脸蒙圈的看着楚九歌写的东西,心中暗暗叫苦。

翎安公主是长公主看重的人,府里上下都明白这个小主子的分量。

可这虫子一样根本看不懂的字不说,酱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厨子一脸堆笑的说:“公主真是好聪明,这样……奇特的方法都能想到。”

厨子已满脸汗水,接下去要如何编才好,咽了个口水小心翼翼的说:“可是,长公主向来喜欢清淡,盐用的很少,而且大部分都是蒸煮着吃,更别说用油了,只怕不合长公主的胃口啊。”

楚九歌解释的口干舌燥:“这不是油!这是酱油!你若是能找到上好的豆子,做出来非常好吃!煮了白肉,或者菜,沾酱油也可以的!”

厨子的汗流的更厉害了,拿肉沾油吃?

“那个……公主,长公主也不爱吃肉……”

楚九歌几乎要哭了。

怎么就解释不明白了呢。

可楚九歌瞧厨子的样子,好像也要哭了,只好叹了口气。

罢了,别难为人家,不如去外面的餐馆问问,说不定会有人要。

可此时已是近黄昏,任凭楚九歌如何求长公主,长公主也没有同意楚九歌出门。

看着楚九歌委屈的表情,长公主心中隐隐不忍,想着这孩子在冷宫这么多年定然憋闷,太医也吩咐让她保持好的心情。

终是同意,第二日在绿衣的陪同下,可以出门散散心。

第二天用过早膳,楚九歌急忙带着绿衣出门。

今日已是最后期限了!

必须争分夺秒!

瀚月王朝可以说是正值繁盛时期,京中的街道上虽非赶集的日子依旧热闹非凡。

小商小贩的叫卖声,逛街散步的吵嚷声,商铺里的砍价声,琳琅满目的商品让人目不暇接。

楚九歌的心情当真好了许多,脚下一片轻盈,红墙绿瓦间是清明上河图中的繁荣景象。

可这轻盈的步伐没有保持多久,便在一次次的碰壁中跌倒了谷底。

到底是太高估了自己的销售能力,在没有成品的情况下,根本没有人会买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方子。

可今天已经是最后期限了!

站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楚九歌如热锅上的蚂蚁般,不知所措。

身后的绿衣更是全然不知公主在做什么,跟着楚九歌的步子却有些溜号——

旁边那摊贩卖的绣帕,还不如自己绣的好,若我的也能拿来卖,是不是能多补贴些家用。

正想着,抬头一看楚九歌与自己已经有了十步的距离,赶忙准备跟上去。

这时,只听一阵马蹄声疾驰而来,驾车的人喊着:“让开,让开!都让开!”

路上的人皆快速闪到一旁。

楚九歌低头边走边看着手中已皱的纸,心中百感交集,根本听不见任何声音。

绿衣大喊:“小心!”

楚九歌这才看见,马车已朝着自己飞奔而来。

此时楚九歌被吓的魂不附体,一动也不能动。

如闪过电影般,这一幕与记忆中的巴黎街道瞬间重叠,当车撞向自己时,是那样的无助。

一阵恐惧席卷而来。

楚九歌紧闭双眼。

突然整个人跌进一个有力而温暖的怀抱,楚九歌被人带着旋身几步躲开了马车。

马车呼的一声飞驰而过,掀起满地的尘土。

楚九歌躲在那怀里,竟没有一丝尘土落在身上。

绿衣几乎要瘫倒在地,若公主出了事,自己有一百条命也不够偿。

楚九歌睁开眼,抬头看去,竟是秦栩。

只见他一只手揽着自己,另一只手用斗篷挡住卷起的灰尘,片刻灰尘褪去后,方放下斗篷。

楚九歌看呆了。

秦栩严肃冷静的表情下,气场浑然天成,阳光与风沙交错,清晰俊朗的轮廓甚是迷人。

绿衣忙跑过来扶住楚九歌:“公主,你怎么样?!”

楚九歌这才回过神感觉到肩膀上的伤口有些撕扯着疼:“疼……”

秦栩皱眉道:“是不是伤口裂开了?”

回头看了一下,刚好身后不远处就是一个面摊,空着几张桌椅,忙和绿衣扶着楚九歌到面摊坐下。

楚九歌捂着肩膀,脸色有些白。

绿衣焦急道:“公主,我们回府吧,别折腾了!”

