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钟意心寒,转过身,冷冷看着林筱雅。

  “我是黄脸婆?我买个南瓜挑挑拣拣?那是我为了他过得更好!你现在大手大脚,花的不还是他的钱?哪怕他一无所有,我还是爱他、陪他,你可以吗?”

  她不敢看穆以琛的脸,攥紧拳头,打量他的新欢。

  也就那样,不比她年轻时候漂亮,但肯定比她现在鲜嫩。

  林筱雅脸色难看,半天不说话。

  她却失去勇气,拎着篮子,扭头离开。

  “钟意,我不稀罕。”

  穆以琛护着林筱雅,短短一句话,将她打入地狱。

  她强忍眼泪,艰难的往前走。

  这么一闹,她再没心情买菜,匆匆付钱离开超市。

  钟意回到家,瘫坐在玄关处,耳边回荡穆以琛那句——钟意,我不稀罕。

  枯坐良久,她突然起身,提起塑料袋,钻进厨房。

  今天是她三十岁生日,穆以琛一定会回来的。

  她实在不擅长做菜,认真照着食谱,好歹有些模样。

  端出最后一碗汤,却看到餐桌干干净净,地上是破碎的碗碟和汤汤水水。

  她精心准备的晚餐,就这样毁了。

  看着容颜明丽的林筱雅,她强忍着泼汤上去的冲动,“这是我的家,请你离开。”

  穆以琛从楼梯下来,“钟意,这也是我的家。”

  手指失力,偌大的汤碗砸在脚上,滚烫的汤水四溅,大多渗进拖鞋,烫着她的皮肤。

  她像没有知觉,直勾勾看着穆以琛,轻声,“以琛,你什么意思?”

  自然而然拥住林筱雅,他说:“钟意,你要生气,我们就离婚。如果你容得下林筱雅,我就愿意跟你生活在一起。”

  “什么?”

  钟意眼前雾茫茫的,为什么婚姻让他面目全非?

  当初,是他求的婚。

  他漫不经意般,掀起林筱雅的衣摆,手指蜻蜓点水般触碰年轻身体的光滑皮肤。

  音量更大,“钟意,你要赶走林筱雅,我就跟你离婚。”

  脚面开始传开刺痛感,她忍着眼泪,声音更小了,“以琛,如果……如果我活不了几个月了呢?你现在让林筱雅走,等我死了,你娶她也没关系。”

  穆以琛冰冷的直视她:“你又在玩什么把戏?”

  将死的惶恐与委屈,在他的冷漠下爆发。

  她踢开碎了的瓷片,“穆以琛,我选离婚。”

  双眼充血,穆以琛拽住钟意枯瘦的胳膊,“你不是爱我吗?怎么说离婚,就又离婚了?”

  她只是不想林筱雅进来。

  眼前是她爱了多年的男人。

  她看着他从男孩变成男人。

  她心力交瘁,“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穆以琛不肯松手,林筱雅见苗头不对,软绵绵往他身上靠,“以琛,别理她。我给你做饭,我……”她凑到他耳边,害羞着说着亲密私语。

  钟意掰开他的手,步伐沉重,艰难的上楼。

  翻出医药箱,她木然的处理烫伤的脚。

  算了。

  她突然扔开棉签,走进书房,翻出钢笔,开始写遗嘱。

  穆以琛正年轻,会反叛也会出|轨。

  但她死后,没人照看他,他会孤单的。

  所以,她有的一切,都给他。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