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钟意写完遗嘱,又忍不住,取出信纸,郑重而缓慢的写下:以琛,我走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将这些锁在抽屉里,她愣怔良久,不愿意下楼去看他和别的女人恩爱,慢吞吞走到主卧的浴室,倒了半个浴缸的水。

  她躺进温水,终于舒服的喟叹。

  命不久矣,却遭丈夫背叛,还是她几乎放弃一切选的丈夫。

  “以琛,我真的可以睡这里吗?那黄脸婆,能同意吗?”林筱雅娇滴滴的声音,惊醒了钟意。

  水有些凉,钟意面无表情的站起,迟钝的用浴巾擦拭身体,直到抹去最后一滴水珠。

  穿上睡衣,她麻木的看着穆以琛亲吻林筱雅,在她的床上。

  林筱雅鸠占鹊巢,穆以琛有意纵容,她孤军奋战,又能如何?

  她连活不了几个月都说了,还能怎么留住她的以琛?

  选了一些衣服,她去隔壁书房,缩在躺椅上,还偏要听主卧的动静。

  即使这样,她好像也不能让穆以琛去死。

  她比他大六岁,从一开始爱他,就是不公平的。

  迷迷糊糊的,她就睡着了。

  梦里,穆以琛用力的拽住她的手:姐,你不能嫁给肖禾。

  ——

  怪异在自己家里做了几天穆以琛和林筱雅的“小三”,她彻底决定做放弃手术。

  出门之前,她认认真真的化妆,提了气色,乍看倒像是年轻了十岁,仿佛仍在青葱岁月。

  律师事务所。

  苏远觉得荒唐至极,“钟意,你为什么这么爱穆以琛?你都快死了!他都领小三回家了!你居然还只是想着把遗产都给他!”

  阳光跳跃着,模糊了视线。

  她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你当初,还不如嫁给肖禾!”苏远生气的扯领带,“钟意,你怎么不懂及时止损!”

  听到肖禾的名字,她眼皮动了动。

  最终,她将签字的离婚协议和遗嘱交给他:“苏远,你是律师,我认识你,所以我找你。如果你不愿意,我找别人。”

  想到穆以琛那句漠然的——你又在玩什么把戏?

  她到底湿了眼眶,“我会,止损。”

  苏远妥协:“意意,我帮你办。”

  钟意“嗯”一声,“那我回家了,你忙。”

  ——

  看到在客厅吃提子的林筱雅,钟意没多大反应,心里还是难过的。

  “姐姐,我肚子疼,你能不能帮我打给以琛?”

  她正要上楼躲进书房,却被林筱雅喊住。

  看眼气色红润的林筱雅,她冷冷的说:“你就在玩手机,自己打。”

  “姐姐,你人老珠黄,化妆能藏住什么?”林筱雅不装了,“你霸占着以琛,他只会更厌恶你!”

  “那是我的事。”

  她强作冷静走过她,等到了洗手间,她疯狂的洗掉脸上的脂粉。

  镜子里的女人,憔悴,苍老。

  哪里比得过林筱雅呢。

  她回到书房,困倦袭来,没多久就睡着了,这次她梦见肖禾了。

  “钟意!”

  她突然被推醒,迷茫的看着眼前怒气冲冲的穆以琛,“怎么了?”

  他将她掀到地板上,“你还有脸问!你真让我恶心!林筱雅肚子疼,你帮她打个电话会缺块肉吗!你差点害死我的孩子!”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