楚九歌哪里肯,忍着疼痛摇了摇头。

绿衣急的直跺脚,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秦小将军!你劝劝公主吧!这个样子若是有什么事,我可怎么跟长公主交代啊!”

秦栩带有磁性的声音说:“公主还是回府吧。”

楚九歌也急了:“我没事!不回就是不回!”

秦栩越发不解:“公主到底是什么事情,比自己的身体还重要吗?公主还是听末将的话,回府吧。”

楚九歌刚要生气,抬头看着他时突然一个念头闪过。

自己身上的伤本就是拜他的副将所赐,自己又曾经在长公主的面前力保他。

最重要的是,自己怎么说也是他的未婚妻不是!

这样的资源怎么没想起来!

紧接着,楚九歌收起眼底的怒意,换成意味深长的神色看着秦栩道:“不如,秦将军帮我解决此事,我自然可以安然回府。”

没想到秦栩想都没想坚定道:“好!”

楚九歌又道:“不过,你不能问为什么。”

秦栩有些不解的看着楚九歌。

这时面摊老板有些不耐烦的问:“几位吃面吗?”

在这坐了半天,也不点面,就只是聊天?

楚九歌也觉有些饿:“给我来三碗面!”

面摊老板这才高兴的喝道:“好嘞!三碗面!”

楚九歌接着看向秦栩:“秦将军,那日我可是冒着很大的风险当着母亲的面维护你。”

说着柳眉一挑,眼眸流转,捂着伤口打起了感情牌:“再说,我为母亲挡下那一剑,也是间接的救了你不是。若苏培正真的伤了母亲,你必然也逃躲不了干系。”

秦栩全无犹豫:“我要怎么帮你?”

楚九歌将手里的方子递到秦栩面前,褶皱的宣纸此时看起来实在狼狈,楚九歌顾不了这许多,解释:“这是一种调味料的配方,如果能制作出来一定可以大卖,我卖给你怎么样?”

秦栩并没有打开楚九歌给他的纸,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只问:“多少?”

虽然他已经答应楚九歌不问为什么,可这毫无犹豫的样子,也着实让楚九歌有些吃惊。

楚九歌想了想道:“二百两。”

秦栩利落的从怀中取出两张一百两的银票给楚九歌:“这是二百两银票,公主现在可以回府了吗?”

楚九歌接过银票,本以为自己会表现出一副见钱眼开的模样,可此时心情着实有些复杂。

他居然完全没有多说一句话,多问一个字,就这样把钱给了她。

突然觉得这银票拿在手上有点烧的慌。

这算不算敲诈啊?

不过转念一想,为了尽快在截止日期前还账,敲诈就敲诈吧!

安慰着自己,将银票收了起来。

这时老板将做好的三碗面端到几人面前:“三碗面来嘞!几位慢用!”

心里一块大石落地,楚九歌看见眼前热腾腾的面,真的饿了。

拿起筷子狼吞虎咽的吃起来,边吃还边说:“你们俩个也吃啊!”

秦栩的眉毛全部都皱在一起看着楚九歌将一碗极其普通的面条,吃的如山珍海味般。

左手手臂因受伤而低垂在旁,右手一刻不停的往嘴里塞面,有些哭笑不得。

秦栩平日里接触的都是高门显贵家的女儿,别说狼吞虎咽的吃东西,便是笑也是不露齿的,如今见她这般,倒也可爱的很。

“公主!老奴可算找到你了!”

楚九歌抱着碗喝下最后一口汤,听见金善行的声音呛了几口:“咳咳……金管事,你怎么来了?”

金善行站在楚九歌身旁叹了口气道:“公主出来这么久,长公主不放心,让老奴驾了马车出来找您,这不找了好久才找到公主。公主,快跟老奴回府吧!”

楚九歌胡乱的擦了擦嘴,既然最重要的事已经办好,回去也无妨。

于是便跟乖乖的跟着金善行上了马车。

楚九歌回头看了一眼站在马车旁的秦栩。

秦栩的眼中只有冷静和沉着,对上楚九歌的眼睛,也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楚九歌方在绿衣的搀扶下进了马车,随着颠簸起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