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再说楚九歌这边。

目送楚九歌离开后,秦栩回到自己府中,英气的眉头蹙成一团。

一点点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当年自己戍守边疆,征战沙场,却没能抵挡外族入侵,国破山河,死前眼睁睁的看着边门被破却无力阻挡。

那种痛,万箭穿心。

再次睁开眼,竟回到了自己十八岁这年,看着眼前的一切简直不敢相信。

他居然重生了!

前世没能保护未婚妻子,致使未婚妻还没能娶过门便被人暗害。

从此郁郁寡欢,请旨将翎安入了自家族谱成为自己名正言顺的妻子,而后自请戍守边疆终身未娶。

然而戍守边塞,却又未能阻止外族入侵。

如今重生,暗暗发誓要保护妻子守卫疆土。

可当自己准备去冷宫时,仍是没能来得及阻止公主被杀。

虽说楚九歌声称自己是公主,但秦栩对她这件事还是有所怀疑。

但当亲眼看见楚九歌为长公主挡了一剑时,心中的怀疑当真减弱了几分。

若非真的有骨肉亲情,如何能用自己的肉屈抵挡那冰冷的剑。

放在桌上的手指不住的敲打桌面,眼睛一直盯着桌上楚九歌“卖”给他的方子,打了开来。

秦栩看着这上面凌乱的字,丑不说,许多字根本不认识。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秦栩细细的将宣纸铺整齐,取出旁边的一本书夹在了书页中。

这个翎安公主,还真是,有趣的紧。

不自觉的,脸上轻轻荡起微笑,和着房中耀目的日光,心中缓缓温暖起来。

楚九歌坐在马车里,来不及去细想这钱来的有多不道德,急忙坐稳后,暗暗开启蝶音信报。

看着屏幕中显示【欠费已缴清】,心中一块大石终于放下。

吐了口气,转念又想,不知道能不能预存一些,像是银行卡一样,总不能时时都揣着钱。

于是又缓缓闭眼,果然可以预存。

还真是贴心的很。

楚九歌忙将剩下的银子存上,这样就可以随时使用了。

当楚九歌将一切处理好时,才发现,怎么还没到家,照理说自己并没有走太远才是。

外面渐渐安静,可实在安静的有些奇怪,楚九歌掀起车窗,映入眼帘的居然是夕阳照射下的山坡。

“金管事?我们这是去哪?”

金善行没有回答,却能听见他驾马的声音。

楚九歌心中暗道不好站起来推开马车门,看到的居然是原本坐在马车外的绿衣已经昏倒在车门口,金善心依旧在驾车。

楚九歌大惊:“你要做什么?!”

金管事笑道:“公主碍了别人的眼,自己不知道吗?”

马车颠簸之下,楚九歌险些站不稳:“金善行!我母亲是你的主子,我说到底也是公主,流着陛下的血脉,你岂敢动我!”

金善行冷笑:“我自然不敢,不过公主今日出门游玩的开心,非要让奴才带你走郊外的路,恰巧遇到山石掉落,公主连人带车掉下山,奴才拼死救也没救回来公主,自责的很。”

楚九歌知道自己今日是栽倒他手里了。

他敢冒险做这样的事,自然做好了全部的心里准备,只怕谈判是没有用的,只能暴力解决。

于是暗暗从头上取下一支金簪,握在手里,扶住颠簸的车门,猛地从金善行身后刺去。

金善心吃痛大叫一声:“妈的!贱人!”

只见鲜血顺着金簪流出,可金簪细小,对身材健硕的金善行并没有造成太重的伤害,金善行回手一掌将楚九歌打回车内。

金善行回身间手上牵着马车的绳子脱手,马车左右摇晃不已。

楚九歌费力站起冲过去拉住缰绳,拼命将金善行往车下挤,可又怕伤到昏死在旁边的绿衣,不敢太过用力,几相争夺间两个人全部滚下了马车。

在地上翻滚了几圈,楚九歌抬头只见马车失了控制,一路飞奔,在前方不远处的拐角处一下子撞到了山边的大石,整个马车翻滚着掉下了山。

“绿衣!”楚九歌大喊,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绿衣连人带马车摔了下去。

从来到这个世界,就一直有人想要她的命,说不怕是假的,可当死亡就在她的面前,当绿衣鲜活的生命从她眼前消失,她突然明白了什么叫恨。

死去的翎安,苏培正的剑,跌落山崖的绿衣,全部的画面一个个闪过。

自从到了这个世界,她所作的一切不过是为了生存而已,可偏偏有人想要她死!

委屈,愤怒,伤心,难过,所有的情绪全部汇聚到一起。

她不顾摔了一身的伤,满脸都是泥土,头发也已凌乱不堪,奋力朝金管事冲过去,拉住金管事的衣领死命将金善行的头往山石上撞:“我跟你拼了!”

金善行被她的力气吓到,额头撞在山石上,头脑瞬间眩晕,当他反应过来,楚九歌又再要度将他往石头上撞,是真的要将他撞死。

可楚九歌再有力气,也比不上男子,还没等楚九歌用力,金善行按住石头回身一个巴掌就把楚九歌打的头晕眼花,紧接着又是一个巴掌袭来,顿时眼冒金星。

只听见金善行骂咧咧的道:“他MD贱人,力气还挺大,今天不废了你,我就白活这么多年了。”

说着拉起楚九歌的头发就往山崖边拖,这山不算高,可若真的摔下去多半也就没命了。

此时楚九歌也从晕眩中恢复过来,抬手拉住金善行的手,反身一口咬下去顿时血腥味溢了满嘴。

“啊!”金善行大喊,另一只手拉住楚九歌的头发,翻身将楚九歌压在身下,拉着楚九歌的头就往地上磕,没几下楚九歌挣扎的身体就慢慢失去了力气。

金善行咬牙拉着楚九歌的腿,楚九歌额头的伤蹭在地面一路留下鲜红的血迹。

走到了山崖边,金善行毫不犹豫的就将楚九歌丢了下去,只见楚九歌像球一样滚落下山,即使不摔死,这个地方偶尔也会有野兽出没,楚九歌的这条小命再硬也该死透了。

看着楚九歌没了影,金善行“嘶”的一声看了一眼手上的伤,这贱人,是属狗的吗?继而嘴角露出胜利的笑,转身离去。

此时太阳已落到山后,只余下一点点光线,最终也慢慢褪去,黑暗笼罩而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