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车上,苏远拿出文件袋,扔在穆以琛腿上,“这是钟意的遗书,和她签字的离婚协议。”

  穆以琛觉得是假造的,没有动。

  苏远径自说着,“钟意说是说跟你离婚,可她还是舍不得把签好的离婚协议递给你,让你签字,然后跟你去民政局领结婚证。在她死前,她都希望你是她的丈夫。穆以琛,以前的事我不了解,我不多说了。这四年,她真的很爱你。就算你喜新厌旧,或者怎么样,这最后的几天,就好好做她的丈夫吧。”

  穆以琛没说话,一直面无表情。

  他又觉得钟意这次是真的要离开了,又觉得苏远可以拿影帝了,骗他骗得当了真。

  苏远和穆以琛去病房的路上,碰上了例行检查的医生。

  医生又劝慰了苏远几句。

  穆以琛这才觉得不对劲:钟意再有钱再厉害,能买通医生吗?

  苏远还是怕穆以琛再进去雪上加霜,反复叮嘱,“穆以琛,我求你,好好对她。”

  “你滚!”他甩开苏远,“你他妈是谁!”

  想到钟意满心满意都念着穆以琛,苏远只好松手,眼睁睁看他进去。

  当苏远看到钟意正费劲爬上窗台,冲口而出,“姐,别跳!”

  那种本能喷涌的情感,深埋以久,无关怀疑,无关厌恶,无关自尊。

  听到他的声音,钟意手一抖,险些滑下去。但她稳住,硬撑着,站了上去。

  掌心贴着剔透的玻璃,她回头,“以琛,你是真心的吗?”

  十几分钟前,林筱雅打电话给她,说穆以琛知道她快要死了,准备来陪她、骗她的遗产。因为他要给林筱雅和他们的孩子最好的生活。

  她不是都给他了吗?

  为什么这几天都等不下去呢?

  好久了,他第一次正眼看她,眉眼是记忆中的模样,只是处处透着衰微。

  大概是真的得了癌症,原本身材很好的她,变得瘦骨嶙峋。

  他看得眼眶发涩,喉咙却被堵住似的,答不出“真心”。

  当他开始偏向钟意对他一片真心的真相,他居然无法承受,更没有勇气去面对。

  而钟意耳边,回荡着林筱雅的话。

  “钟意,你听到了吗,这是穆以琛给我的承诺。骗到你的钱,他全都会给我!”

  “钟意,你健康时他就不爱你,你现在病了,更老更丑,他怎么愿意陪你呢?”

  “钟意,你活着有什么用,他根本不爱你!你去死吧!”

  风吹过,有些冷。

  钟意紧了紧手,声音温柔,“你想要的,我都给你。你觉得林筱雅好,就跟她结婚吧。”

  如果可以,她想活着看穆以琛变心,看他们的闹剧,她恨耀武扬威的林筱雅,更恨不再爱她的穆以琛。

  可她太疼了。

  病痛,穆以琛的不爱,让她多呼吸一秒,就多痛一秒。

  最后眷恋地看了他一脸,将他年轻英俊的面庞镂刻于心,她转过头,不再期待。

  “以琛,我从来不后悔爱上你。”

  我只是后悔嫁给你。

  伴随着胃部痉|挛的疼痛,钟意跳了下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第9章

章节 X

公众号名字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