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有这么一秒,穆以琛怔在原地,不自觉的“嗯”了声。

  林筱雅知道穆以琛出事,忍着难受赶来,却看到钟意恨不得亲上穆以琛。她火气上涌,冲过去,重重撞开钟意,“姐姐,以琛现在是我男朋友!你们离婚了,你能不能不要纠缠他?”

  钟意体虚,直接倒在草地上。

  后脑勺蹭着草茬子,虽然有帽子垫着,她还是险些痛晕过去。

  穆以琛下意识扶住林筱雅,“你没事吧?你不是孕吐吗?怎么跑出来了?”

  林筱雅顺势靠着他,低低抽泣,“你还记得我怀孕不舒服吗?你说娶我,又不娶。现在你出事,不找我,反而找你的黄脸婆!那你去和她过!我一个人带孩子离开,不再破坏你们了……”

  “你胡说什么。”穆以琛有点不自在,“我送你回家。”

  钟意还疼,直挺挺躺在草地上,却没有人管。

  冷风呼啸而过,她缓缓闭上眼:所以,他还是爱林筱雅。她怀孕了,她的孩子就是宝贝。我怀孕了,我的孩子就是不知道跟哪个男人生的野种。

  眼前浮现穆以琛迫她吃下堕胎药的场景,那种孩子活生生从体内流失的痛感再次袭来。

  钟意累了:就这样死去吧,反正爱我的都死了,活着的也不爱我了。

  “钟意!”

  苏远走完流程离开警察局,却看到躺着一动不动的钟意,吓得不轻。

  钟意呼吸微弱,没有反应。

  穆以琛下手很重,苏远全身都疼,但他还是弯腰抱起钟意,稳稳的放进车里,飙车到医院。

  苏远脸上挂彩,十分狼狈,到医院只催着医生替钟意治疗。

  他才知道,钟意的孩子,早就没了。

  甚至那样滑稽的流产,让她无法再次怀孕。

  听着医生平和冷静的话,苏远突然后悔,刚才在警局,他不该心软的!就算钟意会难过,他都要让穆以琛尝到苦头!

  他迫切的问:“医生,能不能给她做手术?”

  他要她活下来,不再管钟意的坚持了。

  医生望着他的目光,带了慈悲,“她已经迟了。何况,她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做手术。”

  苏远沉默。

  医生又说:“病人还能坚持几天,你多陪陪她吧。说不定她心情好,还能出现奇迹。”

  苏远木然点头。

  他根本不想点头,因为点头,就是认同钟意只剩最后几天。

  钟意最终被退回普通病房,半夜惊醒,喊的是“以琛”。

  苏远守了整整一夜,钟意醒来,虽然瘦得颧骨突出,头发稀稀落落的,脸上更是没有血色,但眼睛还是活的。

  “意意。你想吃什么,我给你买?”

  钟意麻木的摇头。

  “意意,昨晚下雪了,外面雪景挺好看,你跟我去散步,好吗?”

  钟意再次摇头。

  “意意,医生说你没事,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她说:“我不信。”

  昏死在草地上,睡睡醒醒,昨夜梦里,她都梦见父亲、母亲了。那个世界没有穆以琛,他们不会怪她,争着疼她。

  “意意,你是不是想穆以琛陪着你?”

  睫毛轻颤,钟意眼前浮现熟悉的脸,是年少的穆以琛。

  良久,她低声:“我不想。”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