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疼!要疼死了!

楚九歌不知昏迷了多久,醒来后只觉头晕目眩,微弱的意识仅剩下疼痛感。

从山坡上滚落下来,山里的树枝,石头,划的磕的她浑身上下都是伤痕,衣服早已被撕扯的暴露出满身的肌肤,脸上的血迹流在嘴里是恶心的血腥味。

楚九歌躺在地上,半天才缓过来睁开双眼,却只能看见树影中隐约闪烁的星空。

从来不知道,夜竟是这么黑这么冷。

闭上眼,依旧是金善行恶毒的嘴脸,她好恨!

楚九歌挣扎着翻身,试着扶着旁边的老树慢慢站起,全身的疼痛加上夜里的寒凉让她忍不住浑身颤抖。

习惯了在逆境中寻找一点希望的安慰自己,这可真真是掉崖落水死不了,自己的命是真的硬啊。

刚想要抬步,便发现已经成了破布的衣服挂满了野草和枯树枝,此时求生欲战胜了肉体的疼,楚九歌咬着牙将凌乱拖在地上的衣服撕扯干净,月光慢慢升起,勉强照亮山上的路。

这时楚九歌隐约中听见山的远处有人在喊她的名字:“翎安公主!翎安公主!”

楚九歌抬头望去,隐约有火光在她掉落的地方来来回回,一定是长公主派人来寻她。

心里突然涌起希望,背靠着树喊:“我在这里!”

这一出声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已经哑了,发出的声音微弱无比,别说山上的人,哪怕是在她旁边也未必能听见。

楚九歌赶忙手脚并用的往山上爬,可这山太抖,即使是楚九歌拼尽全力,爬了几下就又滚落下来。

高处的灯火照亮的不只是山,更是楚九歌心底的希望,可慢慢的,她发现声音越来越小,光线也越来越弱。

大概是觉得这里找不她,就去了别的地方。

楚九歌最后一点防线瞬间崩塌,眼泪夺眶而出。

早已习惯了委屈的楚九歌,从小到大都没有怎么哭过,因为她知道,哭也没有用。不像别的孩子,哭会有爸爸妈妈拿着糖块来哄,每每都是自己咬着牙自己解决问题。

可如今的楚九歌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绝望。

如同一个溺水的人,你给她一个救生圈,却在她马上上岸的时候将救生圈抢走,那种心情倒不如当时就死了干净!

楚九歌撕扯着嗓子大喊:“别走,我在这!”可微弱的声音除了草丛里的蟋蟀,再也无人听见。

突然就着山顶的火光,她看见离自己不远处正是摔下来的马车。希望之光再次燃起,说不定绿衣也和她一样没有死。

山顶的火光慢慢退去,月光散漫枝头。

楚九歌拼命朝马车的方向走去,一路跌跌撞撞,草地里的露水粘着腿上的伤,楚九歌的牙已经让自己咬的没了知觉。

终于,在月亮照在天空最高处的时候,楚九歌走到了马车边上。

马已经摔死,马车早已零碎不堪。

“绿衣!”楚九歌喊。

空旷的山谷没有人回应她。

这时,她看见一只脚压在马车的轮胎下,她急忙爬过去,果然是绿衣。

楚九歌满是泥泞的手不住的颤抖,用尽全身的力气将马车散架的木板拉开,木板碎裂的边缘全身木屑,扎在楚九歌的手里,又痒又疼。

可此时她已顾不得许多,终于将摔落的轮胎抬起来,露出绿衣的身体。

绿衣的身体已被压的变形,因滚落下来同样的满身伤痕,圆圆的眼睛紧闭着,没有丝毫气息。

楚九歌颤抖的摸了摸绿衣的手:“绿衣,绿衣,你醒醒!”

绿衣的手早已冰冷,任由楚九歌如何拉扯绿衣都没有任何回应,楚九歌最深处的内心知道,她已经死了,或许就在她倒在马车上的时候就已经被金善行杀了。

可她依旧不死心,拉着绿衣的衣领将她拽起:“绿衣,是我!你醒醒!求你了!”

楚九歌的泪水合着脸上的泥,在脸上留下一道深深印子。

终是忍不住,抱着绿衣的尸体失声痛哭!

“嗷!”

一个声音让楚九歌一阵激灵。

是狼的声音!

夜晚,最是狼群出没的时候。

楚九歌擦去脸上的泪水,她知道她没有时间脆弱。

所有的人都希望她死,可她偏不能让他们如愿。

她要让所有人知道,她,楚九歌,如同坚强的小强,绝不是随意可揉搓的人。

楚九歌将绿衣的尸体拉出来,好好的放在地上。

她知道,为了给主子们点灯,下人们都会随身携带火褶子。

果然,在绿衣的荷包里发现一个火褶子和一把小刀。

自从上次楚九歌被刺杀,绿衣就随身携带一把小刀,万一主子再出什么问题,她也能为主子拼命。

楚九歌强忍着自己不能再哭,绿衣,谢谢你,在生命最后的关头,是你在保护我。

楚九歌将马车凌乱的木板拆下,找了一个空地架起一个木堆,用火褶子点起火,又将绿衣的尸体拖到自己身边放在火堆后面。

火光燃起,楚九歌慢慢暖了起来。

这时,脚掌落在树枝上的声音传来,慢慢的从黑暗处出现许多双明亮的眼睛。

是狼的眼睛!

楚九歌迅速从火堆中拿起一根木头,另一只拿着小刀,站起来举着火把看着慢慢走向自己的狼群。

四五只狼低着身子,缓缓的走向楚九歌,眼睛里满是欲望的杀气。

楚九歌知道,它们想要绿衣的尸体,楚九歌也知道,只要让它们吃了绿衣,它们便不会再来动她。

可她不能。

绿衣因自己而死,她必须保护绿衣最后的尊严。

走在最前面的狼已经摆出一副往前冲的姿势,那双眼睛发着让人恐惧的绿光,恶狠狠的看向楚九歌,若非心智坚强的人,早已被这样的眼睛震慑,失去斗志。

突然,那狼猛地朝楚九歌扑来,银灰的皮毛在火光下亮的刺眼,扑来的狼几乎和楚九歌一样高。

楚九歌紧紧盯着狼来的方向,用尽全身的力气挥舞火把,一把将那狼打倒。

火烧到了狼的皮毛,发出刺鼻的味道,疼得嗷嗷直叫。

旁边的狼见状,都不敢再动,直起身子齐齐的看向楚九歌。

楚九歌举着火把,同样露出凶狠的目光,那目光中透出强大的震慑力,坚韧的气魄竟让狼群不敢再靠近,人她都不怕,她如何会怕这畜生。

受伤的狼退到狼群后面,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楚九歌知道,它们在等,在等楚九歌的意志崩塌,在等猎物筋疲力尽。

不知对峙了多久,突然旁边的一只狼发出一声嚎叫,所有的狼一起看向另一个地方,发出嚎叫的狼率先跑走,紧接着其他匹狼也跟去,走时还不忘回头看一眼楚九歌。

楚九歌不知发生了什么,手上的火把不敢松懈。

紧接着,强大的血腥味和撕扯肉皮的声音传来,原来是它们发现了那匹马。

狼群生吞虎咽,不停的撕扯马身上的肉,那声响让楚九歌几乎呕出来。

一匹马足以让狼群吃饱。

果然过了一会儿,狼群逐渐没了动静。

楚九歌终于放下戒心,腿上一软跌坐到地上。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