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钟意直接砸在地板上,手肘蹭破了皮。

  “林筱雅怀孕了?”

  “差点流产,但是没流掉?”

  “真可惜。”

  左膝压住她的后腰,他愤怒的说:“钟意!你真是故意的!”

  她忍着眼泪,“我说不是,你信吗?我说是林筱雅故意害我,你信吗?以琛,你信我吗?”

  他厌恶的扔开她,“不信!”

  “不就是个孩子吗?穆以琛,我也可以给你生!”

  磨破的血肉蹭着地板,钟意艰难的翻身,“穆以琛,你真的,不爱我吗?”

  她看着他,同时解着扣子。

  脱到裤子,她打个趔趄站起,弯腰,再站直。

  有那么一秒钟,她想死在穆以琛怀里,这样,他这辈子,都别想忘记她。

  但她舍不得他承受后半生的苦痛与阴霾。

  她卑微的恳求他怜悯。

  穆以琛面色紧绷,突然有种情愫要喷涌而出似的。

  清脆的手机铃声打破他们的僵局。

  他接起电话:“好,我马上过来。”

  钟意躺在地上,抱着双膝,像初生的婴儿。

  她真的是年老色衰,不过三十,脱|光了也不能让穆以琛碰她一下。

  好疼。

  ——

  苏远不放心钟意,硬找出遗嘱的问题,开车去钟意的别墅。

  所有的门都开着。

  苏远觉得古怪,打给钟意,没人接。

  听到楼上的铃声,他一直不挂断,循着声音找到书房里抱成一团的钟意。

  “钟意?”

  她没回应。

  “意意?”

  苏远彻底急了,碰到她滚烫的后背,脸有些热。

  担心她出事,他没办法顾忌什么,虔诚的替她穿好衣服,将她抱到车上。

  “钟意,穆以琛到底哪里好?”

  “钟意,你想死,我不准!”

  “钟意,你怀孕了!”

  怀孕?她怀了穆以琛的孩子?

  她动了动眼皮,醒了。

  看到焦急的苏远,她喃喃:“我没死啊。”

  火气上涌,苏远丢给她化验单,“钟意,还敢死吗?你怀孕了。怀了穆以琛的孩子。”

  见她白着脸色,他又将病历单拍在柜面上,“钟意,你再不做手术,就是等着孩子跟你一起死!”

  钟意攥着床单,试图坐起,“你再说一遍。”

  伸出右臂托住她的腰,他扶她坐起,情绪复杂的说:“钟意,你怀孕了。”

  她盯着化验单,一时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

  大概是,半个月前,穆以琛跟她例行公事。

  之前,穆以琛还会假装维持这段婚姻,有时一个月,偶尔半个月,像是交公粮一样碰她。

  居然怀了。

  可穆以琛现在恨她,怎么会期待她的孩子,他脑子里只有林筱雅肚子里那块肉吧。

  苏远不愿意再尊重钟意,拉住她胳膊,“钟意,你可以想死,但孩子不能死。如果你想留住穆以琛,健健康康生下孩子才有机会。你现在打掉孩子、等着胃癌要你的命,那真的是把穆以琛送给那个小三。”

  不是我送,是穆以琛不爱我了。

  但她没说。

  因为她被苏远说动了,“苏远,我会努力让孩子活下来的。”

  她刚醒,苏远不放心,“我陪你去找医生。”

  她点点头,“谢谢你,苏远。”

  苏远扶着钟意走出病房,迎面走来的,是恩爱似新婚的穆以琛和林筱雅。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