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清晨的阳光是温柔的,山林间的鸟儿已开始叽叽喳喳的唱歌,清凉的空气中满是露水草香。

阳光透过树叶斑驳的落在楚九歌的身上,这样静谧的美好,好似昨晚的一切都是假的,好似那恶毒的美人面孔,翻脸不认人。

楚九歌醒来时天还是微微的青蓝色,火堆已烧尽,只剩下点点的火星。

好渴啊。

从昨天到现在一口水都没有喝,终于知道为什么水是生命之源。

楚九歌艰难的站起,一个眩晕又跌回去,浑身酸痛无力,楚九歌摸了一下自己额头,好烫!

竟然发烧了!

看来祸不单行这个词真的不是瞎掰的。

楚九歌坐在地上扫视周围的环境,在树根底下发现几棵蒲公英。

曾经被自己嫌弃的东西此时居然显得那么可爱。

于是楚九歌硬撑着站起艰难的走过去,蹲在树下,用小刀将蒲公英的叶挖下来,掸了掸上面的土,也顾不得许多一口塞到嘴里。

叶子的表面有清晨的露水,算是简单缓解一下嘴里的干燥。

正吃着,突然一个人跑过来一把抱住自己,本就虚弱的楚九歌一个不稳跌坐在地上,那人惊喜的惊呼:“翎安!”

是秦栩!

昨晚秦栩听说楚九歌失踪的消息时脑中嗡嗡作响。

“陈可!快!备马,去驸马府!”

陈可是秦栩身边另一位副将。

与苏培正不同的是,陈可出身低微,没读过什么书,性格爽朗粗犷,孔武有力,忠勇无畏,一路凭着自己的努力和秦栩的提拔走到今天的地位。

所以对秦栩忠心耿耿。

陈可片刻不敢耽搁,立刻备了两匹马,两人翻身上马,往驸马府里狂奔而去。

跟随着长公主的人找了一夜没有收获,随行的金善行不屑的说楚九歌一定是死了,突然陈可扯着金善行的衣领一把将金善行举起,金善行万万没想到陈可的力气如此之大,离开地面的脚不住的乱蹬。

“你给老子闭嘴!公主死没死,不是你说了算!”

秦栩用手中的火把照亮地面,赫然是一行血迹。

听到陈可的声音走过去冷冷的看着,没有要阻止的意思,问道:“金管事何以如此确定?既然长公主让我们寻找,我们只需尽力寻找就是,至于公主的生死,不是你我可以随便乱说的。”

秦栩这话声音不大,但霸气十足,金善行被他自带的压力气场所镇住,不敢发声。

“陈可,放下。”

陈可这才将金善行丢下。

金善行扯弄着衣领,轻蔑一笑。

终于,所有人都放弃了寻找,只有他和陈可在山林中找了整整一夜。

秦栩有种直觉,楚九歌不会死。

已经经历了两世的他真的害怕了。

当他在一个已经燃尽的火堆后看到楚九歌的时候,他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地上放着燃尽的火堆,和死去的绿衣,而不远处摔落的马车旁边的赫然是被野兽撕啃零碎的马的尸体!

他的心顿时被一块巨石砸碎了一地,楚九歌昨晚到底经历了什么?

而楚九歌衣衫凌乱,衣服已经被血完全渗透,蹲在地上把野菜往嘴里塞。

那一刻,秦栩的心硬生生的疼,这需要多么坚强的勇气能够让一个女子在漆黑夜晚的森林里,与尸体和野兽共度一晚,而如今还在用野菜充饥。

他不顾一切朝她跑过去,一把抱住她,她的身体在隐隐的颤抖,秦栩的心也在跟着颤抖。

“疼!”

秦栩用力抱住她,却没注意她满身的伤。

秦栩忙放开手,看着楚九歌满脸的泥泞,额头上硕大的伤口却依旧掩盖不住精美的面容,眼中满是受惊后的不可置信。

楚九歌看着秦栩,他如天神般降临将她从地狱拉里进天堂,虽然知道秦栩本长得就英俊不凡,可此时在楚九歌眼里,他是最美的景象。

“秦栩,真的是你,你来救我了……”

楚九歌紧绷的神经在看到秦栩的那一刻颓然放松,看到他,楚九歌瞬间安心,疲惫一夜的身体终于支撑不住,倒在秦栩的怀中。

“公主!”秦栩大喊,再看发现楚九歌的眼睛半睁半闭,额头像开水一样滚烫。

陈可在旁忙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包裹住楚九歌满是伤痕的身体,秦栩一把将她抱起。

躺在秦栩的怀中,能够清楚的听见秦栩的心跳声,和他衣服上皂角的味道,楚九歌轻声说:“秦栩。”

秦栩忙道:“我在!”

“绿衣……”楚九歌喃喃的说。

秦栩看了一眼绿衣的尸体,陈可瞬间会意,将绿衣的尸体抱起。

秦栩温柔的回答:“放心吧。”

楚九歌这才安心,在秦栩怀里,沉沉的睡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